1

分享

花了些年學失戀

蘋果 少年仔 曾想 事情 男孩

花了些年學失戀
或許...
有些事情本來就很難以預料。
有個男孩在學時跟一個女孩很要好。
他們每天都會用訊息互相通訊,時常互相分享著喜怒哀樂。
男孩總喜歡跟女孩分享著一天所發生的週遭趣事。
透過著訊息的傳遞彼此的心情。
男孩從沒想過她會漸漸已經變成男孩的習慣。
男孩第一次有了悸動,或許男孩認為開始喜歡上了她。
喜歡她那有如妖精般的個性、純真的氣息、讓憂愁一掃而空的笑容,和有一雙愛笑的眼睛。
這是不是就是幸福的感覺?
男孩心想。
可是女孩卻早已經有了伴,男孩不以為意。
儘管只能隔著一個箱子傳遞訊息,但是男孩卻認為是可行的。
也許因為彼此的訊息互動讓男孩認為自己也許有天可以搶得她的芳心。
男孩總在訊息的透露中暗示著心情,想藉以告知女孩。
直到有天男孩按耐不住,暗戀的心情失了控終於忍不住的向女孩做了表達。
女孩得知後變委婉的拒絕了男孩的心意。
儘管是一個字一個字透過箱子進入眼簾,結束了。
男孩認知了,那男人在女孩心中的重要性。
在箱子中間的橋梁,男孩以為可以贏過他。
以為可以贏過平常都是男孩在陪伴她的人,陪伴她一整個禮拜卻比不上女孩去找那男孩的週末。
男孩呆住了一陣子,這是不是失戀?
男孩心想,卻好像沒有太大的感觸。
常聽人家講,不是失戀應該要很難過,痛哭流涕?
便悄悄的暫時收起了這份情愫。
難道對男孩而言這感情其實男孩根本沒用心?
但是男孩與女孩的關係並沒有因此斷掉,男孩保留了那份情感,總用著名花有主的事實來安住自己。
繼續跟她維持著所謂朋友的關係。
她被對方背叛了,一聲一聲的啜泣,穿透了男孩的心扉。
很快一年過了,有這麼一天,女孩用電話跟男孩說。
男孩沉默著聽著女孩的怨懟。
卻用著雀躍的心情,遺憾的口吻安慰著女孩。
也許男孩一直在期盼有這麼一天的到來。
想著會不會他的機會終於來了?
男孩盡力的想陪在女孩旁,可是礙於距離的關係卻還是只能透過箱子和語音軟體。
過了幾個禮拜。
再一次的電話中,男孩又試著跟女孩述說,想照顧她的承諾。
女孩本來先想了一下,卻以她剛失戀為由,又拒絕了男孩。
男孩想說也許是自己真的操之過急,沒有替女孩想想,便想給女孩一些時間沉澱。
日復一日,男孩與女孩依舊時常保持的聯繫。
男孩想彌補那男人給予她的傷害,填補她心中的缺,給她溫暖。
男孩對女孩的在乎一天比一天濃厚。
甚至已經把女孩當做自己的女朋友看待,儘管他們倆人並沒有在一起。
一天天的感情越來越嚴重,女孩的事情總在男孩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可是諷刺的是男孩依舊可以看得出女孩的餘溫,那男人依舊在互相的拉扯。
男孩完全中了這顆蘋果的毒,已經漸漸的亂了方寸。
有人說主動久了會累,在乎久了會崩潰。
男孩時常用酒精麻痺自己,甚至開始有些行屍走肉,女孩已經漸漸變成了男孩的海洛因。
一個人想她心情很差,卻又怎樣戒也戒不掉。
而就在一次晚上的電話,閒聊中偶然女孩說著她以前的委屈,一句一字的讓男孩十分心疼又激憤。
男孩便終於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又再一次的告白。
女孩拒絕了 ....
流逝的時間與鬼打牆的對話,男孩甚至已經到用懇求的地步就好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無助著。
求著女孩別再跟那男人聯絡,讓男孩照顧她之類的話語。
到後面男孩與女孩彼此已經精疲力盡。
也許男孩早該就此掛掉那通電話,不應該拖延這麼久。
可是男孩有種認為那通電話若是掛掉了會失去掉這女孩。
會失去的想法閃過男孩的腦海,男孩很明確的閃過不要。
會失去他所喜歡的笑容、個性、身影、還有他的牽掛習慣。
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了這個女孩,他誰都不要。
就只想要這女孩,可是儘管喉嚨中有千根刺在扎,男孩還是沒有說出心中的感覺。
剎那男孩就像啞了一樣叫不出聲儘管有在多的難過。
電話掛了。
隔天,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一切結束了嗎?
是應該結束了吧?
男孩很少能跟女孩見面,又幾乎都只能靠著訊息與聲音,這跟網友不是一樣的嗎?
儘管他們確實是現實上的朋友。
天氣很湊巧陰天。
男孩一整天不想說話,周遭朋友問也不答,只想安靜。
感覺好像被抽空了一切。
男孩有種好想放聲大哭的心情湧上心頭,卻哭不出來。
這算不算是失戀?
男孩去了海邊吹吹冷風,又騎去了夜市一個人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巷道。
週遭歡樂的氣氛跟男孩的心情完全呈現對比,也許男孩只是想找個人多的地方好能掩飾他的存在。
男孩坐在公園旁的階梯失心著一個人發呆。
放著空,就好像死當一樣。
週遭是誰都沒差,就好像不關他的事。
一個醉漢看男孩散發著憔悴,便問道「少年仔阿喜安爪喔」
男孩無奈的又走去了一旁的速食店,繼續發呆著。
一路騎回學校一個人繞了幾圈操場,男孩看著一旁情侶一對一對的嬉鬧。
男孩便又車騎了去找他的朋友。
他朋友下來替男孩開門看了男孩下「你沒事吧?看起來好像快死了一樣。」
男孩勉強的給了一個微笑。
進了房間,友人看著男孩,男孩便輕輕的說著他今天去幹嘛了。
笑著說他一個人去了海邊,又一個人去了夜市,還被一個怪大叔搭訕。
沉默了一下,緩緩說了男孩與女孩電話的事情。
終於....
一個字...一個字...
淚崩了,潰堤了。
男孩放聲痛哭,淚水裡面參雜著委屈、痛苦、不甘、怨懟、不捨、疲倦。
友人被男孩的行為嚇到,他嚇到可能從沒看過男孩這樣。
男孩不想再堅強,他也從不知道甚麼叫堅強,他也根本不想堅強。
男孩哭著說他有多喜歡那女孩,他多心疼著那女孩。
為什麼會這樣?
哭聲迴盪在整個房間,就像再哭喊著希望好像從沒發生過。
好痛 ....
激動過後,沉澱了下來,男孩完全不想回到自己的住所。
可是男孩卻只能拖著疲倦失心的空殼回到租屋處 ....
這是不是失戀?
過了一陣子,男孩還是經不起堅定跟女孩的聯絡依舊沒有斷掉。
男孩卻還是時常買醉,好像想藉以換取女孩對他的關心。
再這麼一天女孩告知男孩決心要放棄那男人,男孩可能心裡還是默默抱持著第二順位的心情等著她。
繼續維持著所位朋友的關係。
峰迴路轉到後面甚至兩人曾經有好到男孩認為是不是苦盡甘來了?
可是就只是 以為 ...
下半年男孩與女孩的關係漸漸慢慢淡掉,彼此也不像以前這麼常往來。
透過盒子的訊息也越來越少,可能男孩也不想再這樣下去,他也覺得累了。
一年很快的快到年底,男孩卻發現到了女孩周遭有一個新的男孩與她關係良好。
男孩根本無法接受,心中的平衡完全被打翻。
醋火難耐便自己斷了男孩自己的去路。
男孩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對方是誰?
甚麼時候出現?
到底他輸給了對方甚麼?
為什麼會選擇他!?
許多個為什麼和在一起變成醋意燃燒的煤油。
為什麼要出來跟男孩搶?
男孩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爭吵過後
男孩輕輕說著想對女孩所編織的夢。
甚至拿出了對於未來的執著與承諾。
女孩很堅決的把這個夢敲碎,要男孩放棄。
很剛好的最後前一天。
男孩想說剛好是不是把這年給結束,好放棄了。
儘管再給她在多的感動卻總沒辦法讓她一次心動。
兩年的紛擾是不是夠了?
這是不是失戀?
新的一年,男孩努力調整心態。
他也盡量的不想再去打擾對方,男孩祝福著女孩可以找到她的幸福。
男孩只能這樣,他沒有其它的選擇。
儘管心中有多大的不捨,多大的遺憾。
男孩的生活,感覺好像少了甚麼。
有這麼一天,女孩出國研習了。
男孩在她的家人動態上發現到了,那男人跟著一起去送機。
男孩剎那感覺的到,他真的輸了....
過了一個禮拜,男孩看著他們兩人彼此的互動漸入佳境。
一直在調整壓印著自己的思緒,最後男孩投了降。
便留言請女孩把男孩給封鎖掉,好讓男孩不再又失控去打擾他們 ...
有天,男孩突然發現到這樣消極不行,他想活的好來證明自己和給那女孩看。
男孩便開始靠運動和看些搞笑節目來改變自己的心情,拿著課業當作自己的寄託,希望自己可以站起來。
男孩不敢去接觸任何關於感情的書籍與節目,怕又因此復發。
男孩在努力下重新整理思緒,漸漸男孩開心了起來。
雖說儘管看到街上一些情侶男孩還是會落寞,但是男孩認為時間會慢慢替他撫平傷口。
男孩慢慢得改變,有這麼一天朋友也說道男孩便的跟以前的氣息不一樣。
就在有這麼一天男孩不經意的看到了女孩與那男孩穩定交往的訊息,還在想是不是愚人節。
男孩十分的開心,認為他的改變有成功了。
可是男孩還是放下思緒,不去理會,藉以逃避男孩不想重蹈覆轍浪費了他兩個月下來的改變。
男孩努力學著失戀不再有期待。
時間很快過了半年,男孩覺得自己應該是療傷完了。
對於女孩也已經沒有甚麼悸動,儘管是鼓起勇氣的跟女孩見面。
又過了一年,午夜夢迴男孩做了一個夢,諷刺的給拆穿了也許還沒忘記那女孩。
夢裡男孩跟女孩在一起,幸福的感覺太過於真實。
男孩知道這是夢,卻有瞬間的感覺好希望能不能就此永遠的睡下去...
他半年多的努力就這樣化成泡影,為什麼還是會夢到她。
男孩還是努力的消化著那情緒,儘管像被大火焚燒卻又無法叫出聲。
男孩跟女孩的聯絡已經便成稀疏,聊天也無法像以前般熱絡甚至偶爾的噓寒問暖都已經變成是種稀罕。
男孩最後意識到,原來到後面他還是在她隱形的五指山下環繞。
可能男孩總還希望著他們總有天的感情會出現裂痕,那男孩也許還能穿插。
可能男孩認為讓自己開心點陽光點也許女孩會朝他看一眼。
男孩努力學著改變,原來好像是在為了女孩而改變。
原來過了四年的時間男孩可能還是在喜歡著那女孩。
男孩從不知道為什麼人可以互相交往。
也不知道為什麼感情是這麼的難以捉模。
男孩只是想要一個簡單的幸福,為什麼會這麼難?
女孩會知道嗎?
男孩真的累了,他一直在學著學怎麼失戀。

卻心裡總還封印著期盼。

也期望著他自己能把自己的期盼給抹殺掉。

夜深人靜,自問自答。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最後男孩這幾年就好像一齣沒結尾的戲一樣。

男孩曾經不相信緣分,便積極的去抗爭,卻始終無法改變。

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又回到了原點。
太龐大的情感造就了巨大的壓力強押給對方。
或許男孩從不知道怎樣去喜歡一個人,如何去陪伴一個人。
人說愛情應是無私,男孩卻看到自己的自私。
到後頭看看男孩自己,卻又想著自己是不是很賤。
卑微的愛情到後面變成是在懇求。
男孩也曾想過放棄一切甚麼都不要,卻總做不到。
男孩曾經領悟到的如今都變的模糊。
男孩到底學到了甚麼?
學到幸福的淺嘗
學到相思的煎熬
學到憤怒的在乎
學到心痛的失聲
學到痛哭的崩潰
學到怨懟的情感
學到無奈的遺憾
學到向上的心態
學到隱藏的面具
男孩最後學到的是 失戀。
但是男孩相信總有天他會推動自己的時間 。
#蘋果  #少年仔  #曾想  #事情  #男孩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我以為我可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