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四

瞠大雙眼注視全身溼答答的鄭鏡,一顆顆水珠沿著眉目如畫般的五官滴落,宛若出水芙蓉般美好平靜的面容,劫後餘生的感覺衝擊真紀,她想笑、想問問題、又想哭,更想放聲嘶吼,卻辦不到。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環顧四週,真紀發現她在一處很像電影院的空間。
只是這間電影院沒有一排排的椅子,而螢幕則是無限多,一排排整齊豎立在黑暗的空間裡,螢幕內似乎有東西在活動,所以投射到地面的光線時而閃動,時而搖曳,變化不斷。
而距離她與鄭鏡最近的螢幕也是,一圈圈的水波漣漪從螢幕內擴散開來,蔓延至兩人腳邊的地面,直至消沒。
那裏就是方才真紀被綁起來的地方,現在水已經淹至三分之二高了,卻沒有流入這裡。
可是,這裡是哪裡?真紀一頭霧水。
處於高度緊張和亢奮的她,連傷口的疼痛都感覺不到,急速思考的腦袋正用盡全力理解現況。
鄭鏡從容不迫的走到真紀身前,彷彿他剛剛做了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情般,握住她的手並查看,一道仍在流血的傷口橫過手腕,一條條紅色的勒痕交錯,導致原本平整的傷口變得皮開肉綻,另一隻手也有同樣的傷口,腳踝也是。
「可惜,我不能傷害人類。」他皺眉,撕開襯衫下擺,開始包紮起來。
真紀直到看見自己的傷口才突然感覺到痛,因而轉開頭,努力忍耐。
原本鄭鏡只打算報警,沒有要現身的,但真紀就快被淹死,只好出此下策。
事已至此,他也做好小陶事件可能再次發生的心理準備了。
總算處理好傷口,鄭鏡的襯衫也報廢了,他袒露著宛若細緻白皙的胸膛,好整以暇的問道:「好了,妳現在可以尖叫了,或者要說我是妖怪,或是……」
他淡淡冷笑。「或是,怪物也行。」
真紀詫異地眨眨眼,過了半晌才會意過來。
一股怒意湧上,蠕動嘴唇想要說話,仍無法順利發聲,左右張望也沒發現紙筆之類的工具,遂乾脆咬破指尖,在返照水池的鏡子上寫下:「外面那個才是怪物!!!」
鄭鏡愣住,漂亮的面容顯得有些呆,有些蠢。
真紀卻完全笑不出來。
她火大極了。
「你以為我會怎樣?嚇跑嗎?開什麼玩笑!你是怎樣的人……妖怪,我很清楚,你和房東一樣都是好人,外面那個才是他媽的……」從忽然遇襲到醒過來後發現自己被綁,死亡再次靠近的恐懼和驚嚇,令真紀一股後怕,全身抖得像篩子一樣,她寫不下去了。
可惡!
我還以為我變堅強了,不會再像上次那樣怕的動不了,這次一定可以出手,但為什麼……可惡可惡可惡!
真紀用力捶著自己的頭。
「……放我回去,我要殺了他!」
我要報仇,我要殺了他!真紀在心中怒吼著。
但一股冰涼的擁抱忽然從她的身後環抱而來。
「不行。」鄭鏡乾淨若泉水般清澈的嗓音,隨著近在耳邊的吐息,飄入真紀的耳中。「我不惜曝光也要救妳,妳就是這樣回報我的?嗯?」尾音微揚,略帶一絲威脅,但更多的是歡喜。
鄭鏡不懂他為什麼看到真紀寫的那句話時會那麼高興,但這不妨礙他阻止真紀。
真紀用力掙扎,卻無法脫開,四肢的傷口又開始滲血,鄭鏡開口安撫。
「真紀,我是妖怪,鏡妖。」
真紀用力搖頭,彷彿這麼做就能什麼都聽不到似地。
鄭鏡不管她,繼續說道:「妳知道鏡子有兩面嗎?對外,我能返照一切人事物的真實,所有隱藏的心思、物件都無法躲藏。對內,境內世界能鏡射所有人事物的本質。正所謂一體兩面,好的事情發生時,其背後勢必有壞的那一面;像是戰爭,有人贏,就有人輸,心地善良的人的內心深處,也會有連他自己都無法察覺的骯髒思想,所以了解自己其實是一件需要覺悟的事情。真紀,妳了解自己為什麼想殺了嫌犯嗎?」
被這問話吸引而停下掙扎的真紀,頭一次思考這個她想都沒想過的問題。
她一直以為自己只是想替爸媽報仇。
鄭鏡彷彿聽到真紀的心底話似地說:「我想也是。妳知道為什麼妳對殺人如此恐怖的事情,只能想到這裡嗎?」
真紀搖頭。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三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