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文學過敏

《BEASTAR》第二季

每次看到男二路易的時候我都會想起ㄏ,氣場很像,或說和我觀看到ㄏ的樣子很像,品學兼優人氣滿載的文青作家。也好死不死剛收到電子報,裡面的敘事鋪陳證明他始終如一,我對於他也還是始終如一的一個問題:「文學是否只是一種巧言令色?」來自林奕含生前被訪談的一幕。起初記得這段話只是覺得這句話說的很漂亮,一直到前陣子才略懂其中的意思。
我想他可能也不想被我這樣觀看吧,我已經不想再看了。緣分就是這樣,它帶我到這個地方做了這個決定,如果它還在,未來可能有所改變或不改變。我沒有任何期望,那都已經不是現在的事了。
分類:日記

暫時沒有想到更好ID

評論
上一篇
  • J|無限的過渡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