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本生活・大阪府 大阪市・第五年

Story059

Rocio從小就非常喜歡玩電動,在還沒有太多遊戲為了台灣的市場中文化時,為了將遊戲繼續下去自然而然的便會記下一兩句日語,也培養了對日語的熟悉感。大學時在偶然之下接觸到當時在台灣還不算是非常有知名度,但在日本已經開始勢不可擋的攻佔各種媒體的偶像團體「AKB 48」之後,她一頭栽進追星的世界。由於AKB 48有眾多成員,在綜藝、電影、廣播、歌曲等等領域都有非常多出場機會,Rocio為了看到更多偶像們的表演開始有動力去學習日語,為她的日語能力打下基礎。
雖說最初是為了追星而開始,但逐漸累積起的日語能力卻幫助Rocio在大學畢業後在製造業找到一份工作。作為業務助理,她在這間公司中主要負責對應來自日本的客戶,但是在工作過程中她卻發現自己的口說能力其實並不算好,隨著工作上失誤的次數逐漸增加,內心的那股挫折感也越來越重,工作一年以後她覺得自己實在是無法勝任這份工作,所以便把工作辭掉,打算去日本徹底重新鍛鍊自己的日語能力。
由於是以在工作上的日語能力為目的,Rocio將重點放在培養口語的溝通能力上面,從最一開始便沒有去讀語言學校的打算,而是選擇了申請打工度假簽證並直接開始工作。透過當地的人力仲介公司,她找到一份在關西機場推銷手機軟體給遊客的工作。第一次在國外工作的經驗讓她印象非常深刻,周圍充滿來自世界各國的同事,日常中都需要動用自己所有的外語能力來溝通,對於自己生在「地球村」這件事有很強烈的感受。
即使這個工作為Rocio帶來很多感悟,也讓她眼界大開,但終究和她想像中能夠幫助自己增進日語能力的環境不一樣,因此在半年以後她還是把工作辭了,決定找一份有更多練習日語機會的工作。為了逼迫自己大量使用日語,她在下一份工作去了長野深山裡的滑雪度假飯店,第一次進入周圍全部都是日本人的工作環境。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選擇到這個飯店還有一個理由是我想要滑雪。當時我被分配到櫃檯,排班都是下午才開始,而飯店允許員工自由使用滑雪場,所以整個滑雪季的時候我每天早上都去滑雪。
在全是日本人的環境工作對Rocio是不小的衝擊,她發現挑戰不單單來自語言本身,而是整個對話情境都讓她異常的陌生,在這種情境下,所記得的字彙多寡或是文法的熟練程度其實沒有太大的幫助,而是必須要察覺對話脈絡中特徵。舉例來說,Rocio觀察到當日本人的前輩想要糾正她做得不對的地方時,幾乎都是以「妳這樣做也很好」作為開頭,隨後用「但是」來委婉的傳達希望她改正的部分,而不會直接指出對方的錯誤。剛開始的時候她也會試著去用這樣的方式說話,但漸漸的就只會覺得這樣的溝通方式很麻煩。
用不熟悉的思維來溝通是相當累人的一件事,當打工度假結束時Rocio已經對日本的工作環境感到有些身心俱疲,因此毫無留戀的回到台灣。因為在製造業有點經驗,Rocio回台後最先考慮的同樣也是製造樣,在當時有不少廠商因為成本考量而紛紛前往東南亞設廠,她便想藉著這個機會再到另一個文化圈挑戰看看,不過在面試時,其中一間公司剛好在日本的子公司人手有些不足,在看到她的經歷後便告訴她願意提供在日本的職位,因緣際會之下她再次踏上了日本這塊土地。
Rocio的工作是接待日本的客戶,將客戶的訂單轉達給台灣企業或是滿足客戶的各種要求,雖然再次回到日本工作,但因為這個公司等於是台灣企業在日本的窗口,周圍的同事都是台灣人,Rocio認為這次不會像之前的職場那般充滿溝通壓力,所以便爽快的接下這份工作,但她很快就感覺到日本與台灣的企業在處事方式上的重大差別,在開始工作後每天依然因為要為台日間的文化差距而煩惱不已。
確實,同一個國家中的不同公司也可能會有非常不一樣的企業文化,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將不同國家的企業擺在一起觀察,可以看到不少比較明顯的差別,以日本來說,許多公司在設下一個標準之後就會嚴格的遵守,就算降低效率性也在所不惜,而台灣則是相較之效比較擅長變通,只要可以達到目的的話有一些小細節就算忽略也沒關係。這兩種作風各有所長,台灣的企業能夠比較快的解決問題而不浪費時間,不過當抄近路時必然會提高發生意外的風險,日本按部就班的方式雖然效率低但精度高且比較不容易出問題,不能說哪種就一定比較優異,但當雙方要合作時則理所當然會產生不少摩擦。
Rocio每天就是應付日本的客戶所提出的各種表格,工廠規格要求、交易信用、甚至是零件的顏色。有些細節其實和商品實際的使用沒有什麼關聯,但客戶依然會堅持要看到詳盡的資料,她就必須將這些要求傳達給台灣的製造部門,而台灣的部門則是會覺得客戶提出的要求莫名其妙,這時她便需要邊解釋原因邊應付台灣這邊的種種抱怨。當需要成為兩種不同作風企業的接點時,Rocio所感受到的常常都是兩面不是人的困擾。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如果台灣這邊是有經驗的生產或是研發部門那倒是還好,不過有的時候可能負責人沒有跟日本合作過,就會有「之前跟富士康合作的時候都沒那麼多問題,怎麼跟你們日本業務部門合作就這麼麻煩」之類的抱怨。
Rocio後來轉職進入一間小公司,不算上打工度假時的滑雪度假飯店的話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進到日本企業工作,也因此實際體會到在台灣人眼中有些光怪陸離的現象。Rocio是作為該公司拓展海外市場的要角而被招募進公司的,但她卻發現自己沒有什麼話語權,一方面是因為身為新人所以意見比較難受到重視,一方面則是因為整間公司基本上是繞著70多歲的老社長在轉,只要不合老社長喜好的意見就連提案都不被允許,讓她比較難在工作上獲得成就感。除了工作,公司本身也充滿許多問題,像是檔案數位化的進度極低,或是因為年功序列制的關係,只有45人左右的職場內居然有29人是管理職,光是課長就有8位。這種像是時間在昭和時代便停止流動的公司讓她不禁有些擔心,最重要的是拓展海外業務的方面毫無方向,於是工作一陣子之後她便離開了這間公司。
對於Rocio來說,日本的生活並不算太有吸引力,但由於她的另一半暫時還無法離開現在的工作,因此便只能試著繼續在日本尋找工作。在離開日本企業之後,她來到一間針對旅遊業界提供刊載資訊服務的電商,目前的工作相當穩定,不過Rocio對接下來的日子保持著相當開放的態度。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我倒也不覺得自己就一定會待在日本,只是如果要去其他國家的話就需要兩個人討論之後再決定。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分類:職場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的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吧。從一千個角度,盡量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生活・宮城市 石巻市・第七年
  • 下一篇
  • 日本生活・三重縣 桑名市・第十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