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01/13

函總是說 我總會在這種時候
默默地半夜裡打字著
可能也是從有無名開始養成的另一種紓解方式吧
大概去年 也差不多在這時
我躺在西澳coogee的海裡
躺著 不知過了多久時間
讓浪
一層一層一層的疊上來
一陣一陣一陣的打在身上
淹沒 然後 再去嗆到
就只是想讓腦袋空著
或只是不知如何訴說
或許寧願喝到海水的鹹
也不想喝到自己 的淚
好巧
好巧
帶著無限的難過卻想到又會讓人露出一點微笑
昨天才跟阿嬤聊天 阿嬤說到 阿公在樓上
我還回著"好~好~ 我知道"
阿公啊阿公 我還帶了瓶酒去看你啊
跟你說著希望你看著阿嬤
而你就這樣默默帶著阿嬤上樓了
不讓她帶多少病痛上樓
不讓我們太擔心的上去
我想你一定知道阿嬤累了
也很想你...
知道嗎
你們倆老
也是啊
分類:親子

已許久沒開始寫部落格 或許 今天就是那開始的一天 餐飲從業10幾年 喜愛美食&棒球&搖滾樂 意外成為教育界的一員 開始誤人子弟的教師人生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