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只有最天真的問題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

2/2(二)
  十一點才起床,煮了兩顆水煮蛋、吃了房東給的橘子一顆。
  原本想讀一點書,地理的高一第一章……覺得好心累,怎麼這麼無聊的東西呢?(空間傳統、生態傳統、區域傳統)想到考指考需要那麼多的努力,改變從來不是輕鬆的。當然我不考也不是不行,甚至不讀大學了?有時候會這樣自暴自棄地想。如果重考並沒比較好怎麼辦呢?如果去的學校更不喜歡怎麼辦呢?
  兩點去打球。打得很不好,因為我的肚子不是很舒服,似乎拉到了肌肉,上發發不過、扣球更是打不出東西。只要用力就痛,大概是肺部下方的肌肉。一整個人都很沒精神,沒有投入,也開不起玩笑的感覺。
  路上遇到一個伯伯,他說「要少吃油炸的,看你的臉,我是醫生不會騙你。」我最近(大概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皮膚狀況很糟,大概是繼國中之後最不好的時期,從額頭、鼻子、臉頰長到下巴。有吃比較油嗎?有吃比較甜嗎?我感覺不出來,可能有,並沒有很在乎自己的飲食。有變重了,量體重時才發現,雙下巴擠得出來。
  五點多和系排的去吃飯。雞白湯,像火鍋那樣,好吃,咖哩也好吃(紅豆湯也是)。
  七點回家,一點也不想動,虛度光陰。十點去洗澡,無所事事的。

2/3(三)
  十二點就睡了,但近十一點才起床。
  十一點半去吃早餐(起司綜合煙燻帕尼尼、紅茶拿鐵),有帶杯子,於是拿著裝了奶茶。是第一次對早餐店提出這樣的要求,給了我蠻大杯的(應該有650 ml),或許是杯子看起來裝很多。
  接著去圖書館。就這樣看到了四點半閉館。我特意不帶手機出門,在每個想要拿出手機的時刻被惋惜地制止(根本也不在身邊)。
  看報紙、二樓的漫畫(獵人第一集),孫沁岳說:動畫不是富樫畫的,獵人一定要看漫畫,看他傑出的分鏡。劇情稍稍地有改動,漫畫也比動畫推進的速度快;然而經典的還是經典:
  「幻影旅團是A級通緝犯,連功夫高強的老手也不敢動他們。」「你可能會因此喪命。」
  「死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這股恨意最後隨著時間煙消雲散。」
  大概兩點,到四樓隨便看看。之前買的〈年記〉系列,圖書館全進了(不過我只買了張哲生的)……早知道不買了?到底買書值不值得呢?圖書館借的到還需要買嗎?
  借了三本書:〈誰殺了約翰藍儂?〉、〈安妮日記〉、〈可笑的愛〉。

  〈誰殺了約翰藍儂?〉。我很喜歡披頭四,在他們沉寂五十年後的今天;卻不是很了解,只聽他們的歌。作者說,約翰藍儂被槍殺對於世代的影響,正如同甘迺迪被槍殺對於那個世代的震撼——也等同一種證明——這是年代之後出生的人們不能夠理解的(可以想像,卻是需要經歷才能共感的)。
  當然,這並不是很特別,戰爭更是明顯——戰爭時期出生的孩子,思慮是全然不同的。然而,約翰藍儂竟是這樣一個標誌性的、如此具影響力的偶像。

  〈安妮日記〉。二戰時期,一個德國猶太小女孩寫的日記。在日記嘎然而止之後的幾天,她被送去集中營,病死其中。後設地來看這本日記,多了一分感傷。她與我們無異(這令我很驚訝),這樣子時空遙遠的、不相識的兩人,竟然也能感受到她說話的意思、也有那般的憤恨或嫉妒。我也寫日記,正在寫,我對日記說些什麼?她說些什麼?這其中有集體潛意識般的相似。
  「外婆在一九四二年一月過世,沒人知道我好想好想她,也沒人知道我仍然深深愛著她。一九四二年這次過生日,算是彌補前幾年的生日,外婆的蠟燭也跟其他人的一起點亮了。」
  「我們一家四口過得還好。日子就這樣來到了這一天,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日,我認真開始專心寫日記。」

  〈可笑的愛〉則是米蘭.昆德拉的短篇小說集。第一篇〈搭便車遊戲〉,看著名字很熟悉,我知道肯定在哪裡讀過它,村上春樹?尼爾蓋曼?想得起來大概是前年讀到的,卻想不起來在哪裡了。
  

(2/6 補充)後來想到了,是去年初聽「楊照談書」的印象

  正在讀之前借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很喜歡米蘭.昆德拉的說法,並非直線型的、字句間也不難懂,意味卻很深遠。有一股強烈、想傳達的訊息。正因為不全然明白,才更迷人。
  「她檢視著自己,問自己,如果她的鼻子每天變長一公釐,最後會怎樣?多久以後,她的臉會變得讓人認不出來?/而如果她身體的每個部分都開始變大或變小,變得讓她失去一切與特麗莎相似的地方,那她還是她自己嗎?特麗莎還在嗎?……(特麗莎從小就一直在腦子裡想著這些問題。畢竟真正重要的問題都是孩子才想得出來的問題。只有最天真的問題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這些質問都是沒有答案的。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就是一道柵欄,柵欄之後再無道路。換句話說:正是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標誌了人類可能性的極限,畫出了我們存在的邊界。)」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P.161
  「他做的都是一些他覺得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這種感覺真美。有些人(從前他一直覺得這些人很可憐)的工作並沒有受到內心『非如此不可!』的駕馭,一下班就把工作忘得一乾二淨,現在他可以體會這些人的幸福了。他過去從來不曾感受到這種不當一回事的幸福。從前,如果手術的結果不如意,他就會很沮喪,睡不成眠,甚至還常常因此失去對女人的興致。他在工作上的『非如此不可!』就像個吸血鬼,時時吮吸著他的血液。」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P.228

  借完書先回家,沒等到垃圾車(有改時間嗎?我以為週間都有垃圾車的)。於是出門吃飯。

炸蛋排骨便當 $95

  店員問我:「是中原大學的學生嗎?」「怎麼沒回家?」我說我住新北市很近……好像沒有回答到問題……對呀,為什麼不回家呢?
  原因很簡單嘛,住中原離球場、離圖書館比較近。而且在中原比較不會無所事事,至少該洗的衣服要洗、該睡的時候能好好睡(家裡人都太晚睡了,開燈睡不好)。
  我有帶著飲料杯,於是紅茶就不用紙杯裝了——便當拿到手才發現內用也是紙盒。

買了綠豆沙回家喝(才六點,天很亮)

  她裝得比原本賣的還多。能收能伸、能冷能熱,這個飲料杯也不錯,雖然不是拿來做為飲料杯賣的。
  回家看了「豬豬隊友」環遊世界的影片,特別是亞美尼亞、納卡地區那段。有很多的感觸,除了覺得Scott非常聰明會說話、環遊世界也並非難以企及的目標,還有,兩個人的羈絆、怎麼念書?
  於是今天就這樣子過去了,指考一點也沒念。「在學其它的東西」我這樣子說服自己,是說服不了成績的。如果找不到讀書的目標,或是我重考的目的、對上大學的野心,終究會這樣子盲目度日。
  就是自制力不足的問題,過於隨心所欲。(原子習慣怎麼說的呢?我該怎麼運用呢?)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別想著考試念,也是蠻有趣的
  • 下一篇
  • 四分五裂的,越讀越背道而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