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50

分享

我的感性朋友

外配
我有一些外配朋友,雖然不太喜歡這樣稱呼對方,因為人家嫁來台灣,我認為她就是台灣的一分子,只不過她缺的是那一張中華民國身分證而已。有些外籍朋友未能取的身分證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還在台灣等住滿年限,而是因為在對岸也有一些房產問題,她一旦拿了台灣身分證,在處理相關事務上,會變得比較棘手。
認識徐麗,大概要回到三年多前,那時他們一家人常來運動公園玩,先生坐輪椅行動不太方便,但是有外傭幫忙照顧,所以她的孩子與我家少爺可以在一起玩。她的先生雖然是小中風,拄著拐杖走走還是可以,簡單的語言溝通也沒問題,但大多數時間,也只有坐在輪椅上,靜靜的看著這個世界上快速忙碌的一切...
她在台灣這邊的婆家親人,幾乎都已經斷了來往,她先生能依靠的,也只剩下這一位妻子而已,幸運的是,先生年輕時因為在大陸打拼,有了財產,靠對岸的收租,再轉匯來台灣當生活費。雖是不成問題,開銷仍是相當的龐大,除了台灣的房貸,還有看護費用,孩子的教養費,責任全部都落在這位"外籍妻子"的身上,但她同時也是個堅強的母親,她在台灣是完全沒有親戚的,但是她也有一些要好的外配朋友,嚴格說起來都已經不算是外配,因為她們都已經有台灣身分證了,我覺得,只要有中華民國身分證,就是自己人,不會特別區分人家。
我私下問她,先生的病會好嗎??徐麗告訴我說,她先生是不會好了,有時半夜兩三點爬起來亂翻冰箱,又有的時候講過的事情一直在問,又有的時候把整個房間弄得亂七八糟,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精神衰弱的。
也許是彼此有緣分吧,她家孩子與我家孩子還滿合得來,所以我們常一起出去玩,去過了很多地方,絕對足夠讓我在這裡寫二十篇親子文,三年多來,彼此的孩子留下了許多共同的回憶,其中還發生過外傭落跑事件,害她半年不能找看護,也發生過先生大發雷霆,差一點傷到孩子的事故,這些她獨自一人都扛下來,後來,她終於無法承受夜夜被先生亂搞的噩夢,無奈之下把先生送到了安養院,開始全權專心照顧孩子的生活作息,為了孩子的上學接送,連機車駕照也去考取,天下父母親啊。
終於到了某一天,她跟我說,想要跟先生辦離婚。
我有點吃驚,卻也不是太驚訝。順勢問她,為什麼呢?
她說,只要她沒有辦離婚,她永遠都是背負著某人太太這個頭銜,這個責任對她來說,壓力太大了,但是離婚之後,他們還會是一家人,孩子也會永遠跟著她,但她覺得這樣,可以自由的去做更多事情......
我不免產生更多想法,是想找第二春呢?還是要回到對岸去發展??
她說都不是,她會繼續留在台灣,但還是用中國籍的身分,繼續照顧她的先生,剩下的只需要先生同意而已,她會繼續跟他溝通的。
望著廣場上奔跑嬉鬧的孩子們,我不免有些傷感起來,她先生才年過半百,就遇上中風,下半輩子還有很長時間要過,孩子又才剛上小學,現在妻子又要跟他結束夫妻關係,c'est la vie?
以我對徐麗的了解,她絕非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但她卻是個會想很多,又有點多愁善感的女人,從她先生中風之後這幾年來,想必在夜裡獨自留下的眼淚應該也是不少...
她告訴我,想要多學一點才能,好在台灣繼續發展,然而在台灣的職場上,還是存在一些就業歧視,看到你的身分是外籍,就說不用再聯絡了,然後能從事的工作,也多是餐飲與打掃工作為主,她希望能學一些類似美容美甲的技能,工作上比較彈性,但是在時間上為了照顧孩子,她又走不開。
我所能動用的人力資源,能幫助她的也很有限的,有的時候她說,能這樣在公園跟我說說心事就很開心了,因為平常根本沒人能聽她講這些。我說好啊,只要我有時間,我就專心聽的,妳知道我記性很好,不是聽聽而已。
祝福她在台灣能夠好好安身下來,她可以的,我這麼相信著。
外配

外配
#外配 
分類:心靈

safe in the arms of love

評論
上一篇
  • 玫瑰花與愛情
  • 下一篇
  • 走,一起去看小王子特展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