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讀〕苦雨之地 (只適合讀完書再來看的書評,對於還沒有讀過書的你們我感到抱歉,笑)

這是我讀的第三本作者吳明益的書,他對臺灣的描寫深扣我心,縱使那些地方我並不一定熟悉。 
從天橋上的魔術師、複眼人到苦雨之地,有某種感覺一點點地滲入心裡,我說不上來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它帶有溫度,或暖或冷、或熱或冰。 
6個從旁觀者的角度去說的中短篇故事,倆倆之間有一點點的關聯性,可能是重複的腳色路過也可能是相近的地點,這為讀者帶了小小的驚喜感,像是見著老友的溫暖感覺。 
首篇的故事中,索菲.邁耶因為自己身型的自卑感,時常性的低著頭而產生了對泥土的興趣,最吸引她的便是雨蟲(蚯蚓),也許她希望自己的不同可以不被評斷,也許是尋找同溫層的期待,她的人生路途上因為有了堅持的目標而不再迷惘。 
看得見聲音的狄子在失去聽力之後,學習了手語,另一種將聲音具象化的語言。對母親的思念推動著他想要將鳥聲用手語表達的行動,用以描述鳥聲的句子有了生命和詩意。『黃嘴角鴞便成了「黑夜殺手的呼吸」,黃鶺鴒的鳴聲是「掉落在草叢間的銀針」,紅隼是「從天而降的匕首」』。無聲才能傾聽、才能聽見。這篇故事結束在一個非常浪漫的時刻,心有靈犀的對視和黑枕黃鸝的飛過。 
冰盾之森和雲在兩千米這兩個故事訴說著失去摯愛的痛苦:忘記了會比較好,還是用更巨大的痛苦替代?我可以確定的是快樂是無法驅逐悲傷,只能共存。這世界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即使我渴望它是,但渴望不是事實。追隨著傳說中的雲豹,然後變成雲豹,兩千米的高度是不是就望不見平地上的悲劇?這樣深沉的哀傷究竟會跟著人心多久?在讀這兩篇的時候,一直冒出的問題,在沒被解答之前就被另一個問題掩蓋過去。我很喜歡樹,我不認識它們,卻依然喜歡待在樹邊,感受那些歲月流淌和或靜或鬧的瞬間。 
倒數第二篇故事遇到了複眼人的腳色,"啊...原來這個腳色的最後來到了這裡"療癒了有結局強迫症的我(笑)。從少年Pi開始,海洋對於我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再加上學習能量治療的過程中,海是非常重要的療癒方法之一,我相信只是單純地把腳浸到海水裡面,就可以有回到家的感受。 
灰面鵟鷹、孟加拉虎和七個少年領著我到結尾。鷹和虎的眼神總有著一股驕傲,然而與其共存的還有哀傷。 
最後一個問題:關於我的雲端裂縫的鑰匙會寄給誰呢?我的房子會長成什麼樣子呢?
分類:心靈

雖然時常失憶還是想當個作家,希望在林林總總的紀錄之後可以拼湊出實相。

評論
上一篇
  • 〔我思〕信仰的意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