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四分五裂的,越讀越背道而馳

  讀這些書令我壓力很大,又重拾了高中的壓抑與不自在。
一、我害怕不會的題目、害怕記不住。
二、讀不完的壓力。是永遠嫌不足的,永遠都有更多更多的東西要碰、要記著、要學會。
三、重複的內容,但發現都忘了。
  相較之下,我在大學更展現了我自己,我可以讀書,卻不必強記著每一個劇情;我可以說話,卻沒有一個標準束縛著。
  連讀著微積分也感到很過癮(我發現高中數甲已經教到定積分了……難怪物理系的大家看起來都會了,是真的都學過啦)。讀指考又是另一番感受了,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錯誤,錯一題就是掉了好幾個學校。很怕錯過些什麼、不會寫怎麼辦呢?
  變得焦慮,卻是不必要的。我應該要樂在讀書這件事上頭的、樂在學新東西上頭的(然而這些都是舊東西)。
  就拿寫微積分和寫高中數學複習來說,微積分的每個題目都像是新的挑戰,我甚至很期待我不懂的、考倒我的題目;寫複習講義卻戰戰兢兢,深怕我不會,以前老師都叫我們做「錯誤筆記本」,哪怕是不能犯一點錯誤。
  高三的時候,我並沒有很認真讀書,或者說讀不下去。大家自習的時候,就跑去學校禮堂二樓的木凳子上睡覺(也不知道要幹什麼,也不能幹什麼),非常逃避那樣子集體性的、目的性的讀書氣氛。考歷史都亂猜,提早交卷到球場自己練發球、對牆。
  午休不吃飯,去圖書館看報紙、看書。高三的時候看了非常多的書,更是因為考學測的關係,為了逃避,所有剩餘的時間都拿來看這些「閒書」。
  

2018年(高二暑假)起


09/06 琦君〈橘子紅了〉

09/14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09/20 村上春樹〈神的孩子都在跳舞〉

09/21 角田光代〈第八日的蟬〉

09/30 Lori Nelson Spielman〈生命清單〉

10/11 Stieg Larsson〈龍紋身的女孩〉

10/15 村上春樹〈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10/19 三毛〈親愛的三毛〉

11/06 宮部美幸〈模仿犯〉

11/06 Patrick Suskind〈香水〉

11/14 湊佳苗〈告白〉

11/16 村上春樹〈海邊的卡夫卡〉

11/22 村上春樹〈遇見100%的女孩〉

11/26 村山槐多 等〈日本恐怖小說選卷一〉

12/01 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12/06 瘂弦 主編〈如何測量水溝的寬度〉5/9

12/09 張愛玲〈秧歌〉

12/19 李黎〈悲懷書簡〉

12/20 侯文詠〈靈魂擁抱〉

12/23 韓寒〈出發〉

12/24 Etgar Keret〈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

12/27 村上春樹〈舞,舞,舞〉


2019


01/03 村上春樹〈螢火蟲〉

01/06 松本清張〈砂之器〉

01/06 小川洋子〈沉默博物館〉

01/10 Etgar Keret〈忽然一陣敲門聲〉

01/13 喬一〈我不喜歡這世界,我只喜歡你〉

01/18 村上春樹〈迴轉木馬的終端〉

01/24 侯文詠〈我的天才夢〉

01/26 Etgar Keret〈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

01/28 Scott Fitzgerald〈大亨小傳〉

02/05 侯文詠〈親愛的老婆〉

02/08 村上春樹〈1973年的彈珠玩具〉

02/14 Saint-Exupéry〈小王子〉

02/15 村上春樹〈電視人〉

02/17 Paula Hawkins〈列車上的女孩〉

02/21 村上春樹〈尋羊冒險記〉

02/26 村上春樹〈夜之蜘蛛猴〉

02/27 白先勇〈孽子〉

03/20 張嘉佳〈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03/29 村上春樹〈人造衛星情人〉

03/31 三毛〈雨季不再來〉

04/02 眉村卓〈獻給愛妻的1778篇故事〉

04/03 村上春樹〈麵包店再襲擊〉

04/05 村上春樹〈開往中國的慢船〉

04/13 村上春樹〈村上收音機〉

04/16 村上春樹〈東京奇譚記〉

04/23 村上春樹〈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04/26 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

05/07 村上春樹〈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06/27 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大概是一月底考的學測,越接近的時候看得越多。反而沒有讀書壓力時,就不想看了。

  我把所有的課本都扔了,只留下一本十幾頁的、非常精華的錯誤本(?)。是做開心的,多半是地理、公民,少部分的國文。

整理得漂漂亮亮的,神清氣爽,內容不重要

畫這些圖讓我很開心

  再回頭看這些內容,都忘記了,重要嗎?我不知道。
  還有一本數學講義,我寫了很多內容(整本都寫完了、完整的計算、證明的補充……),送給學妹了。要說很可惜嗎?難道這些東西不存在我的記憶裡嗎?
  讀書不應該是這樣子的、我的生活不該是這樣子的,那該是哪樣子的?
  在這學期的後半,我越發覺得自己活得自在;迨開始念指考時,我又蜷縮回去,蟄伏起來。 

2/4(四)
  九點半起床,鬧鐘已斷斷續續響了一個小時。
  梳洗換裝,到弘揚路吃早餐(鮪魚蛋餅、中冰奶)。由於不是很好吃,沒喝完它的奶茶,我又換了一家早餐店,再吃一份(昨天吃的拉亞漢堡;鮪魚沙拉蛋湯種吐司、冰奶茶)。「一樣用杯子裝嗎?」店員記得我,因為拿著同樣的請求。
  這幾天使用環保杯下來,「能不能用這個裝?」都是很成功的「可以,沒問題。」兩家早餐店、三家飲料店。或許可以說——我不是第一個提出這個要求的顧客——這樣很好。
  飲料杯並沒有帶給我很大的麻煩,清洗比想像中簡易(平常回收紙杯也會洗,不覺得多一道工序);倒是帶著杯子佔空間(通常都是手拿),我也會帶著另一個水壺(只裝水的,不然根本不會喝水),怕哪個忘記了,也會掀起因帶著環保杯而想要買飲料的衝動。
  但,不製造垃圾讓我的心情很好,垃圾也是我在倒呀,少跑幾趟也不錯。
  還在金石堂前面看到「環保洗衣精」的機台(拿自己的容器填充,三公升$120),我很鼓勵這樣的企業,等哪天有需要可以來試試看。

  十一點去圖書館,一樣沒帶手機,其實是很不舒服的。吃飯無聊只能看書,或是發呆。被迫得專心吃飯。
  我看報紙、看漫畫(獵人第二集)(下午四點又看了第三集,還沒看完)。
  接著上五樓開始讀歷史。幾個小時下來,只讀了十幾頁,辛亥革命結束到北伐前的民國初年史。原因是我想了很多,不思考我就記不起來……我去翻一些圖書館的書,〈辛亥:搖晃的中國〉(大陸人寫的)、〈中國現代史〉(就是教科書的樣子)。說起來好像很厲害,然而並沒有讀幾個字。
  「故事哪有那麼簡單?三言兩語就帶過的,辛亥革命出了好幾本書、五四運動佔了好幾層架子,歷史考些什麼呢?考大家記不記得住?」
  「我呢?高中也沒認真讀過,亡羊補牢、囫圇吞棗,幾個月的時間能親近多少呢?或是抓大概念,考好就行?」
  也去翻了一本談馬克思的書——〈你不知道的馬克斯〉。陳獨秀是中共第一總書記,也是新文化運動的領頭羊……用保守派/進步派來區分政治理念的好壞是扭曲的,國民黨對於清政府而言也是極端的左派——「左派優秀、右派食古不化」這樣的思維不能夠使人辨別真正的是非。
  馬克思究竟在說些什麼呢?學了這麼久的歷史,我有試圖去了解過嗎?
  我很想要什麼都會,可是那很難辦到,變得做什麼事都不專精。我又要會打排球、又要愛看書、又要懂數學、又要了解歷史。知書達理、待人和善、愛乾淨、也許要有點幽默、能下廚、能成為領袖。
  是個四分五裂的人,越專精我越看不到自己。
  我把〈優秀的綿羊〉從書架上取下。「能夠把事情做得很出色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做。」我不是那樣的人,不希望是那樣的人。如果只是控訴體制的腐敗,那並不是我渴求的。嚮往自由、心靈的富足。越讀越是背道而馳。

  四點半閉館,去吃咖哩蛋包飯。五點回家,休息一下,七點出門買飲料。

沒有夏湘好喝

  讀了一點數學(分點公式、算幾不等式)、洗澡、寫日記。明天再繼續!
  話說因為肚子痛的關係,一直沒有去打球,我想明天去看個醫生(肝膽腸胃科)。也有一點喉嚨痛。說來也好笑,因為很想打球,所以不想再痛下去(並不是出於對身體的關心)。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只有最天真的問題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
  • 下一篇
  • 從沒錯過那麼好的天氣不打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