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告別

手機上的時間,顯示「13:05」,姵姵上課的時間,已經超過五分鐘。
平常的她常常忘記上課時間,我趕緊打通電話給她,卻也等不到電話的另一頭接通的聲響。我急忙著通知姵姵的媽媽,撥了媽媽的手機,媽媽也跟著我一樣焦慮不安:「老師,前幾天姵姵有跟我說,她因為接下來要準備大考,她有問我,可不可以跟老師說要停課。可能因為這樣,她今天才沒有去上課,可是我忘記跟老師說了。」
我堅定的跟媽媽說,「但現在就是她的上課時間,不管接下來她怎麼打算,請她現在過來。」
十分鐘後,我聽見電鈴聲音響起,開了門,看見一個少女低著頭,站在門外,她看起來有點害怕。
「姵姵,我沒有要責怪你,只是,我們需要好好說再見,好嗎?」
她點點頭,跟我走進琴房。
從小,每一次與學校老師分離,學校總是會辦一場盛大的畢業典禮,讓學生與老師、同學、學校,有一個正式的儀式,大家可以好好的說再見,也祝福彼此。在畢業典禮之前,大家的心理都能有一個預備「畢業典禮,是結束的那一天,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學生是被安排好,接受離別。
鋼琴課,結束的那一天,取決於學生的人生規劃。告別,對我來說,有的時候,來得很急促,有的時候,學生會預先告知,讓我有心理準備。我們的結束,沒有被安排好的畢業典禮,什麼樣的結束方式、怎麼畢業,是我們自己的規劃。
「姵姵,你希望鋼琴課怎麼結束呢?如果是用翹課的方式結束,我會很生氣喔!這一期的課,你還有二堂,我們把這二堂課上完,把『想見你』這首歌,我陪你練到副歌的地方,你功課壓力很大的時候,如果還想要彈彈鋼琴,你就可以彈這首,好嗎?」
姵姵點點頭,眼淚也掉下來了,「相處這麼久,我很捨不得。」
看著她眼淚滑落,我懂了。彼此的愛太深了,她沒有勇氣面對跟我的分離,才會選擇用逃避的方式,而我偏偏要陪著她長出勇氣,想讓她體驗,分離並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好好的說再見,未來的我們,才有可能好好的再一次見面,而我,一直都在,一直都住在她的心裡,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教學這麼久的時間,面對學生的離開,也習以為常了,學習鋼琴,通常是階段性的,總會有離別的時候,我只是學生人生中的一個過客,沒有辦法陪著他走完全程,但,重要的,並不是陪他走到哪裡,而是,陪伴的這段時間,我能在他心中留下什麼?對姵姵而言,不管她發生什麼事,我都願意聽她說、陪伴她、支持她,我能做的不多,但至少,她知道,我是一個很關心她的人。
最後一堂課,姵姵留了一封信給我,把她不敢講出口的話,都化成文字,她給了我兩個很大的擁抱。
告訴我「我會再回來」
我笑著對他說「我會一直等你。」
後記:姵姵已經結束鋼琴課二個月了,我現在才有勇氣寫下來,希望她能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學校,成為我的小學妹。
#鋼琴老師  #鋼琴教學 
分類:親子

桃園的鋼琴老師,喜歡把教學瞬間的感動,化成文字記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