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隨筆-武俠]--旅夜書懷

秋天的易水河,大批的蘆葦肆意的生長,風一吹,便會如同海浪般搖晃著。
遠處,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兩個身穿夜行衣的人,分別拿著短刀跟鐮刀。他們快速的鑽入蘆葦中,隱去了身形。
此時,一名手持長劍的男子,神色匆匆的經過。他的長劍上沾染鮮血,潔白的衣服上也有淡淡的血跡透出。
只見他前腳踏入蘆葦叢,短刀跟鐮刀趁著蘆葦的掩護,朝著男子快速地劈去。
聽見兩聲清脆的撞擊聲,白衣男子揮劍,快速的擋下了這兩擊。可是還沒完,數道毒針從不同的方位來,而男子也是簡單的側身,便將其躲過。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白衣男子無奈的說道,他反手一刺,手持鐮刀的男子便應聲跌出,他瞪大著雙眼,手中還捏著還沒發出去的毒針。
話音剛落,一把短刀橫砍向白衣男子的膝蓋處,他輕巧的一個起落,便將短刀踩住。
「廢話少說,看招」只聞其聲,霎那間又是數道毒針,白衣男子再度揮劍,將毒針盡給斬落。
此時白衣男子微微皺眉,對於這場莫名的戰鬥,對於一路上接踵而至的殺戮,他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了。
一招推門望月,將周遭的蘆葦全部斬半,冷風吹過,漫天的葉梗飛舞,如同下下雪般,而短刀男子的身影也被暴露。
一劍刺去,準確的刺入短刀男子的咽喉,他抽搐了幾下,便倒地不起。
滿天的繁星閃爍,似乎嘲笑著男子孤獨的背影,他將長劍上的鮮血擦在屍體上,繼續朝著易水河前進。
走了不遠,便在一個似乎是廢棄的渡口,找到了一艘破船,他連忙查看,看來只是舊了點,他用力地將船給推下了河,幸好還浮得起來。
此時白衣男子的臉上才浮起一絲絲的笑容,他踏上船,拾起船槔,用力一稱,那艘破船便慢悠悠地朝河口駛去。

#小說創作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