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秋吉理香子《玻璃的殺意》/瑞昇文化(2019)

玻璃的殺意
ガラスの殺意
作者: 秋吉理香子
譯者: 洪于琇
出版社:瑞昇(2019/11/07)
出版日期:2019/11/07
博客來
如果「20分鐘」就是記憶極限
陷入殺人懸案的你,究竟還能相信誰?

2021-01-31
可惡……剛剛按錯沒存到,只好重來。
已經忘了剛剛打什麼了可惡(哭)
麻由子有記憶障礙,她在大學的時候遇到隨機殺人案,雙親遇害,而逃跑的她被車道上的車撞上頭部受傷,從此只記得以前的事情,對於之後的記憶大概只能維持十幾分鐘甚至更短。
她打電話自首說自己殺了人,警方到場後發現麻由子有記憶障礙,根本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所以殺人的真的是麻由子嗎?
被殺了的人也不是普通人,是當年的隨機殺人犯,經過快二十年假釋出獄,但為什麼有辦法見到麻由子?很奇怪吧。
麻由子的先生長治其實背景也不簡單,他就是當年開車撞到麻由子的駕駛。當年他是記者,常常追新聞,所以開車有時會搶快。之後因為愧疚想要負起責任照顧,據他本人說法是愛上了所以結婚,不只是愧疚,是真的有感情。
看起來是個好丈夫,但根據所有的懸疑推理小說,不要太輕易相信眼前見到的線索跟描述,他前面是好人,但搞不好是大魔王,常常都是這樣演的嘛。
負責查這件案子的兩位刑警,其中一位女刑警還背著照顧母親的壓力,對於照護者承受的壓力,女刑警再清楚不過。也是因為這種感同身受,她發現先生的舉動有些奇怪。先生說愛著麻由子,但卻沒有想要幫麻由子證明清白的意思,反而是後來一位自稱麻由子友人的婦人幫忙找律師想證明麻由子無罪。女刑警的哥哥曾經說過不如就把照顧母親當成照顧孩子吧。沒有親自照顧過患者,就很難真的理解照顧的壓力,所以女刑警的哥哥那番話聽起來就只是風涼話。照顧孩子雖然也累,但孩子至少會長大會學得如何生活,而照顧病人是很漫長的,而且極大機率是會越來越糟,可能唯一終點就是死亡。久病床前無孝子這句話以前聽起來覺得諷刺,但長大之後也慢慢體會到有其真實之處。女刑警自己知道照護者的辛苦,所以也慢慢懷疑起殺人的或許另有其人。
反正我被誤導,中間搞得我有點緊張。我對懸疑推理也沒什麼特別的要求,其實也不太動腦,所以有讓我感到緊張或者有被騙到,我覺得這本書就至少及格了。
前面以為是推理,然而最後的收尾變成了感人愛情故事。不是不好看的意思,只是沒想到還真的有愛情存在,人的感情真的好奇妙。
人當然不是麻由子殺的,而她突然閃過的記憶片段也是真的。真兇是那位自稱麻由子友人的婦人。當年的隨機殺人案受害者不只麻由子雙親,還有另外一位男性,那位男性原本可以逃走,但先掩護了麻由子所以遇害了。婦人是那位男性的戀人,因為那位男性的家人不接受他們的戀情,所以報導上對她也沒有多提。她在公車上見到殺人現場,心裡不能接受是麻由子活了下來,原本想著要讓麻由子說出對戀人的歉疚,豈知一場車禍讓她有了記憶障礙,面對什麼都不記得的麻由子,婦人的心情難以平復。所以才故意讓當年殺人犯見麻由子,趁殺人犯道歉的時候動手,本來大概也想殺了麻由子。不過後來長治趕回來發現這件事,他認為就算婦人被判刑終究還是會回到社會上,屆時仍然可能對麻由子不利,不如就先讓麻由子成為殺人犯,至少在看守所裡面有警方保護更安全,自己只要趁這段時間殺了那位婦人,麻由子的未來就能平安了。
那長治殺人之後呢?因為他得了癌症,往後沒辦法保護麻由子,所以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辦法。
附上一段故事最後他們的對話:
  「過去應該是由歲月層層累積起來的,但我卻看不到。我剛看見什麼,聽見什麼,就又都脆弱地崩塌了。簡直……簡直就像玻璃一樣。我的記憶等於不存在。」
  我雙肩顫抖,他輕柔地將我抱進他的雙臂中,我將臉頰埋在他溫暖的胸膛裡。
  「玻璃嗎……妳之前也哭著這樣說過喔。」
  「是嗎?」
  「然後我是這樣回答妳的——就算看不到也不會是不存在,只要伸手就能觸摸得到。陽光、風也都是看不見的,對吧?但我們能從那份溫暖、清爽中感受到它們。所以,妳的記憶也是,即使看不到,但的的確確存在於妳的腦海中喔。」
  陽光是藉由溫暖,風是倚靠清爽,那麼,玻璃的話……。
  如果是玻璃的話——
  「彩繪玻璃……」
  我離開他的胸膛,抬頭望著他說:「只要上色,玻璃也能看得見。是你,為我的記憶添上了色彩。透過你,我才能對至今為止的一切產生真實感。」
  「如果能為妳的人生添上色彩的話,我這一生就算不錯了吧。」
至於女刑警的部分,我覺得也值得一看。某個程度也反應照護者的壓力吧?我相信能夠的話,其實多數人當然會想要照顧自己的親人,當然也是有那種不想的啦。可是喔照顧人真的很累,再加上又要兼顧工作的話,壓力很大。全職照顧的話其實又是另一種壓力,所以某些時候送到療養院大概都是一種不得不的作法。但送療養院也不是一勞永逸,通常還會有很多人出意見,說難聽點,不負責照顧的人意見最多。就像故事女刑警,兄弟們把主要照護義務丟給了她,又在知道母親被送療養院後只出一張嘴,直到哥哥陪了一天後才不敢多出意見。就算不得不,但照護者也免不了感到愧疚,為什麼自己就不能多點耐心或者照顧好呢?反正各種壓力啊。在男刑警知道之後,他也勸女刑警不要鑽牛角尖,這是現階段她能做到的最好的方式不是嗎。好像也只能這樣想了噢。
#秋吉理香子  #玻璃的殺意  #瑞昇文化  #推理 
分類:藝文

#此處多為舊文,不定時更新。#心得多會劇透。目前心得主要放在這裡→https://hiyellowduck102.pixnet.net/blog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