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八章 核心破壞行動

「「瞄準核心攻擊!」」
一聲令下,溫言率先進行攻擊,他舉起右手瞄準了蘇零鈴進行標記的地方,緊接著,爆破。
碰!強烈的爆炸將樹幹炸出了直徑約八、九十公分左右的一個大洞。這一炸,破損的樹幹中,蘇零鈴所描述的黑色晶石便出現在大家眼前。
「就是那!」
但那個大洞僅僅維持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在短短的一瞬間,榕樹的樹幹便以驚人的速度癒合了。與此同時,大量的氣生根纏繞上了那根樹幹,並以驚人的速度成長,幾十秒的時間,細細的氣生根便成長為有一成人小臂粗的支持根,緊緊的纏在主幹上,為粗大的榕樹主幹又添加上了一層厚厚的鎧甲。
在自我修復的同時,榕樹妖還不忘試圖去剿滅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入侵者們。被眾人踩在腳底下的粗壯樹根忽然破土而出,纏住了眾人的腳,留下了一條條細細的血痕。
「哇---」這一次突如其來的攻擊顯然讓不少人嚇了一大跳,但幸好大多數的人也只是被驚嚇到了,反應快速的當時便當機立斷的跳起或攀上枝條躲避,能夠利用異能飛行或是浮空的成員也躲過了這次攻擊。即使被樹根纏繞,手起刀落之間,樹根飛快的被一刀兩斷。
但一位戰鬥經驗稍顯不足的年輕男性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在樹根的拉扯之下,差一點就被榕樹跩進了土壤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崔炎飛快地化為貓頭鷹,利用加速異能搶在一瞬間衝刺到了男性面前,「抓住我。」崔炎喊到,並同時靈巧地的放出了一個小火苗燒斷了纏住男子腳的樹根。「稍微有些燙,忍忍阿。」
男子飛速點頭,在崔炎化為人形的那一刻飛速抓住了她,崔炎一腳踩上了想要再次纏上他們的樹根,並以此為支點,用力使勁一甩將男子甩到樊興附近,讓樊興操控著風,使男子可以暫時浮空。
「零鈴姊、言言。」崔炎喊到,「你們可以凍結這些樹根嗎?它們似乎是想把我們跩進土裡埋了。至少,能試圖弄出個以站著的平台嗎?」
溫言觀察了環境,這些樹根並非完全脫離土壤,極大概率是為了維持主幹的支撐。榕樹的主幹十分粗壯,現在為了自保更是纏繞了厚厚一層的支持根在身上,因此,若是底下的樹根為了攻擊而完全了脫離支撐的土壤,那帶有核心的主幹恐怕無法繼續站立於此。
在這種形況下,樹根只有在部分地方可以離開土壤,並且可以離開土壤的長度也有限,如果能夠靠大量的冰去凍結這些地方,理論上這些樹根就再也無法自由行動了。
「凍結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這面積有些大。蘇姊,優先冰凍剛才樹根冒出來的幾處地方。」
「明白了!」
蘇零鈴遵照指示,將刀插入樹根,剎那之間,從刀插入處冒出來的冰像編織網一般,順著根系蔓延至整個地面。
溫言順著腳下蘇零鈴創造出來的冰網,利用操水術將水流順著冰網流動。再利用溫度控制的能力將其瞬間冰凍,產生了更加厚實、更不易被破壞的冰層。冰層快速的擴散開來,將原先蠢蠢欲動的樹根封印回了地底下。
為避免一同被冰凍,崔炎再次化為了貓頭鷹飛了起來。並順道將身邊的幾位同伴用自己小小的爪子抓了起來。在起飛的同時,忽然有個東西進入了她的視線內,在她剛剛將年輕男子拉出的土坑內,躺著的似乎是…數具白骨…??!
一股寒意從脊髓網上竄入大腦,但當她定睛想要看個仔細時,厚厚的冰層便將其原先的坑洞覆蓋,遮擋住了視線。
『阿…現在可不是關注這個的時候了。』崔炎心想,『趕緊把重點放回破壞核心上吧。』
重新腳踏實地的感覺讓崔炎安心許多,處理完根系的問題後,她轉了過身,帶領隊伍再次衝向了榕樹的主幹。但蘇零鈴的一聲驚呼打斷了他們的攻擊。
她說,「核心不在那裡了!」
「該死…,」溫言小聲地罵了一句,「蘇姊,找一下它在哪。」
「在找了。」蘇零鈴回復到,他不斷的轉動視角,上下左有的快速尋找著,畢竟,這裡只有她一位透視異能者,而這場戰鬥時間拖得愈久,消耗愈多,對於團隊是極為不利的,現在可是分秒必爭。
視線左轉一下,右轉一下,飛速的在樹林裡移動,終於在主幹附近的一根粗大樹幹裡發現了黑色晶石的蹤跡。它底部的觸鬚蠕動著,像是水母一般在樹幹裡邊移動著。
蘇零鈴趕緊將核心的位置告知崔炎。得知核心位置的崔炎與溫言兩人也快速的反應過來,兩人在同一瞬間反手一甩、操縱起了異能,在樹幹處立刻產生了劇烈的火光與強烈的爆炸。
強烈的爆炸加上火焰造成的衝擊狠狠地衝擊了眾人,小隊成員們在強烈的衝擊波之下趕緊蹲下進行防禦。本想著如此大的爆破應該足以毀掉核心,可以不需要再擔心攻擊之時,一旁的樹木居然揮舞起了枝條,樹枝的末梢也化為了尖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刺過來。
「注意樹枝!」崔炎喊到,一手撈起的身邊的隊員們往安全的地方扔去,一手伸向了身後握住了sapphire的手柄,稍微傾身把劍從劍鞘裡迅速抽出。同時右腳稍微使力,在抽出劍的一刻用力一蹬,逼近樹之後飛速的將手中的劍揮出,一刀砍落攻擊的枝條。
「言言,核心沒被破壞嗎?」崔炎眉頭一皺,她必須應對不間斷攻擊過來的樹枝,無暇去管樹妖核心的破壞情況。手起刀落,普通的木頭在鋒利的刀刃面前毫無反擊之力,瞬間便被一刀兩斷。
「沒…」煙霧散去,落入溫言眼中的景象宣告著攻擊的失敗,在爆炸的前一刻,樹妖便操控著一旁粗大的樹幹擋在前方進行抵禦,同時也在迅速的進行回覆,儘管爆炸與火焰確實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卻也無法傷及粗大樹幹的中央。「連這樣的攻擊…居然也還不夠嗎?」
「零鈴姊,繼續盯緊核心,不能再讓他跑了。」崔炎叮囑到。
「是!」
「不過現在的情況,或許等它移動才是最佳解。」樊興忽然提到,「目前核心還待在主幹處,我們的火力無法傷及它。但如果他要移動到其他區域,它必定會需要經過較細、較為脆弱的根系或枝條。那時,便是我們可以攻擊的時機。」
「但相對的,它應該也是清楚現在移動反而是不利的,」溫言接話,「畢竟被炸了兩次,也該發現我們能夠『看』到在樹幹中的它。嘖…該死…」
如果火力不夠危脅到樹幹中心的核心,那根本無法逼迫核心移動到樹木較為脆弱的部份;但是,如果有那樣火力,那也根本不需要等核心移動到脆弱處就可以攻擊了…
而等待也不是什麼有效的方法,樹妖不斷的在操控枝條攻擊,封住根部的厚厚冰層也無法確定可以撐多久。這是會是一場消耗戰,不論是樹妖還是他們,誰先將能量消耗殆盡,另一方就贏了。但和這巨大的妖怪比誰更能堅持?這根本就不需要推算便可知勝率是低的何等可憐。
「該死…大家小心!」忽然一聲高呼讓大家心頭一驚,便看見了不同於之前僅有手臂粗的枝條,這一次攻擊過來的是約有腰一半粗的榕樹次主幹,從一側用力拍打下來。儘管因為本身過於笨重的緣故而速度較慢,但卻也不是普通的武器可以輕易摧毀。
眾人趕忙向後一跳撤離攻擊範圍,第一次揮空後,當樹妖想要再次攻擊時,忽然一強烈的閃電劈下。
『轟~』僅僅是一剎那,那道雷便劈斷了攻擊的那棵樹,樹木瞬間被轟散,堅硬的樹幹也被劈出了條裂縫,似乎還能看見樹木內部燃燒的火光。
煙霧散去,在被劈裂的樹幹背後,站著從外邊馬不停蹄趕來的支援隊。在隊伍最前方的是一個米黃色頭髮的年輕男子,同時也是剛剛那閃電的製造者,隸屬於鴞小隊,磁操控與雷電異能者,伊半夏。
他奮力一躍,跳上了剛剛被劈的稀碎,只留下一半高度的樹幹上,無視了底下樹幹還在燃燒的熱氣。右腳微微踮起,一手插腰,一手推了推(並不存在的)眼鏡,擺了個中二感爆棚的姿勢,「呦,最後姍姍來遲出現的,才是主角啊!」
……
然後。
……
下一秒他飛速的又從樹幹跳下,「我靠!燙死人了!」
……
現場忽然一片沉寂,要描述眾人現在的臉色,那就是臉上寫滿了「我是誰?我在哪?」的大大疑惑臉吧。
忽然間,原先還在苦思的溫言忽然抬起了頭,用手指向伊半夏大叫,「就是這個!」
……
???
「這個…?」蘇零鈴顫顫巍巍的舉起手指向伊半夏,「小副隊,你沒事吧?」
「看到神經病打擊過大,拒絕思考了嗎?」樊興擔憂的確認,「小溫,辛苦你了,那個…再撐一下好嗎?」
「言言,看清楚,」崔炎說道,「那是伊半夏喔。」
「真過分阿…嗚~嗚~」伊半夏假哭了起來,「溫大人啊,你看他們都欺負我,你要為我做主…嗚噗…」話還沒說完,溫言抬起腳給了伊半夏的腹部一個膝擊。伊半夏慘叫了一聲,往下一跪卻被溫言像抓小貓一般拎著后頸舉了起來。
「瞬間的、巨大的衝擊,」溫言抬了抬拎著伊半夏的右手,轉頭向其他人說道,「那就是雷電了。蘇姊,核心還在原處嗎?」
「喂!溫言!」伊半夏瞬間瞭解了溫言想讓他做的事,趕緊出聲表態,「你別太過份阿,我才剛剛才幫你們劈死了一棵樹,現在短時間再讓我釋放一次那麼大的雷電,你是要榨乾我嗎?我的人權呢?你根本就不愛我,你只把我當做一個高壓放電器!」
「沒愛過,」溫言感受到自己的耐心在被測試,額角的青筋跳了跳,「得了吧,我知道你還有力氣,頂多戰鬥結束後能量耗盡昏死過去,不會有生命危險,會記得把你拖回去。現在,給你三十秒時間,給我做好戰鬥準備。」
『真是一如既往地認真阿,小副隊。』伊半夏心想,收斂起了輕浮的笑,「明白了,副隊。先說好,我的體力不夠支撐施放兩次異能阿,要攻擊的目標確認好了嗎?」
「不會看錯,兩點鐘方向的那棵樹,還殘留著爆破與灼燒痕跡的那個樹幹。它大概是擔心移動過程中會被我們在樹較為脆弱的地方攻擊,一直沒有移動。」蘇零鈴出聲了,同時也蹬了伊半夏一眼「好好幹,你要是敢出差錯,我回去就給你做一整個月的青椒全餐。」
「嗨咿~嗨咿~」伊半夏答應到,「我就認真地當一回高壓電放電器吧。」
「全體成員注意。」崔炎叮囑到,「盯緊這些根系,等會兒在雷電攻擊的同時破壞榕樹的根,堵死核心可以逃跑的路。」
「準備好了嗎?」溫言拍了拍伊半夏的肩。
伊半夏深呼了一口氣,「準備好了。」他站起了身,面對著樹腰高舉右手,然後開始倒數。
「三、二、一、零!」
數到零的一刻,伊半夏將高舉的右手用力向下一揮,一陣光亮閃過天空。
『轟~』剎那間,一道雷劈下。樹木的根部也在同時遭受一連串爆炸、火焰、強風等攻擊。
煙霧散去,而不停騷擾著眾人的大榕樹,也終於停下了他的攻擊。
「成功了…?」
「成功了。」溫言肯定到。「幹的不錯嘛!」他拍了拍伊半夏的肩膀。
伊半夏此時已經腳步虛浮,幾分鐘內連續兩次的大規模施放異能使他的體力已經耗盡,在確認攻擊奏效後,他砰的一聲朝溫言倒去。溫言也眼明手快的接住了他。
「可要好好把我護送回去阿,溫言大大…」即使十分疲累,伊半夏仍然不忘調戲溫言幾句,但還未聽到溫言的回答便昏了過去。
看到倒在自己懷裡的伊半夏,溫言沉默了一下,然後叫住了路過一旁的隊員「你沒受傷吧?」他問那位隊員。
「阿…是的,我是支援隊的,沒有受什麼傷。」
「很好,」溫言點了點頭,然後把懷裡的大型物件交了過去,「委屈你了,來,運一下大型垃圾。」

附贈小劇場:
崔炎:「所以…一半[伊半夏小名]剛出場時到底為什麼要跳上樹幹啊?」
溫言:「因為煙和笨蛋都喜歡高處。」
樊興:「不過小溫你即使在看到伊半夏那樣的舉動後,居然還可以立刻切換思考,把他列入考量制定戰術阿。」
溫言:「畢竟我已經看透了。」
簡夏羅:「看透了?」
溫言:「要小心思考不要被他帶著跑。畢竟他會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的一樣低,然後再用他豐富的經驗打敗你。」
伊半夏:「嗚嗚嗚~言言你不愛我了~原來你一直以來愛的都是我的異能而不是我嗎?你只把我當我一個大型高壓放電器。」
溫言:「感謝你的異能吧,它讓你還有點用處。」
最後運送伊半夏的隊員:「溫副隊原來是這種人設的嗎?」
崔炎:「放心吧,只有對於奇葩才是這種炸彈態度,平時還是走溫柔大哥哥路線的。」
伊半夏:「是真的嗎?溫言~我就知道我在你心裡是特別的~」
崔炎:「一半,你再講下去就要沒命了。」
溫言:「伊!半!夏!」[怒]
#原創小說  #超能力  #奇幻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