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獵人】【酷拉x自創】鏡花水月(14)-原來不只是我會擔心朋友他們也是如此。

*很拖戲,超級拖戲XD
*舊文大翻新,看過舊文的人可能會覺得和新文有很大的出入。

  面對隨時會發動攻勢的他,我努力將心情平復下來,盡量的深呼吸,讓自己能夠隨時保持冷靜。
  話說回來,這應該是我在獵人世界裡第一次這樣對人實戰吧。
  不過明明才第一次戰鬥而已,竟然就面對可能一個不小心就讓自己身首分家的狀況,這個世界還真的挺可怕。
  反過來想,也許正因為如此,我才能這麼快找到合拍的人。
  我緩緩將雙眼闔上,調整自己的氣息,令自身的能力可以穩定加持,決定好能力以後,便慢慢睜開雙眼。此時那溫熱的感覺又在雙眼間出現了,現在的瞳色應該就是血紅色吧?
  我準備好用棍攻擊的架式,而西索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開口:「有意思呢,小女孩❤」
  「就算在我眼前的是殺人不眨眼的變態魔術師,我也一定會守護我想守護的事物。」
  對,必須要這樣才行。
  當初子黎也是這麼做的,她為了我甚至丟了性命。
  如果我遇到了合拍的朋友卻沒有相應的覺悟,她知道了大概會罵慘我。
  好不容易有了能力、有了想保護的人,絕對不能在此退縮。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面吶喊著,一面奮不顧身地向前衝去,同時在心裡衡量著能擊中西索的距離。如果距離被拉得太近,可能對我會相當不利呢。
  應對手段倒也不是沒有,只是想要隱藏的東西被逼著現出原形感覺也不是很好。
  在我右手慢慢往回正中央的同時,左手也握回銀棍末端,接著瞬間加速,左右來回揮舞著,但都給他躲開來,於是我直接將棍身往前一刺,想要就此打中他,可這也彷彿如他預料一般,他身子靈巧的彎下身,順利閃掉這一擊。
  心裡自知這樣下去會有空隙,我也迅速的將棍收了回來,西索則趁機丟了兩張紙牌,發現了這件事的我也趕緊將飛來的紙牌給打掉,可是打掉時的感覺卻讓我有瞬間的閃神。
  紙牌打下去的感覺是這樣子的嗎?隱隱約約感受到和一般紙牌不一樣的……氣息?
  雖然已經及時回神,暫時將這件事先拋諸腦後,但我知道我犯下了致命的失誤——西索已經不在我的視線範圍內。
  心裡暗叫不妙,在這個周圍盡是濃霧的空間中,他不管要怎麼發動奇襲都不是難事,更何況我剛剛還閃神了一下。
  對於在跟西索對峙使用靈力這件事我也不再猶豫,開始一邊慢慢聚集火靈彈在自己周圍,一邊警戒著四周。既然他不斷地說著自己是魔術師,那他不管怎麼神出鬼沒的出現或消失,我想應該也不是奇怪的事。
  「找到了哦。」
  空氣中聽得清楚他說出這句話的聲音,但是卻完全見不著他的人,我頭往後一扭,也沒弄清楚他是否就在後面,幾發靈彈直接先打了過去。
  聽見它紮實的砸在地上,大概是沒有吧……可是那他又會在……?
  忽然間,一股強大的氣息倏的在我背後出現,我立刻回過身想要用銀棍擋住他的攻擊,但是身體硬生生的比西索的動作慢了一步,來不及舉起棍阻擋,右手臂就直接毫無防備的挨了一記,痛覺就如迅雷一般的傳遍四肢百骸,令呼吸開始變得艱難,也讓我只能用力的摀住被撲克牌劃中的傷口。
  明明只是撲克牌而已,但是就有如被利刃劃中一般的疼痛,鮮紅的血液也一下就染紅了袖子。
  「在戰鬥中分心是不行的呢❤是吧?」
  「嘖……這下不妙啊……」
  身邊還有數發靈彈,但右手施力有點困難,兩人距離也極近,此時用棍應該也容易被壓制。
  沒有救援的話,有可能在這裡就又要直接見曼特寧了吧。
  「果然還是無法接受啊。」
  除了我和西索以外的第三者忽然在此時出現,而且聲音我是再熟悉不過了。
  高大的身影在霧中慢慢出現,他手上還撿了一根不知哪來的木棒,上半身是完全沒有穿衣服的狀態,下半身倒是還穿著西裝褲,他隨身攜帶的小箱子也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你回來幹嘛啊。」我無力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負傷在身還真的是很想一拳打昏他。
  「這是我該說的吧,要不是酷拉皮卡跟我說妳可能跟西索戰鬥了,我還不知道妳真的幹了這種事呢。」
  「說的好像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一樣。」
  「……我只是不希望朋友再一次從我眼前死去啊,妳連這點都聽不明白嗎?」
  「——!」
  聽著他所說的話,我忽然想起,酷拉皮卡其實也說過類似的話。但是我潛意識裡一直覺得,反正很快就不會再是朋友,甚至有可能會變成敵人,所以說實話,我並沒有很認真地將這句話放在心中。
  儘管我和雷歐力常常在互相嘴砲、互相吵架,但他卻回來和西索對槓,還親口承認我是「朋友」……
  也許我不該一直這麼害怕下去呢。
  不過在看到雷歐力被西索一拳揍飛的瞬間……我開始完全覺得他其實只是想耍帥吧。要耍帥也不是這樣啊白癡!
  我右手緊握著銀棍,左手則是按著右手臂出血的位置。要是不想想辦法的話,我們是不是就只能在這裡等死了?
  一思及「死」這個字眼,腦袋反射性地浮現出子黎有些模糊的臉龐。
  「死」……什麼的,絕對……不行……!
  我已經……不想要再一次失去任何事物了!
  這樣的心情慢慢的浮上檯面,不知何時,這份心意已變得如此巨大,曾經想要逃避的感覺,如今卻變成支持我的力量。
  如果沒有這份心情,我現在……可能還是個不敢面對自己的心、不敢面對自己的朋友、不敢面對一切阻礙的膽小鬼吧。
  ……正確來說,我現在應該也還是膽小鬼,但是……我想要慢慢改變,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正視著這一切。
  原本摀著傷口的左手,慢慢的轉為握住銀棍,將末端再次指向西索。
  「竟然會想再站起來戰鬥……妳果然,比想像中還有趣呢❤」不知何時,他再次從手中變出一張撲克牌,還帶著詭異的笑容說道。
  「總不能因為受傷了就打退堂鼓吧。」
  忽然間,一股暖暖的微風開始吹拂著,髮絲、裙襬、袖口等也隨之飄動,地面也開始出現了不知名的……像是魔法陣之類的東西吧?它看起來是圓形的、帶著特殊符號和文字、還有像是六芒星、卻又不太像六芒星的形狀。
  與此同時,我周圍也開始聚集了比方才更多數量的靈彈。
  「就算前方站的是如何的殺手,我也絕對不會再因此退縮了!」
  因為這是——我答應過子黎、答應過自己的事!
  「——去吧!」
  銀棍往前一揮,眾多的靈彈也像是被舞動似的隨之前去,想當然爾,他也不可能乖乖站著被打,只見他輕輕一躍,連半點聲響都沒發出,便順勢往左方而去。
  見一些靈彈開始砸在地上,發出了「碰!」、「碰!」的聲音,我不知怎麼的,非但沒有半點慌亂,還像是知道下步該如何走似的,雙手握拳並靠著胸口,同時間緩慢的閉上雙眼,在心裡頭對著什麼下著指令。
  我在心裡下著連我聽了都似懂非懂的指令,接著慢慢睜開雙眼,才發現一件事:這些靈彈很不可思議的彷彿擁有生命體一般,大部分都真的照著方才的指令去執行,雖然還是有小部分的靈彈在亂亂晃就是。
  雖然對於自己突然開始擁有的力量仍然感到迷茫,但是該用在哪裡、又該如何使用,其實心裡早就有了解答。
  「是嗎,汝等對於此等力量的使用已有所解答了嗎。」
  我頓時心驚了下,這裡忽然間出現了一陣理當不應存在的第三者的聲音。而這個聲音聽起來,是一個男性的聲音,但用詞卻有種奇妙的不同。
  你、是誰?
  「吾等,為此武器所擁之力,至此已沉眠許久。身懷神之力的後人啊,可有與吾等訂下契約的意願嗎?」
  欸?話是這麼說,可是還是搞不懂你到底是誰?而且訂下契約什麼的又要怎麼做?訂定契約又能做什麼?
  「情況危急,先照做有何不可?汝所追求的解答,爾後便一語道盡。」
  在我分神與他對話的那瞬間,西索手中的撲克牌不知何時已經朝我飛來,而我與它們的距離只剩不到一公尺。
  來不及躲了!只能試著擋擋看了!
  我下意識地照著眼前看到的撲克牌的動向,努力擋下它不讓它傷及自己,但卻意外發現,撲克牌和銀棍交鋒的瞬間,並沒有發出金屬的碰撞聲,而是中間隔著什麼東西似的將它擋下。
  而那個東西,看起來很像是防禦用的屏障,有點半透明,但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這樣東西。
  「這、這是……?」
  「這就是吾所提及的,此武器所擁之力。」
  見那撲克牌沒有再朝著自己飛過來,我往後退了一大步,同一時間,我看到西索的臉像是被什麼東西打中似的歪了一邊,往另一邊望去,小傑也忽然出現在這裡,手上也拿著那根剛剛縮回來的釣竿。
  一個個的跑回來,到底在幹什麼啊?
  接下來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西索的目標,從我這裡轉移到小傑身上了。
  雖然還沒有正式定下所謂的契約,但是,可以將力量借給我嗎?我需要……能夠幫助朋友的力量。
  「汝之所願,吾必盡己之力實現。」
  那就、麻煩你了。
  我確定好西索的位置以後,將銀棍的前端對準他,像方才一樣的微風開始吹拂著,腳下的魔法陣也隨後出現,原本漂浮在四周的靈彈全都慢慢的收了回來,會聚在銀棍的前端中。
  沒多久,眼前的橙紅色光球也越來越大,目測大概半徑一公尺左右吧。
  至此,光球的膨脹正式停了下來,就像是在等我發號施令一樣。
  「汝此等砲擊,必會劇烈消耗靈力,即使如此仍要使用?」
  他看到我聚集在前端的光球,便知道了我的意圖,不愧是所謂的武器之力呢。
  還好曼特寧給我的書我有認真看一點,不然這種時刻還真的是什麼都發揮不出來呢。
  我知道,這些我全都知道,但是必須得做不可。趁情勢沒有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情況以前。
  「……了解,吾必會協助汝,發揮彼所能發揮之力。」
  ……謝謝你,肯對我任性的要求作出協助。
  我目不轉睛地望著前方,看見西索正慢慢的接近小傑。心裡的警報不斷大響,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要開始了哦!」我輕聲說道。
  「了解。」
  「司掌陸上明火的神啊,吾以神之後人凜神夜,請求祢將所擁之力借出些許予吾,使吾可親手守護自己的友人,吾必僅將此力作為守護之用,不為殺生、為謀財而害命、為只利於己所用。
  「那連後人都為之敬畏的燒灼狂吼,現在請重現於此,並助我一臂之力。」
  第一句算是宣誓之類的東西吧,據曼特寧給我的書上記載,在第一次需要借用神族的力量時,都必須像這樣發誓,並且在遙遠的未來也不能打破誓約。
  違約會怎麼樣還真沒人曉得,因為以前的人似乎很敬重與神明的聯繫,無論如何都沒有人破壞過約定。
  「——烈焰狂嘯!」
  此話一出,前面積蓄已久的光球「碰!」的一聲,化成了帶有火焰的光炮筆直地向前而去,無情的掃過眼前一切事物,而還能夠活動的所有生物應當會往後避開這個砲擊吧。
  包括在遠處相互對峙著的小傑和西索。
  只見兩人分別往不同分向往後跳開一步,西索會閃過這點倒是在預料範圍內,但沒料到的是,當我想再使出火靈力時,身體裡的大部份力量,卻像活生生被抽乾似的,整個人使不上力來,甚至差一點險些跌倒在地。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靈力劇烈消耗嗎?
  既然不能用法術的話,那就用物理攻擊!
  以火靈作為推進力,我和西索的距離也不斷拉近,我猜他一定早就發現了,然而他仍不為所動,像是對我們暗示即使一打二也不會讓自己處於下風。
  在我們和西索一來一往的交鋒中,我明顯感受到我們實力之間的差距,而且因為剛剛那發光砲,體力的消耗比以往更加劇烈,動作也開始變得有些遲鈍。
  西索發現我們露出破綻後,下一秒一手直接抓住了小傑的脖子,一手拿著撲克牌抵著我的頸部。
  我冒出無數的冷汗,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但卻苦無方法。況且這還不是普通的撲克牌,要是輕舉妄動,我們都會命喪此地。
  過了約數十秒的沉默,西索抓著小傑的手忽然鬆開來,與此同時,對準我的撲克牌也放了下來。
  還來不及理解現況的同時,他又丟出一句我無法理解的話語。
  「你們過關了,要當個好獵人哦~❤」
  過關?這是什麼意思?只知道我們大概暫時保住了小命,我和小傑對望,顯然他也是一頭霧水。
  他背對我們走了幾步,又將雷歐力單手扛在肩上。
  「你想做什麼?」我警戒的問道,雖然我也不能做什麼。
  「不會殺死他的,因為他也過關了。」
  同樣的話語也對著剛回來並找到我們的酷拉皮卡複述一遍後,他便消失在這層濃的驚人的白霧之中。
  當危機解除的那一刻,我的雙腿不聽使喚地癱軟下來,整個人跌坐在地,忽然間開始感覺到剛剛的冷汗冒的多激烈,也充分感受到所謂的賭上性命的戰鬥是什麼。
  這就是……子黎在那時經歷的戰鬥嗎。
  「神夜姊姊!妳還好嗎?」小傑見狀,緊張的湊過來問道。
  「沒事沒事,只是忽然間有點站不起來而已。」
  酷拉皮卡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走近我,並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他繞了一圈,接著面帶愧疚的說:「手臂傷的很嚴重,頸部似乎也有點血漬……如果我有留下來就好了。」
  「沒事啦,而且就算你留下來,實際上也只是徒增一個傷兵而已,沒有什麼意義吧。」
  「但妳弄成這樣,有比較好嗎?」
  他的語氣帶著些許的責備,但我沒有立場可以反駁,這次的確是我衝動了些。然而或許是他發現他的語氣變得不是很好,他深呼吸一口氣後,接著慢慢的說:「……以後別再做這種事了,我們都會很擔心的。」
  「……嗯,我知道了。抱歉,讓你擔心了。」
  「站得起來嗎?」酷拉皮卡問出這句話的同時,也將一隻手伸到我面前。
  我先是遲疑了半晌,然後緩緩的握住他的手,努力站了起來,「謝謝啊……我會一天比一天,更努力珍惜自己的。雖然現在還很難,不過一定可以做到的。」
  「我相信妳可以的。」
  在這之後,我們便跟著小傑一起離開這個濕地。然而中間酷拉皮卡曾問他:「小傑,你確定是往這裡嗎?」
  而他則是回答:「嗯!因為雷歐力身上有古龍水的味道,這群人裡面只有他的身上有這種味道。」
  我和酷拉皮卡面面相覷,結果由他先開口,「神夜,妳有聞到嗎?」
  「不,完全沒有。」
  「這樣啊……」他一邊往前跑一邊思考著,「或許這也是……小傑過人的天賦之一也說不定。」
  「呵呵、說不準真是這樣哦。」
  就這樣跑了一段不小的距離,最後我們隨著小傑來到一處與方才的溼地截然不同的場所。前方有著一片空曠的平地,在那平地上,我們的視線前方矗立著一棟房子。是新是舊還不清楚,因為前方的鐵門是關上的,而目前看來似乎也沒有任何手段可以將鐵門撬開。
  但也許根本不用做這件事。
  總之多虧了小傑,我們終於看到主考官,也確實證明小傑帶著我們的路線正確無誤。
  視線飄呀飄的,我看到了西索站在某個角落,同時間他的眼神也對了上來,雖然他說他不會殺雷歐力……但心裡不警戒,根本是騙人的。
  他只是維持著一貫的笑容,然後指了指左手邊。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我看到了因為反被西索賞了個飽拳而被打倒,最後被搬運到樹下的雷歐力。
  我一聲不響的走到雷歐力面前,那臉說多腫就多腫,一開始貌似有戴著的眼鏡也早就飛到不知道哪裡去,旁邊還放著他從不離身的皮箱。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看著,不知怎麼的,我不自覺笑出了聲音。
#鏡花水月  #酷自  #BG向  #獵人  #同人 
分類:藝文

∥作業暴增中6月底前應該拖更機率高到不行∥女主具體人設出來以前基本停更獵人∥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走二創,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目前只有プロセカ,預計之後加開BGD,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無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