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短篇連載//樂園2(共兩章)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湯姆察覺到動靜,仰頭看到星星居然在轉眼間變大,還來不及驚嚇,碰的發出轟然巨響。星星不偏不倚地掉落在母子倆所在的島上,所幸落在了島的另一頭,母子倆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湯姆,你留在這裡,媽媽去看。」
「......」少年湯姆沒有回話。 
依蓮娜起身離開了營地,少年湯姆見母親剛消失在目光之外時,迅速起身在後追蹤,保持著既不會讓依蓮娜察覺又不至於追丟的距離。氣喘吁吁的湯姆追蹤母親來到靠近海邊的樹林處,樹林內正透散出陣陣的紅色光線;撥開樹叢他發現母親緩緩走向一個兀自發出紅色光茫的不明物體,樹林的紅光就是來自這個不明物體。
只見依蓮娜蹲在不明物體前仔細查看,隨之在不明物體上摸索著什麼。不一會兒,銀白色光芒取代了紅色光芒緊接著光茫消失,四周頓時恢復成原本的陰森幽暗。透過月色,湯姆看見母親毫不費力的單手抱起那個墜落的不明物體然後緩緩朝一處山壁前行。依蓮娜走近了山壁將東西放下,用手觸摸著山壁上凸起的一角。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山壁居然向內退縮,隱隱然讓出了一條往裡的通道,形成了從外看去不知深淺的洞窟。 
依蓮娜駕輕就熟的進入了洞窟內,走出來後她再次按下凸角,洞窟立即消失恢復了原狀。湯姆吃驚的目睹了一切,一時半刻間無法消化只能暗自記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奔回營地;在依蓮娜回來前,湯姆坐在營地兀自氣喘吁吁之際,故做自然地裝作什麼事都不曾發生過。
第5613天。
天才亮沒多久,湯姆就迫不及待尋著昨晚的路線,來到洞窟的隱藏地。他在石壁前仔細端詳,發現到一個明顯的凸角,他朝凸角又按又拉,岩壁卻沒有一丁點反應。只見他時而敲敲打打,時而貼耳傾聽,花了半天功夫卻都徒勞無功。
第6947天。
剛滿十九歲的湯姆,脫了一身稚氣,如今長得既英挺又強壯,還留著一頭過肩的黑色長髮;隨著即將邁向成年,心智日趨成熟的他在內心肯定的認為身處的世界大有問題;湯姆好多次試探性的問了媽媽關於島上和那晚星星墜落的問題,媽媽的回答卻是千篇一律的不著邊際,聽起來像回答,實際上卻更像敷衍,於是他放棄發問,下定決心要自己找出答案來。 
這天,他又來到隱蔽的洞窟前,再次檢視這片摸索不止千遍的岩壁,東瞧西看試圖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來,湯姆終究是鎩羽而歸,依舊一無所獲。
午後,湯姆撿來一段富有軔性的彎木,用棕櫚纖維搓揉成一段堅固的繩子,將繩子固定綁牢在彎木的兩端,再把片片竹子削成銳利的箭矢,放入裁量好的竹筒內,竹筒再用繩子串連。背起做好的這一組弓箭,湯姆離開營地在森林裡尋了個僻靜的地方,然後在一個粗壯的樹幹刻下靶心,量量距離後退到不遠處,搭起弓箭返身便朝靶心瞄準。
「咻咻一一咻咻一一」
前後兩支箭刷地正中靶心,湯姆露出得意的微笑,這是他苦練多時的成果,因為沒事可做也為了消磨時間,他就自己摸索學習製造弓箭,和練習射箭。
再次背起箭矢搭起弓箭,湯姆往森林深處走去,全神貫注聆聽四周的動靜,掃視尋找動物的蹤跡。嘰嘰喳喳,他發現一隻野兔在矮叢裡蹦跳,嗖一聲,他立即俐落的引弓射去,野兔還來不及察覺到危險,就被箭矢射中當場一命嗚呼,成了湯姆第一隻獵到手的戰利品。
湯姆高興極了,三步併兩步來到野兔殞命處,一手把牠提了起來,用欣賞戰利品的神情查看一番,不自覺的露出得意的微笑。他把射在野兔身上的箭矢拔除,回收入箭筒內,然後拎著野兔心情暢快的走回營地。回到營地的湯姆本想向媽媽展示他今天的收穫,怎知繞了營地一圈就是沒見到人。
湯姆索性取出工具,坐在營地自個兒摸索著進行野兔的剝皮作業,端詳一陣才剝沒兩下,也尚未出到重力,野兔的皮毛就輕而易舉的被他卸除了。大出他意料之外的是,被卸除皮毛的野兔裡頭居然是由鐵骨和不明線路交織連結著。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時,咔滋咔滋聲傳到湯姆的耳裡,這是依蓮娜走路的聲音。
多年過去,依蓮娜的身形雖然沒有改變,但外貌和以往相較有明顯不同,臉與皮膚都出現奇怪的點點黑斑,且原本一頭應該鮮紅的頭髮,如今變成了暗沉的紅色; 不僅如此,依蓮娜行走時還會發出不明的咔滋咔滋的聲音,像金屬的磨擦聲。好好的人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況,湯姆不明白,然而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也不差這一件。
「湯姆,媽要去準備晚餐了。」
「嗯。」湯姆此刻把注意力都放在野兔身上。
依蓮娜離開了營地,直到深夜時分都還未回來,這樣的情況過去不曾發生過。依蓮娜沒有回到營地表示湯姆今晚沒有東西可吃,湯姆從出生至今首次嘗到了饑餓的感覺。湯姆想去尋找母親,卻礙於黑夜深沉,哪裡有辦法尋人,於是他尋了顆椰肉來解飢,之後按捺性子等待天明。
第6948天。
早晨,湯姆醒後就在營地四周繞了一圈,還是沒見到母親依蓮娜的蹤影。湯姆背起弓箭腰繫著用石頭磨成的短刀出發去尋找母親的下落。過了幾小時後,湯姆終於在隱形的洞窟前發現了母親的蹤影,依蓮娜動也不動沒有聲息的橫躺在地上。
「媽、媽......」湯姆奔了過去。
任憑湯姆怎麼叫喊,依蓮娜都毫無反應,像具橫躺地上的人造玩偶。忽然,依蓮娜發出不斷重複的聲音,「我們很幸運、我們很幸運、我們......」直到聲音減弱到聽不見為止,她再度成為一具沒有氣息的人造玩偶;湯姆詫異之餘察覺到母親似乎跟自己有本質上的不同,原本以為皮膚上的黑點,如今看來更像是掉漆,手輕輕一撥,黑點立即變成黑塊,成片剝落,露出藏在皮膚下的黑底。
湯姆心裡不由得一驚,「這是怎麼回事?」繼而他輕易卸除掉依蓮娜的頭髮,露出腦殼部分密密麻麻的線路,與生鏽交雜的鐵質骨殼。
不知打哪裡來的茲茲聲作響,天上火花隨之墜下,緊接著四周陷入了黑暗中,他還來不及驚駭,幾秒後大地再現光明。湯姆不敢置信,往海岸跑去,之後坐在沙灘上苦思這一切是怎麼回事?與往常相同依舊沒有頭緒。
片刻後,他取出藏在草叢裡的木舟,使力推向岸邊沙灘上,這個木舟是他隱藏許久的秘密,是他渴求探索世界的最終手段。湯姆在木舟上放滿了椰子、飲用水,和弓箭等......武器,他決心冒著危險駕著小舟離開這座小島去尋求真相。
剛出航沒多久,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碰一聲木舟像撞到了不知名的東西,發出了撞擊聲響,隨即卡在海面上不退不進,然而木舟前空無一物,遠遠望去更是一望無際的大海。移到船首的湯姆摸索著,發現眼前存在著一堵看不見的牆,不自禁發出驚呼聲...... 
「湯姆......」天外傳來陌生且柔和的女子聲音。
「你......是......誰?」湯姆仰頭問。
一束影像射向天空,影像中出現一名年輕的婦女,黑髮尖下巴五官神似湯姆,她抱著嬰兒說:「湯姆,我是你的母親,這是我死亡之前錄製的影像,我懷裡的孩子就是你“湯姆”,我親愛的孩子,媽媽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的疑問,請到這裡來,來到這裡我就能解答你所有的疑問。」
另一束影像射向天空,影像內容清晰可辨,那是隱蔽的洞窟。回到岸上,來到洞窟,眼前的依蓮娜仍橫躺在洞門口前,湯姆不語,輕撫著母親的臉頰,然後快步走入打開的洞窟內。 
隨著走入越深,洞內的光線越加暗淡,直到伸手不見五指時,眼前豁然一亮,湯姆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空蕩蕩的白色房間內。白牆立即被投射了一段影片,影片中浮現了太陽系,太陽系裡一股致命的病毒隨著隕石落在了地球上,緩緩開始向外擴散,第一時間湯姆的父母這對傑出的科技富豪,在巨大的核彈廢棄坑內秘密營造了隔離外界的樂園島,並儲存了大量的能源與食物;還未正式完成啟用,病毒已擴散全球,危機迫在眉睫,因為資源有限,為了提高湯姆的生存機率,湯姆的父母決定讓孩子獨自生活在樂園島上,並為他造了一具保姆機器人,名叫「依蓮娜」。
影片到此結束,湯姆頭頂上的天花板突然打開,從中飛出一隻機械麻雀,振翅盤旋間從腹部投影出女子的立體影像。
「湯姆,你現在所看到的是我的意識截取系統,媽媽知道有一天你會發現這島上的秘密,為了讓你正常成長,我們造了這個島,但是現在的樂園島上的能源已經不足維持島上所需,而且因為缺乏維修許多設備已經毀損,樂園島即將被迫關閉,這樣的狀況我們事先預想到了,所以我們為你另外造了一個生活空間,裡頭的能源和資源足夠你再活三十年......」
隆隆聲響起,一道厚重的門被開啟,裡頭是個約兩座藍球場的空間,有客廳、廚房、浴廁,虛擬風景窗,以及備有足夠份額的口糧和乾淨的飲用水。
「另外我們也為你準備了不同的選擇,這是一條通往地上的道路,我們不知道地上的狀況,這條道路充滿了未知和不可預期的危險。兩個只能選擇一個,在你選擇踏入其中之一的道路後,門就會關閉所以沒有退路。」
隆隆聲響起,眼前再現另一道門,門後烏漆抹黑的什麼都看不到,不往裡走不會知道裡頭的深淺,充滿了不安與未知。
湯姆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第7000天。
湯姆在營地埋葬了他的母親依蓮娜,努力的將與母親生活的點滴記在腦海中,然後揹起口糧和弓箭,腰間繫上了石製短刀,來到兩道門前,神情堅毅的靜靜看著,讓思緒遠飄,最後他邁出步伐朝那條通往地上的道路走了上去。
  
---本文結束,謝謝賞讀---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連載//樂園1(共兩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