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我一個人漫步

「我一個人漫步/心中前所未有的舒服」
稻禾青青,太平洋的風吹進縱谷,我坐在月台上,雙腳懸空擺盪,雙手支撐著身體,閉起雙眼,任秋陽片片,灑落臉龐,心靈像山谷的微風,自由而感動;腦海裡是原住民歌手巴奈的歌聲旋律,那來自太平洋海濱與金剛山山麓,最自由、最奔放、最原始的天籟,有爵士的浪漫,有民謠的泥土芬芳。巴奈不斷地唱著:Ho-A-I-Ye-Yan, Ho-A-I-Ye-Yan,我的心不斷地被張開,被風、被自由灌滿,沒有一處不被安慰,不被舒放。
我的長官也是我的摯友夫婦,繞了半個島嶼來探望我,帶來西部的關懷和問侯。但他知道,我在這裏已經將靈魂橫向移植了,就像腳下一畝畝青嫩的稻禾,在秀姑巒溪溪水灌溉,山谷的溫暖陽光與和風下,有著美麗的光合作用。
巴奈用倫巴的旋律唱著:
面對未知的旅途
「我一個人漫步
心中前所未有的舒服
突然不再徬惶無助
我的雙腳踩著泥土
我的裙擺隨風飛舞
我的心已飛到遠處
我會帶著你的祝福
我和我的快樂跳舞
我和我的悲傷跳舞
我和我的無聊跳舞」《我和我自己》
朋友,來和我一起跳舞吧!想加入,隨時,如果你睡得慣一人份的沙發床的話。
太平洋 金剛山 舒放 稻禾 縱谷
太平洋 金剛山 舒放 稻禾 縱谷
太平洋 金剛山 舒放 稻禾 縱谷
#太平洋  #金剛山  #舒放  #稻禾  #縱谷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你來
  • 下一篇
  • 初夏的一齣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