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本生活・北海道 札幌市・第二年

Story053

珮芳雖然在大學的時候曾經選修日語,但因為老師的教學方式讓她實在提不起勁學習,時常翹課的結果是期末的成績掛蛋。不過,珮芳並非對日語沒有興趣,而支撐她持續學習的原因就是她心愛的樂團「花火師(BUCK-TICK)」。
1983年成立的花火師被稱作日本視覺系樂團的始祖之一,出道以來幾乎所有專輯都有進入唱片銷售排行榜。原本珮芳和這個在台灣比較沒有知名度的老牌樂團並沒有接點,但在機緣巧合之下聽到動畫「聖魔之血(トリニティー・ブラッド)」起用他們演唱的「ドレス」時受到他們的曲風吸引,搜尋了一下其他作品後發現大都相當符合自己的胃口,便成為花火師的歌迷。
迷上非主流樂團是一條險峻的路,不只是在台灣辦演唱會的可能性虛無飄渺,各種周邊商品也很難收集得到,即使願意主動遠征日本參加演唱會也不容易抽到門票。由於各種成本都相當高,珮芳因此漸漸將注意力轉向在台灣也能夠輕鬆享受追星樂趣的傑尼斯天團「嵐」。
不過,對嵐的熱情也漸漸消退之際,珮芳在心血來潮之下再次關注花火師,結果這次對花火師重燃的愛火一發不可收拾,變得比以前還要狂熱。這次和之前不太一樣的是,她已經對自己在台灣的生活環境有所不滿很久了,而對花火師的喜愛使她下定決心要離開台灣到日本去生活看看。
珮芳的運氣不錯,頭一次便抽到了打工度假的簽證,為了體驗原汁原味的日本生活,珮芳沒有在台灣時便委託人力仲介公司幫自己找工作,而是到東京後才靠自己找工作。雖然是本著體驗的心情,但在日本求職的辛苦程度可絲毫都不會減少,從以「No Misic No Life」聞名的唱片行「TOWER RECORDS」或是遍佈日本的生活雜貨店「LOFT」,在一個月之中她投了履歷給許多家自己有興趣的公司,卻大多沒有下文,好不容易才得到平價服飾店「UNIQLO」的工作機會。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雖然成功找到工作,但這卻是一段艱辛路程的開始,因為珮芳發現自己嚴重高估了自己的日語能力。在進入UNIQLO時她的日語能力約略只到日檢三級,但是她想「既然自己能夠通過面試得到錄取,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結果實際上工後她才感受到正常語速的日語有多麽困難。不只是對話,由於UNIQLO基本上會讓員工配戴一台無線電,當透過耳機的時候她連現在對方是不是在對自己下指示都沒辦法分辨,使得其他同事常常要在用了無線電之後再來跟她確認有沒有理解剛才的指示。更糟的是,某種莫名的自尊心作祟,使得她難以開口表示自己其實沒有理解對方說的事,結果就是造成更多的失誤,甚至被客人直接投訴。
當時有一位正式社員和我說『如果妳的失誤再增加下去,我就只能把妳調到不需要面對客人的倉庫去,但是我覺得妳的笑容是很適合接待客人的,這樣會非常可惜,所以請妳繼續加油』,聽完之後我就在店裡默默地掉了幾滴眼淚,把眼淚擦乾以後再回到工作崗位。那段時間真的很痛苦。
這個慘痛的經驗讓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程度不足,也清楚反省若是自己在來日本以前在日語學習上更用心一些的話完全可以避免這個窘境。不過,逆境總是促使人進步,經過半年左右的努力學習之後,珮芳已經能夠熟練地應付接待客人的工作,還開始進一步學習怎麼使用收銀台。
UNIQLO的工作時間非常長,早上七點半就要上工,搶著在開店之前將前一天客人翻亂的衣服摺好,或是依照指示移動展示區的位置,接著就持續工作到傍晚,雖然漸漸上手但疲勞也不停累積,幾經考慮之後還是選擇辭職。輾轉在餐廳與飯店打工了半年,隨著打工度假簽證的期限逐漸逼近,對於要不要回到台灣這件事也越來越讓她感到掙扎。
大學開始學習舞蹈的珮芳在前往日本前曾經接到她舞蹈老師的邀請,希望她可以在表演中擔綱要角,但由於當時珮芳以及另一位主要舞者也都有各自的安排,因此眾人商量之後決定先暫緩一年。在日本時珮芳數次想到表演的事,但另一方面,她知道自己其實還想要繼續待在日本,也知道可以藉由飯店的工作拿到簽證,讓她非常苦惱該如何選擇接下來的路。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我後來還是想要和老師一起完成這個表演,而且也知道如果錯過了這個表演的機會的話未來一輩子都會後悔,所以就在打工度假結束後回到台灣了。
回到台灣,珮芳一邊參與排演一邊打工,但卻發現自己的心還是常常飄向日本,並且更加確定自己想要離開台灣的想法。而表演這邊則是由於幾位舞者對於表演的要求逐漸感到吃力,無法完成這支舞,同時表演也陷入資金問題,在公演一個禮拜之後便難以繼續公演活動。這時她的老師覺得時候未到不該強求,於是再次叫停。
或許是日本仍然在向珮芳招手,當她在表演暫停並下定決心要回到日本工作後就順利了拿到好幾個內定,讓她甚至有餘裕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
幾經考慮,珮芳最後決定接受日本的「亞馬遜(AMAZON)」的職位。這是她第一次在真正的大公司工作,有許多的事讓她感到莫名其妙,像是最初的一個月在名古屋研修期,明明應該是作為業務助理前往研修的,在這段研修期卻變成類似作業員的角色,和實質的業務內容完全不一樣,導致研修結束正式上工時才開始學習工作內容。
珮芳現在在北海道札幌市的物流中心擔任管理助理,雖然她自己不需要動手配送物資,但是需要做許多雜事,像是因應當天要配送的貨物量來安排配送人員,或是管理物流中心內的作業安全等等。為了讓送貨員能夠在白天順利送貨,物流中心的活動巔峰反而是在深夜,導致她的排班也是以大夜班居多,珮芳最初知道自己需要上大夜班時其實心底有些不滿,但是當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出乎意料地適應良好。到了現在,比起空蕩蕩、沒有人可以對話的白天班,她甚至還比較喜歡人聲鼎沸的夜晚。和第一次來到日本時比起來,珮芳的日語能力已經有長足的進步,工作雖然繁忙,但現在也已經大致習慣。
就如同大家所想,在這段全日本有許多企業都因為武漢肺炎而經營困難時,宅配業卻承擔起了維持大家生活的重擔,比起失業、反而是身體有沒有辦法應付大增的工作比較讓她在意。雖說現在疫情有些趨緩,但和其他工作相比還是無法避開出勤的可能,而最近還因為公司的調職而被指派到日本中國地區的據點——廣島的流通中心去,使她不禁有些擔心感染的風險。
異國的生活讓珮芳感受到自己比起在台灣生活時要成長許多,原本的打算是在30歲以前再去到下個國家體驗生活,但是在日本拿到的工作簽證又比她原本所預期的要長,使得她很猶豫,不過因為武漢肺炎的關係,現在光是能夠好好的保有飯碗就已經相較許多人要來得幸運,短期之內她也不敢再打算太遠的未來。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雖然來日本的日子還不算太久,但我覺得要在日本生活,事前別抱有太多具體的遐想比較好,而是要有一顆能隨遇而安的心。另外就是要學會和孤獨做朋友,畢竟日本實在是一個很難交到知心好友的地方。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分類:職場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的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吧。從一千個角度,盡量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生活・東京都 台東區・第七年
  • 下一篇
  • 日本生活・東京都 荒川區・第六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