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別想著考試念,也是蠻有趣的

1/29(五) 
  早上八點多起床,看木曜的一日排球(後面並不是很喜歡,娛樂效果;阿部似乎沒有樂在其中,這樣不好……到底怎麼樣才能讓大家喜歡排球呢?)。十點去吃早餐(玉米蛋餅、巧克力厚片、溫奶茶,後來又點了一個鮪魚蛋餅),大家都說奶Bar好吃,吃了那麼多次,還是覺得普普通通。
  去圖書館看報紙。騎腳踏車去家樂福買環保的杯子……我很期待大象杯,然而第二代的購買要等到什麼時候呢?(結果過兩天就有消息了)有些心急,想要環保杯的慾望急劇地升起,甚至看不見價錢了。環保變成了一種流行,我會買多少的杯子呢?我會用嗎?會隨身攜帶嗎?會喜新厭舊嗎?還是因為帶著杯子於是一直一直買飲料喝呢?
  最後挑了一個非常便宜、容量足夠的水瓶($89),簡簡單單、並不是專為手搖杯設計的。
  再騎著腳踏車回家。
  下午兩點打球,人越來越多。攻擊不太好,舉球勉勉強強。凹到了左手大拇指,指甲縫又裂掉出血。
  天黑跟仕桓吃飯,吃我覺得還不錯的日式料理(鮮吃飯食堂)。一樣點壽喜燒牛肉,一樣的味道,好像有沒有那麼好吃了。
  回家耍廢,熬夜不睡覺、半夜不洗澡。生活不在軌道的樣子。

1/30(六)
  在中壢吃過午餐(22 Burger)。開始看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是非常重的書……我的意思是,它是小說,偶爾會有脫離故事的第三者跳出來說話;講了一個愛情故事,到了結局又從另一個角度說起。才看到非常前面的地方,似乎是由著〈安娜.卡列尼娜〉故事挑起的另一個故事,托爾斯泰的書,沒有看過卻聽著好多人談……如果沒有看過〈安娜〉還算能讀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嗎?
  另一方面,整本書都是在講捷克「布拉格之春」時候的故事,是最不重要的背景,卻是最重的事情。戰爭總是最美又最痛苦的。
  然後回家了。
  搭火車到汐止,櫻花都開了。晚餐吃羊肉爐。

為了用杯子而買,便宜兩塊


1/31(日)
  七點爸爸開車把書載去中壢(讀指考的書)。不是我的,是我姐的,我早就丟光了,這種時候才後悔。
  飛快地又回汐止,九點多去附近吃早餐、去河畔看櫻花。十點就回家,家裡的人都還沒起床。

陽光正好,櫻花正美

  下午去爬山,永遠的那一條。沒有很累,並沒有爬很快。
  晚上看企聯(其實已經從女排看了一整天了),從昨天的conti戰勝長力、今天台產戰勝長力,都讓人熱血沸騰!感覺李沛恩第二天舉得比第一天好很多。最後一局可以說是克舟教練挑戰賺來的,焦璿誠後排扣到鴻敏手上,球噴飛到觀眾席,焦打完球順勢從網子底下鑽過……於是台產挑戰「越中線犯規」。
  以規則來說,球沒落地、越過中線的確是犯規的;不過國際上很多人後排打完球也會鑽到對方場(腳步的緩衝),通常不會抓這個犯規……台產這個挑戰似乎有點小家子氣?像是打野場的時候,通常不抓觸網……一種慣例?心照不宣。
  不管如何,恭喜台產第二勝呀!我與有榮焉。

2/1(一)   
  十一點出門吃早餐(巧克力吐司、中冰奶),搭火車到中壢,天氣非常好。
  兩點去前場打球,打非常糟。好像感冒了,咳得肺在痛,結果核心無力,發球大概一半都不過。扣球不是出界就是掛網、包不到,接球更是糊里糊塗,更別說舉到哪裡的舉球。濰揚問要不要去後場,不到四點,我竟然有想要回家的感覺。
  還是在後場打到五點多。沒有打比較好,有氣無力的,蹲也蹲不下去、跳也跳不起來。
  天沒黑就和陶先離開,吃六扇門(沒有巧克力冰淇淋)。
  七點回家,洗澡洗衣服。讀了一點書(值得鼓勵)。
  國文高一上的前幾課,師說、論語選、再別康橋、張曉風以及蔣勳;寫十題字音字形選擇題。積毀銷骨、怙惡不悛(音:圈)、踧踖(音:促及)不安……如果想著要把考試考好讀這些,簡直是地獄;所以我是朝著成為「成語接龍達人」的目標記著這些的。其實是蠻有趣的,不要想著為了考試讀,這些都很有趣的。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一天必須開始的儀式
  • 下一篇
  • 只有最天真的問題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