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本生活・北海道 札幌市・第十一年

Story077

黃晴渝進到大學時的專攻是觀光,學習向外國觀光市場介紹台灣的各種知識。大學三年級時,她參加了台灣高鐵開通時觀光局所舉辦的行程設計比賽,一舉擊敗兩百多名的參加者獲得冠軍殊榮。
這次斐然的成績讓她了解到自己對觀光確實有熱情,卻非旅館或導遊這樣第一線的工作,而是想參與觀光局或是觀光協會這種幕後的策劃工作,從更通盤的角度來切入。
不過,黃晴渝很不擅長英語這門語言,特別是在抓不到學習訣竅的狀況下,即使努力讀書也總是事倍功半,而若是想要參與觀光行銷的工作,語言能力是絕不可少,既然英語這條路行不通,她下定決心要讓自己有能力使用另外一門外語,因此開始學習日語。
對黃晴渝來說,付出努力從來就不是問題。在她開始沒日沒夜的學習日語以後,黃晴渝的日語程度很快就超越普通日語系的學生,還甄選上了交換留學的名額,讓她可以在大三的時候到香川縣的香川大學交換一年。
就像所有交換留學生一樣,黃晴渝竭盡所能的利用在日本的留學期間去各地遊玩,甚至在一次的旅行中,花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用「青春18車票(青春18切符)」搭電車一路北上到北海道去。這一路上她看到各種不同風格的日本,但是都沒有北海道帶給她的衝擊強烈,自此對北海道的北國風情留下深刻印象。
到這時為止,黃晴渝對未來的規劃都還是在台灣從事觀光產業的工作,但為了能夠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內容,黃晴渝覺得自己有必要累積個兩、三年在海外的工作經驗,作為之後的跳板。
當黃晴渝即將畢業時,剛好北海道的知名蛋糕店「LeTAo」來台徵才,黃晴渝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前去應徵,結果順利的得到內定。但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去,就是十個年頭。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我拿到內定的時候是二月,可是十年前的台灣,真的不像現在大家都知道內定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其實很擔心「一畢業就可以到國外工作」會不會其實是騙人的,到時候會被取消等等。一直到六月的時候,他們問我畢業證書拿到了沒,說要幫我辦簽證,我才感覺「喔,我真的可以去國外工作了」。
位在小樽市的「LeTAo」是北海道最有名的蛋糕店之一,每天都有許多觀光客來消費,黃晴渝的工作就是將商品推銷給上門的顧客。雖然事前便已經知道工作內容,但在開始工作第三個月的時候,她才清楚知道這不是自己想做的工作,便下定決心轉職。
即使黃晴渝已經非常確定自己想離開,但當時中途轉職在日本並不普遍,無法說換就換,因為她不確定自己如果沒有做滿三年就辭職的話,會不會在履歷添上一筆負面紀錄。無可奈何之下,她只能利用這段時間努力考照,不論是國家資格的「国内旅行業務取扱管理者」,或是限定在當地的「おたる案内人」,只要看似與觀光有關的執照,她都努力去考取。在「LeTAo」工作兩年半以後,感覺時機成熟的她才正式開始尋找轉職機會。
黃晴渝求職的期間並沒有很長,當她看到「北海道 インバウンド」的搜尋結果排名第一的公司時,她就告訴自己一定要上這間。歸功於這強烈的決心,她一路過關斬將來到最終面試,董事長將一則雜誌中的廣告欄位放在她面前,問她「有沒有辦法將這個廣告賣出20萬日幣?」,雖然黃晴渝的內心浮現的是「我真的可以辦到嗎?」的不安,她仍然靠著當初立下的決心強行壓下心裡的忐忑,硬著頭皮回答董事長「當然可以辦到!」,並成功得到錄取。
黃晴渝的上一份工作雖與觀光相關,卻沒有與業務相關,所以即使她在日本的工作經歷已經長達三年,但嚴格來說,她在廣告業務這個行業仍然是一名新人,一切都必須從頭學起。在不同的工作領域時常會有不同的工作文化,日本的業務工作也同樣如此,有著一套默認的規則。
「聯繫對方公司公共關係負責人、花費一段時間解釋完自己的目的後,再被告知對方沒有決策權、等待對方將電話轉給上級、再次說明自己的目的」,許多時候,在日本的廣告業界與客戶接觸時,必須重複以上循環個幾次以後,才能夠得到談成這筆交易的機會,過程相當曠日累時,讓當時的黃晴渝感到有些不以為然。
對黃晴渝來說,每次聯絡時都要一層一層的通報上去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時常直接打電話過去,劈頭就問「社長は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か?(請問總經理在嗎?)」。有的時候,對方公司的聯絡人員還真的就幫她把電話轉到了總經理辦公室,這時她就會開門見山表明「我是在札幌的廣告代理商工作的台灣人,對於台灣的市場相當了解,請務必和我直接談談!」。雖然有些莽撞,但幸運的話,有些總經理還真的就安排與她會面。
這樣的方式當然沒辦法每次都成功,但即使失敗黃晴渝也毫不氣餒,直接轉向聯繫下一個客戶,不用每次與客戶接洽時耗費的大量時間,使得她能夠在相同時間內接觸更多的客戶。同時,她也發揮她身為臺灣人的獨道眼光,跳脫出日本廣告業界既定的角度,當同事們仍在為業界傳統認定的客戶群搶破頭時,她卻能夠從其他人想也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新客戶。一來一往之下,黃晴渝的業績扶搖直上,進入公司第一年就拿到全國的業務新人獎,也變相證明當初面試時對董事長的承諾所言非虛。
靠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黃晴渝最初是無往不利,可是她自己也漸漸感覺自己不能再老是打著「外籍菜鳥員工」這張牌。並不是說黃晴渝為過去所做的事趕到後悔,實際上,她如今事業的基礎有部分也必須歸功於當初的橫衝直撞,不過,繁瑣的規則畢竟是在日本的環境下所發展出來,遵守這些規則在某些層面上代表著對客戶的尊重。
當工作資歷逐漸累積,業務也從「爭取新客戶」轉向「維持老客戶」後,她開始了解到,不論是客戶還是同事,大家終究是人,工作時的效率並非唯一重要的部分,如果是專業人士的話,更應該在與客戶接觸時把社交規則等等要素都考慮進去,如果頑固的拒絕學習這些社交規則,只會使自己顯得不成熟。

現在,黃晴渝在工作上已經比剛入行時圓滑許多,也能夠明白不是每個情境都適合有話直說,即使心無惡意,有時過於直接的表達方式仍然可能會在無意間潑人冷水;反而過去自己覺得拐彎抹角的溝通方式,某方面可能是顧及了對方的心情,維持了合作時的和氣。

除此之外,她如今在拜訪客戶時,會考慮到客戶的年齡或性別來調整自己的服裝打扮,或是在會議中稍微將資訊抄滿整頁的筆記本露給客戶看到,藉由這種「身のまわり(周身事物)」來調整自身的形象,以獲取客戶的好感,讓客戶會更願意與自己長期合作。其他還有對各種「話中有話」的對話解讀、將意見傳達給上司的方式,在在都代表著黃晴渝這幾年中在日本打拼才得到的寶貴經驗。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日本觀光廣告代理店業務人生

都工作這麼久了,我覺得該有的應對進退還是必須知道,不能再像過去那樣「キャピキャピ(活潑好動)」。
進入廣告代理業界之後,黃晴渝算是開始從幕後的角度接觸北海道的觀光產業,結果她卻感覺這個產業有些僵化,特別是針對台灣或香港這樣的海外客層時,選擇介紹的景點與商品都千遍一律。
明明在拜訪客戶的過程中,她多次遇到想在心裏大喊「這個台灣人絕對會喜歡!」的事物,雖然她有持續努力的想要將這些事物推薦給台灣人,至今也小有成果,但當時經驗尚淺的黃晴渝還沒有太多的權限,無法決定要在代理的媒體放上什麼樣的資訊,因此他只能壓抑住這樣的想法。
久而久之,黃晴渝感覺自己需要一個宣洩的管道,這時,台灣剛剛開始流行使用臉書,她就順勢創立了「台灣女子的北海道生活(原:台灣女孩的北海道生活)」,放上一些她覺得很符合台灣人胃口的北海道情報。最初的時候,黃晴渝只想分享一些他心中的遺珠之憾,沒想到在持續分享之下,追蹤者開始逐漸攀升,現在已隱隱成為台灣最知名的北海道情報分享專頁。
即使在社群軟體的經營上成績斐然,但黃晴渝其實從來就沒有把自己視為網紅。黃晴渝經營粉絲專頁的目的一直便是介紹台灣人所不知道的北海道,並不在乎追蹤人數多寡,也不打算用來盈利,所有的商品或是景點都是由她親身試驗之後才介紹給大家,只求讓同樣熱愛北海道的台灣朋友有機會得到更加獨特、難得的北海道相關情報。
雖說成為亮麗的網紅並非黃晴渝的志向所在,但現成的優勢也沒有理由捨之不用,因此在和客戶接觸時,有的時候他也會以自己在台灣的影響力來作為切入點,說服客戶把資源交給自己。對她來說,比起「提升自己在台灣的影響力」,粉絲專頁「讓日本的客戶知道自己在台灣擁有的影響力」的作用更為重要。
黃晴渝非常重視自己的工作,即使每天都極為繁忙與辛苦,但她熱愛在工作中有所斬獲,即使身處眾所皆知工時與工作量都數一數二的廣告代理業界中,她也從來沒有在工作上被上司催促過 — — 因為她會自動自發的做更多。
在廣告代理業界的這幾年,黃晴渝也不是沒有在工作中碰到過挫折,甚至不只一次考慮辭職。不過,在想要辭職時的沮喪、失落等等負面情緒當中,黃晴渝總是能夠找回自己心中那股熱情,有無數的事是她想要藉著這份工作來達成的,也讓她繼續擁有無限的動力來面對逆境。
黃晴渝已經在日本居住超過十年,有了家庭也持續兼顧事業,雖然生活中仍然有非常多和台灣相關的活動,實際上重心已經轉移到日本。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臉書專頁影片攝影工作

來日本住了這麼久,已經有「台灣是我的老家,而這裡是我第二個家」的感覺。
#日本  #日本工作  #日本生活  #千人千日 
分類:職場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的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吧。從一千個角度,盡量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生活・靜岡縣 靜岡市・第十三年
  • 下一篇
  • 台灣生活・新北市 三重區・第五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