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閱讀小屋】《攝影之聲》被攝影史:成為影像的台灣

閱讀 原住民 記憶 思考 展示
前幾週閒晃在誠品東走西看,行經琳琅滿目千奇百種的雜誌海時,一本雜誌的黑白封面照躍然跳入眼簾,照片是銀灰的底色,一位長者打著腰桿坐在藤椅,身著看似原住民的傳統服飾,腰際配刀,以貝殼妝點的環帶綁在小腿肚,右手緊握著直立的槍桿,睜著炯炯的眼望向鏡頭。長者的右邊一位青年站立著,同樣配著刀,同樣右手緊握著槍桿,腰間像是裙帶的服飾垂著像小米的裝飾,露出結實而飽滿的大腿,踩著三七步,頭略略偏側,眼神迷濛偏向鏡頭的右方。
或許是去年下半年以來開始接觸布農文化,所以看見原民有關的老照片忍不住起了好奇之心吧!但封面這張照片實在越看越有趣,他們是什麼族人?長者若是頭目,是哪個社群呢?而又是在什麼樣的情況拍下這張照片呢?無數的疑問與好奇同時在腦海閃耀,想當然啦,就這樣又完成了一次「衝動購物」(笑
回到家慢慢翻閱這本雜誌,乖乖不得了,裡面一則一則的篇章,多是引用某個教授或老師或領域專家的文章,內涵的知識含量比我想的還要有厚度,但這樣的厚度並不讓人覺得晦澀,反而有開腦洞的感覺呢!舉其中一篇節錄自松田京子老師的著作為例,這篇的標題是<人類的「展示」與殖民地再現ー以1912年拓殖博覽會為中心>,如標題所示,這篇就是在講人類被當作「展示品」的過往,現今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一百年前卻是以理所當然的姿態存在著。這樣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851年的倫敦的萬國博覽會,在十九世紀後半,伴隨「帝國時代」來臨的是殖民主義的興盛,而當殖民主義和人種主義交纏之下,博覽會成了展示殖民成果或異國風情的舞台,而「活人」成了舞台上的展品。
在1912年的拓殖博覽會裡,進行了所謂「土人部落」的展示,除了來自台灣,還有樺太、北海道共計17名人員,主辦單位將路標的樣子仿造成一根附有假人頭的長棒,並在會場仿造了原住民的房屋、漢人的家屋等,而那些「活人展品」就這樣進駐到裡面,供人觀賞。而據說這次展覽是非常成功的,短短六十天內湧進超過八十萬人的遊客。
閱讀 原住民 記憶 思考 展示
展覽或許就是一種說故事的方式,而在這樣刻意塑造的場域裡,主辦單位想說的是什麼樣的故事呢?附有假人頭的長棒、現場展示「馘首」習俗的照片,或許都暗示著原住民的「野蠻」和「恐怖」,以此合理化日軍的「討伐」行為,畢竟他們根深蒂固的相信要以「文明」教化「野蠻」。不過一開始把「人」視為可以展示的品項,這樣的思考本身,無非就是把「他者」視為「非人」、「非我族類」,是另一種真實而確切的「野蠻」吧!
但由古思今,這樣的展示是否只存在於過往呢?會不會以另一種變形的狀態隱藏在現今的世界裡呢?為了迎合觀光客「觀賞」的需求,而整裝齊一的跳傳統舞蹈的情況,也許就是一種陷阱。作者在這邊給了一個他的答案,他認為重點在於「主體性」。
被「展示」的人們不單是接受而已,當他們的聲音被賦予了可以改變「展示」概念本身的權利時,其展示實踐便能夠達到和學術人類館或拓殖博覽會「土人部落」中「活人」「展示」不同的層次。
作者這段的敘述,也讓我同時想到了<觀光人類學>這本書裡所提的,任何的觀光都有可能帶來各種意想之外的正面與負面,但若在地居民能夠更「主動」,或「主體性」的參與,就有多一些帶來正向回饋的可能。 總之,這本雜誌很棒,大推一個喔!!
閱讀 原住民 記憶 思考 展示
#閱讀  #原住民  #記憶  #思考  #展示 
分類:藝文

盼我們的世界與心胸,如陽光灑落的海洋,溫暖而寬廣。

評論
上一篇
  • 【閱讀小屋】《藝術家在做什麼?六個理解二十世紀藝術的經典例子》
  • 下一篇
  • 【郊遊趣】布洛灣之春_櫻花滿滿梅花點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