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灣生活・新北市 板橋區・第五年

Special Episode 002

就和大多數的日本人一樣,「住在國外」這件事對於太田來說本來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比起說排斥在外國生活,倒不如說是腦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離開日本的想法。住在全日本最大中華街所在地的橫濱市,太田對台灣雖有耳聞,卻不怎麼了解,頂多就是有在中華街喝過「タピオカミルクティー」的程度。對日本的生活很滿意,甚至可以說非常喜歡日本,太田自然不曾想像過自己有一天居然會搬到台灣來住。
太田作為搞笑藝人的起步還算不錯,從吉本興業開設的專門學校畢業之後便以旗下藝人的身份出道。不過,簽約之後的發展卻不甚順利,即使經過11年後也稱不上紅。當吉本興業為了紀念成立百年公布其亞洲拓展計畫時,太田並不覺得會與自己有關,因此當他在「漫才少爺(漫才ボンボン)」的搭檔三木提出要參加企劃選拔時,太田甚至有種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的感覺。
聽到三木說想要以漫才少爺身分爭取去台灣發展的機會時,太田腦子裡想的是「這傢伙在講傻事(バカなこと言ってる)」。當聽到要做傻事的提議時,拒絕是普通的反應,不過「去國外發展」的想法對太田來說實在太過天馬行空,反而心生「這太傻了,但好像可以試試看(バカすぎるから、行ってみようかな)」的念頭。
驅使太田願意嘗試看看的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過去11年來,自己在日本演藝圈並沒有取得很好的成績,如果到國外去或許可以得到突破的機會。即使如此,遠渡重洋到新的環境中打拼依然是一件極為重大的決定,原本性格比較容易擔心的太田可能在選拔過程就直接放棄了。
歸功於吉本興業不知道應該說是自由還是散漫的作風,整個選拔過程中雖然舉辦了多次的說明會以及面試,但公司這方卻從來沒有具體告訴參加選拔的搞笑藝人獲選之後的情形。事後回想,太田覺得這個企劃對吉本興業就是一個實驗,反正派出去的都是在日本還沒有紅的藝人,如果有辦法在當地獲得成就那當然很好,但就算失敗了,對公司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失。
不知道當地是什麼樣的生活環境、不知道過去以後能領多少薪水、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日本,一切資訊都相當曖昧的選拔過程反而讓太田沒有太多擔心,在糊裡糊塗中一路進到選拔的最終階段,並敲定去台灣的行程。
台灣 在台日本人 千人千日

來台第一天吃小籠包

那段時間我都覺得很沒有現實感,『我有要去嗎?我真的有要去嗎?我真的有要去耶!』這樣子的感覺。
感受不到要去台灣的真實感,即使不像搭檔的三木已經會說華語,太田卻也完全沒有做任何的準備。甚至,太田還特意的避免收集與台灣有關的資訊,甚至在得知有一個叫做「ハックツベリー」的綜藝節目會跟拍漫才少爺移居台灣過程時,還游刃有餘的想著「像我這樣對台灣完全沒有興趣的日本人去台灣住,是不是會比較有趣?」。
實際來到台灣以後,太田雖有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就要定居在此,但由於漫才少爺最初的兩個星期裡每天都有節目的拍攝工作,而且當時在吉本興業打拼的台籍員工Mayu也有跟著漫才少爺一起來到台灣,協助他們打理許多事務,讓太田感覺比較像在參加一個長期的外景工作。
很快的,在兩個星期的蜜月期結束後,節目的外景團隊便飛回日本,後續的追蹤變成由漫才少爺自己拍攝再寄回去。此時,周圍的同事都變成台灣人,接下來所接到的表演也都是以台灣觀眾為對象時,「獨自住在台灣」這件事才真正化為現實。
與搭檔的三木不一樣,太田的華語程度是完完全全的初學者,但公司卻安排他們在來台的第二個月參加一個現場的表演工作,讓他開始著急起來。為了在兩個月內學習到能夠上台的水準,太田可以說是每天都焚膏繼晷,而公司這邊卻時常以三木作為標準,來要求他太田的表現,讓他的壓力一天比一天大。
殘酷的是,即便太田如此努力,實際的表演成果卻不慎理想。雖然台灣人普遍對於日本文化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漫才表演」這樣牽扯到語言的傳統表演文化,滲透率還是非常的低,更不要說因為文化上的差別,觀眾感到好笑的內容就有蠻大的差別。
舉例來說,一般在漫才表演中,會分為「裝傻(ボケ)」與「吐槽(ツッコミ)」,由裝傻的人做出愚蠢的言行,接著是另一方進行吐槽,即使笑點本身仍然必須充滿意外性,觀眾大多也明白表演的基本架構,知道「接下來是笑點」,雙方在某一程度上已經有默契。但是,這樣的默契對台灣的觀眾來說卻相當陌生,甚至有觀眾在看到太田吐槽三木裝傻的橋段後,告訴太田「不要生氣啦,三木只是開玩笑的」。
雖然漫才少爺的表演過程中仍然有逗笑不少的觀眾,但如今太田已知道,當初那些被逗笑的觀眾很可能不是因為「覺得漫才少爺的表演內容很幽默」,而是看到「兩個不會華語的日本人誇張的肢體動作」而笑。
過去表演所累積的經驗派不上用場,還承受著來自吉本興業所給予的壓力,太田感到自己迫切的需要提升語言能力,但在沒有公司提供的額外資源下,他只能想盡辦法靠自己,每天都自學華語到晚上才能回家,但因為太田住在聚集了許多夜總會的林森北路,回家時最常看到的,就是來飲酒作樂、酒醉後醜態畢露的日本人,讓他內心更是加倍煩躁。
台灣 在台日本人 千人千日

學習注音符號

那個時候真的很痛苦,而且日本那邊給我的都是壓力,看到的也都是日本人不好的一面,讓我開始討厭日本。反而是台灣的同事跟朋友都很幫助我。
在太田的華語還不是很流利時,台灣這邊的工作人員會不厭其煩地陪漫才少爺一次又一次的排練,確認太田的發音是不是能夠讓觀眾聽懂。同時,經由表演活動,太田結識了台灣人組成的漫才組合「達康.come」,並參加對方所開設的講座,得到非常多實用的建議,讓太田與三木漸漸比較能夠理解台灣觀眾的笑點,並創作出台灣人也會感到好笑的漫才表演內容。
另外,當初與漫才少爺一起來台灣的Mayu還將太田與三木介紹給自己在台灣的家人,而Mayu的家人直到現在也非常關心與照顧太田兩人,Mayu媽媽所煮的滷肉飯更是徹底擄獲太田的胃,讓他開始喜歡台灣的食物。
太田發現,在充滿各式美食小吃的台灣,聚餐是一種很容易與台灣人交流的活動,因此原本就喜歡美食的他更是積極的參加各種聚會,也因此交到不少興趣相同的當地好朋友。而且,在聚餐時,只要是台灣朋友所推薦的食物,太田都來者不拒,原本連氣味都有些難以忍受的臭豆腐,如今也變成他回到日本時會不禁想念的味道。不過,喜歡上台灣食物的代價不菲 — — 他在半年內就胖了8公斤,後來更是一路上漲到20公斤。
雖然,太田在最初因為對台灣的情形缺乏瞭解而吃了一些苦頭,像是同事之間道別時習慣說「Bye Bye」而不是「お疲れ様」、不太熟的人會理所當然問自己住在哪裡、與粉絲時的距離感與在日本完全不一樣等等。但正因為缺乏理解,他沒有對台灣的生活有過多的想像,反而保持著比較開放的心情,當遇到與自己過去的生活習慣產生衝突的情境時,太田通常不會過度震驚,而是能夠告訴自己「台灣就是這樣」,反而更快接受環境。
經過漫才少爺與許多演藝人員的努力,這幾年裡,漫才表演已經在台灣越來越有知名度,不過仍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直到現在,當漫才少爺參與演出時,有的時候在有掛耳式麥克風的狀況下,漫才少爺仍需要費一番唇舌,才能請工作人員為他們多放一副站立式的麥克風在舞台上,顯示出漫才表演在文化方面還有許多不為台灣人所理解。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往年在年底會回日本的太田與三木都只能待在台灣,也沒辦法參加日本的工作,但是台灣這邊的工作卻也因此多了起來,像是一些電視節目的錄影,或是每週都在23喜劇俱樂部演出的固定節目「漫才日曜日」。另外,喜歡介紹各種事物的太田也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開設線上旅遊的節目,透過鏡頭帶著今年無法來台旅遊的日本人四處去逛逛。
台灣 在台日本人 千人千日

因為滷肉飯/肉燥飯胖了許多

我想要讓更多台灣人知道漫才表演是什麼樣的表演,所以雖然不能回日本,但正好可以趁這個時候好好的準備台灣人會喜歡的內容。另外,我也想舉辦一些讓喜歡台灣的日本人互相交流或是介紹台灣的活動,等疫情結束之後讓更多人想要來台灣玩。
#台灣  #在台日本人  #千人千日 
分類:娛樂

除了觀光之外,日本的許多部分對外國人來說依然覆滿神秘面紗。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方式是什麼?閒暇時有什麼娛樂?日常中有什麼煩惱?會遇到什麼麻煩?又有什麼樣的體驗是除了日本的其他地方得不到的? 「既然這樣,我們就來訪問一千個在日本生活的人吧。從一千個角度,盡量拼湊出完整的日本生活樣貌。」

評論
上一篇
  • 台灣生活・新北市 三重區・第五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