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九章 新手村

火紅的夕陽染紅了天空,與翠綠的高牆產生了明顯的對比。高聳的石磚牆為居住在內的人們提供了最好的庇護。即是是冬天,這約六公尺高的灰色石墻上依舊爬滿了青綠色的藤蔓,青綠地蔓延了一整片長牆,遮掩了原先底下的石灰色。僅僅在窗口的地方被仔細的清除,露出小小的鐵窗子出來。
而聳立在石墻後方的則是木頭所搭起的觀察哨,小木屋外圍圍著有些生鏽的鐵柵欄,外圍還掛著一串串銀色的大鈴鐺,在夕陽的照耀之下閃爍著光芒。從窗戶望進去可以看見一位男人靠在窗台上,後方牆上還掛著望遠鏡與弓箭。
吳翔坐在新手村的觀察哨裡,端著手裡的望遠鏡左看看、右看看。平時清淨的新手村外圍現在充斥著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野獸。不,或許說是「怪獸」還比較貼切一些,底下的野獸有的有著山豬般的身軀,龐大的體型與厚重的毛髮,卻又同時有老虎般可以撕裂一切的的利爪;有的長著山羊一般強壯的大角,身上還有一片片堅硬的鱗片保護,奇形怪狀、五花八門。
這些野獸已經團團圍這整個新手村三天了,從一月三號凌晨一開始便黑壓壓的一整片冒出來,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這些醜陋的生物。幸好在駐守村內的光輝騎士團與天空之城有條不紊的處理之下,這些看似殺不盡的野獸也終於有了個盡頭。
這段時間軍團成員們不停重複著利用投石、箭矢等方式試圖去剿滅外面這些飢腸轆轆、等著將人生吞活剝的野獸。除此之外,地上與石牆上焦黑的痕跡正是幾個小時前利用燃燒著的火箭攻擊所殘留。
這些野獸在連續的幾次攻擊後大概也是累了,從幾個小時前就只是一群一群的聚在一起,拉開距離躲到了樹下便休息了起來。儘管如此,吳翔仍不敢放下戒心,這幾個小時也一直待在觀察哨裡聚精會神地盯著這群野獸的一舉一動,等著一旦有什麼異狀,便立刻搖動一旁的警鈴。
後方傳來了腳步聲,聽起來像是有人順著觀察哨的樓梯一步一步地走上來,來的人走的不快也不慢,腳步穩穩地踏在了每一個階梯上,從木板發出的聲音判斷來者穿著有鞋跟的鞋子,體重應該不重,大概率是個女性。「小N嗎?」在門發出『吱呀~』聲一打開的一刻,他頭也沒回的說道。
「猜的真準阿,吳翔。」潼恩走進了觀察哨,她穿著一身卡其色的風衣與黑色長褲,腳踩著有著小高跟的黑色短靴,和穿印著「我是狗派」長袖帽T配運動褲的吳翔產生強烈反差。她抬起左手裡了籃子說道「麻煩你給我代班了,我從商會那邊拿了一些簡單的麵包和紅茶,你休息一會吧。」
吳翔轉了過身,接過潼恩左手裝著滿噹噹的籃子,籃子裡除了簡單的菠蘿麵包與裝著紅茶的水壺外,還擺著一小瓶用以提神的薄荷精油。他稍微翻看籃子便將它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將目光重新放回潼恩身上,「不用謝,倒是你手臂的傷好一些了沒?醫生不是要你多休息嗎?」他一邊說著,一邊擔憂地看向好友的右手臂。
前天,有兩位新進者因為無法接受自己突然來到異世界這種奇幻的事而徹底崩潰,從廚房拿了把菜刀就開始攻擊人,潼恩在阻止攻擊者時,不慎被菜刀深深地扎進了右手上臂,當場血流不止,把周圍的人都嚇壞了。雖然在醫療工會的治療下已無大礙,但吳翔還是主動的承擔起了友人原先在觀察哨站哨的班。
「我沒問題的,盯個哨哪能發生什麼事。況且你只是休息一下補充血糖,連觀察哨都沒離開,我還能出什麼差錯?」
聽到潼恩這麼說,吳翔也沒有再堅持,將手裡的望遠鏡交給了她後便拿起籃子內的麵包吃了起來。「新進者的安排呢?作為NPC的領導者,新進者的安排應該比處理天罰重要吧。」
「小白都處理好了,前天有新進者崩潰後,其他人的情緒也變得不太穩定,沒辦法,我就讓小白先動用異能了。現在的話…勉強還可以吧…」
小白,白冉竹,NPC內的成員,擁有的異能是『情感控制』,顧名思義是能夠控制他人的情緒,甚至是強制使他人產生『憤怒』、『悲傷』…等情緒。這個異能當初被她獲得時,還一度驚動了議事廳介入,畢竟,一個可以輕易控制他人的異能實在是太可怕了。
但是當時潼恩力排眾議的將她拉進NPC裡面,同時白安歌也出面為她作保,當時議事廳正在「招安」具有占卜異能的白安歌,他這麼一出面,才將議事廳的不滿徹底鎮壓了下去。而潼恩所說的讓白冉竹動用異能,就是拜託她當一回鎮定劑,強制安撫新進者的情緒。雖然情感控制在安撫人這件事上一直是下下策,畢竟誰也不喜歡自己的情緒被強制介入操控,但不得不說,情緒操控確實是最有效率且最有用的。
「拿刀攻擊的那兩個人呢?」
「一個被小白強制安撫了下來,另一個在醫療隊幫我療傷時逃了出去,然後…」潼恩嘆了一口氣,接下去說「昨晚收到了消息,發現了他的屍體,是自殺…」
吳翔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不是你的錯,你已經盡力了。」
「我明白的。」她說到,「你不用擔心我的,我幹了這麼久,一經知道該如何調整自己的情緒了。幾乎每回都會有一兩位新進者死亡,難道每一位的離開我都要崩潰一次嗎?」
吳翔沒有戳破她。同樣作為第一批來到這裡的一百人之中,現在只剩下了他們與崔炎三個人。這七年來,身邊的人來來去去,曾經以為可以一起走下去的人,最後卻只留下一具冰冷軀殼。這些年來他們早已習慣和身邊的人做永遠的道別,但習慣與接受歸根究底還是不同的,即使理智上明白自己已經仁至義盡,他知道感性上潼恩始終無法輕易地原諒她自己。
潼恩苦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我只是…有些感到抱歉阿。畢竟我明明答應會幫助他們每一個人的,但是到最後我卻什麼也沒有做到,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就這麼離開。」
「我明明可以做到更多的,但我卻沒有…這是我的錯…」
感覺到了身旁人的沉默,潼恩發覺自己好像說了些不合時宜的話,趕忙道歉:「抱歉哪,說了一堆奇怪的話…吳翔你就當沒聽到吧。」
對於朋友的自責,吳翔也難以給出什麼實際上的幫助。忽然他靈光一閃,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沒想到,」吳翔開口,「潼恩你必我想像中還要自戀呢。」
「咦?」潼恩愣了一下,對於好友的回應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復。
「不是有這種說法嗎?將所有錯誤都往身上攬,其實是一種隱藏性的自戀呢。」
「失敗都是由多個理由所造成的,認為只要自己做的更好便可以避免失敗,其實是變相的在否定其他人的付出喔。你已經都把你該做的事都做了,所以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不是你的錯。」
「如果有人因為這件事而否定你,我一定持反對意見。」
「最後就是,你不需要為了說出這些事情而道歉。」吳翔忽然想到,趕緊補充,「作為同樣是第一批來到這裡的同伴,偶爾還是讓咱們敞開心扉說說話吧。」
「對了,也可以帶上火火阿,要不然,她又要為我們排擠她的事鬧情緒囉。」
想到某位長不大的小姑娘,兩人皆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那等這一次開荒隊回來,就找崔炎一起來開個下午茶會吧!」
夜色暗沉,中途島的夜晚從來沒有任何一顆星辰,有的僅僅是那一抹明亮卻又詭異的藍色月光。石牆背後的幾座高台都點起了火光,明亮的火焰照亮了在黑夜中也無法休息的人們,與石牆外滿地的鮮血與那幾乎能堆成座小山的動物屍體。
從太陽落下、夜幕降臨開始,外圍的野獸們大約是休息足夠,再一次不怕死似地前仆後繼朝著新手村僅有的幾個木頭大門衝來。當時盯哨的吳翔迅趕忙搖起了觀察哨外的一串串鈴鐺作為警示,各個高台上的隊員也迅速地進入備戰狀態。
經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的屠殺,石牆外只能用人間煉獄四個字來形容,又或者該稱之為『獸』間地獄比較合適。與普通的動物相差甚遠,中途島的獸群就好像無法感知道任何危險,前仆後繼地向前赴死。滿地的動物屍塊與血肉看了就讓人反胃,但正在觀察哨的哨兵卻還無法休息,拿著望遠鏡憑藉著點燃的火光盡力搜索著是否還有野獸存活,直到趕盡殺絕為止。
「蔣隊長!十一點鐘方向還剩一隻野獸!」
蔣之恆飛速的轉過身,就著身邊隊員舉起的望遠鏡一看,便看到一隻巨大的、身上披著堅硬鱗片、鹿面虎身的野獸,踩踏著同伴的屍身向前衝刺而來,每踏出一步,腳底下的屍塊便被它踩的稀爛,再度噴出黏稠的深紅液體。
蔣之恆沒有多加猶豫,飛速地從一旁的箭桶中抽出一支竹箭。他迅速將竹箭架上了弓,右腳略為後撤,然後行雲流水地舉弓、拉弓,瞄準那隻異獸,然後,射出!
『咻~』
一抹銀光劃破空氣,在獵物還未反應過來之前,一隻竹箭逕直的刺進了它漆黑的眼瞳內,剎那間從它的眼睛內噴濺出一大鼓鮮紅的液體。
「咿呀呀呀呀呀噢~」野獸痛苦的哀嚎,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尖刺的聲音向是要戳穿所有人的耳膜一般。它痛苦地蜷曲起了身子,在地上開始扭動了起來。
「還沒死,再補一箭。」蔣之恆指揮道,「把透甲箭拿給我。」
身旁的男子從另一個銀灰色的箭桶內抽出了一支箭頭成鋒利的三稜椎型,箭頭與箭身由金屬鑄成一體成型,尾端的羽毛也相較稀少的箭矢,遞到了他的手中。蔣之恆並未多看什麼,再一次乾脆俐落地上箭、舉弓、拉弓、射出,鋒利的箭矢這一次直間穿透了趴伏在地面野獸的頭顱,一箭射出,原先還存有一絲氣息的異獸也再無動靜。
啪啪啪啪啪,一陣拍手聲從身後傳來,「完美射擊,蔣隊長。」
蔣之恆回頭一看,發現吳翔正站在他的身後鼓掌,「你啥時來的?」他問道。
吳翔也不急著回答他的問題,先轉身和身邊其他的隊員笑了笑,並說道,「這一次的獸群已經清理完畢,辛苦各位了。」
「結束了!」隊員們得知了這個消息後都開始歡呼了起來,歡快的氣氛一掃之前的疲累。歡呼聲迅速席捲了一整片區域,一個高台接著另一個高台,在得知結束後眾人都高興地相互擁抱,慶祝又一次的勝利。
「辛苦了,阿翔。」蔣之恆走向前給予吳翔一個擁抱,「所以阿,你打算告訴我你啥時從天空之城那邊溜過來的了嗎?」
「我可是有好好地確認過天空之城的狀況才過來的,蔣老爹。」吳翔聳了聳肩,「我是你在要透甲箭時進來的,就順手拿給你了。倒是你,完全沒發現是我啊。」
「忙著殺鹿呢。」蔣之恆拍了拍吳翔的肩膀,然後從高台上方探出了頭,朝下方的人群喊到「辛苦大家了!走!我請大家喝酒!」
「隊長英明!」
「蔣隊長我要喝最烈的!」
「隊長多少都請嗎?!!」
「吳隊加碼!」
台下的眾人也沒在客氣,紛紛大喊著隊長英明,要吳翔也一起加碼請客。蔣之恆將弓與箭桶收起,拍了拍吳翔的被說道,「走吧,大家也都累了,牆外的殘局明早再來收拾吧,趁現在好好犒勞犒勞大家!」
「蔣老爹你去吧,這牆外的東西放久了也不好,我帶隊員至少先清一些,」吳翔婉拒了邀請,「總不能開荒隊伍辛辛苦苦打完一仗,回來還要踏著這些東西吧。」
「擔心什麼?他們說結束後會留在貓頭鷹村,休息休息再回來,不會回來的這麼早的。人辛辛苦苦的打完,就不用急著趕路回來了。」
「那至少得有人在這邊看著不是嗎?沒事的我還不累,你們去慶功吧。」
蔣之恆皺了皺眉,「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把獸群都解決了還會有啥問題?」忽然他頓了頓,「你…錢不夠…?」
「阿,被發現了。」他也沒特別隱瞞,爽快地說道「我還得留點錢給我自己換張辦公桌呢,舊的那個都長蛀蟲了。真要是去慶功那我錢包還能活嗎?所以阿,這次就拜託老爹你了,我就請假一回吧。」
「哈!懂了!」蔣之恆也是爽快,「那交給你盯哨了!」隨後便帶著隊員們離開前去小酒館慶功了。
上好的酒果然對誰都十分具右吸引力,僅僅不到五分鐘,原先在觀察哨上站滿的人便走得一乾二淨,連原本負責今晚守夜的哨兵也被守護自己錢包的吳隊長趕去慶功,只剩下吳翔一個人靠在窗台吹著風,順帶欣賞著這並不美妙的夜景。
人群散去後的夜晚安靜的彷彿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見,吳翔用右手撐著下巴閉目養神。但在他即將睡著的時候,牆外卻忽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由遠而近的朝新手村奔來。
吳翔心臟嚇到差點一停,他趕緊站起身拿出望遠鏡查看。清除獸群後再有其他野獸出現,這是以往都未曾發生過的事。他舉起望遠鏡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但映入眼簾的並非什麼奇怪的野獸,而是一駕開荒隊伍的馬車朝著村子飛速跑來。駕駛者似乎也看到了他,朝著車內說了什麼。沒多久,馮司安便從馬車的簾子中探出頭來。
村口成堆的動物屍體逼停了馬車,駕駛者迅速的鑽進了簾子,而馮司安卻衝出來踏過成堆的屍體跑到門下朝他喊到,「吳老師!開一下門!」
「崔炎受重傷,聯絡一下磊哥,我們得趕緊處理!」
什麼?!!!

附贈小劇場:
吳翔:「時隔六章,我作為男主角,終於又出場了!」
潼恩:「然後女主就重傷下線了。(笑)」
崔炎:「對此我一定要抗議一下,你們這章是在爭先給我立flag嗎?三人輪番上陣,往我頭上插滿了旗啊!」
溫言:「這是什麼立旗版蘿蔔蹲,吳翔立完蔣隊長立。」
崔炎:「我感覺到了世界深深的惡意…」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原創小說---歸途  第十章 突發狀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