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書-反脆弱-CH4

第四冊 可選擇性、技術與反脆弱的智慧
  • 《神學大全》:「除非為了某個目的,否則代理人不會有所行動。」也就是代理人理當知道他們要往哪裡去……知識上喜歡這種目的論點,但實際行動當然不是
  • 植根於「除非為了某個目的,否則代理人不會有所行動。」這句話的整個思想傳承,正是最無所不在的人類錯誤所在之處,更因為兩個世紀以上的無條件科學理解之錯覺而變本加厲。這個錯誤也是脆弱性最高的一個。
美國的首要資產
  • 由於「可選擇性」,事物才能運作和成長。
  • 美國正式教育(大學教育)水準低落,但「新東西」常從美國出現,並被其他地方模仿。這現在不能歸功於大學,因為「大學得到的讚美,顯然遠多於它們的成就所應得到的。」
  • 就像英國工革,美國資產就是在「冒險和運用可選擇性」方面具有驚人的能力,能以理性的形式嘗試和犯下錯誤,不必因為失敗、從頭再來、再次失敗而感到羞愧。
12-泰勒斯的甜葡萄
上檔利益對下檔損失的不對稱性。
↑利多於敝的行動
反脆弱性=得多於失=上檔利益大於下檔損失=有利的不對稱性=喜歡波動性
(中間沒得空記)
14-當兩件事不是「同一回事」
  • 它們(阿布達比)的財富來自石油,不是來自某種職業知識技能, 所以我肯定它們的教育支出完全不會有成果,只是在進行一場很大的資源移轉
談論何者為是?A-教育→財富與經濟成長;或,B-財富與經濟成長→教育
如果富國的教育程度很高,便立即推斷教育使得一個國家富有,連探討都不去探討。這裡也牽扯到副現象(推論的錯誤有一點來自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教育被認為是「好事」;我不懂人們為什麼不將一國的財富和墮落等「壞事」做副現象聯想,並且推斷墮落或者高自殺率等和財富有關的其他弊病也產生了財富)
  • 請注意胖子東尼說的要點:「科威特和石油不是同一回事。」
混為一談
現在,某樓東西和某樣東西的函數之間的不對稱性愈高,兩者之間的差異愈大。它們最後可能彼此毫無關係。
  • 研究得愈多,初階但根本的西就會變得比較不明顯。另一方面,活動會將事物抽絲剝繭,剩下最簡單的可能模型。
  • 在經濟學家艾里爾魯賓斯坦(Ariel Rubinstein)看來,經學就像一則寓言---寓言作家的工作,是刺激想法、或許間接鼓舞實務,但當然不會指揮或決定實務。理論應該獨立於實務之外,反之亦然---而且我們不應該把學術界的經濟學家調離校園,要他們坐上做決定的位置。經濟學不是科學,不應該對政策提出建言。
  • 有些時候,即使經濟理論有它的道理,卻無法用由上而下的方式,拿某個模型去應用,所以我們需要有機的自我推進試誤法,將我們帶到那裡
普羅米修斯與伊皮米修斯
  • 普羅米修斯是「先見者」,擁有「可選擇性」;伊皮米修斯是「後見者」,擁有「敘事」。
  • 第四冊到為止,我們見到可選擇性以見機而作的方式,作替代性的做事方式,擁有很大的力量,因為從大利益(上檔利益)與溫和的傷害(下檔損失)這種不對稱性,得到很大的優勢。這是調適不確定性,不必了解未來,用理性工作的方式---而且是唯一的方式。依敘事則恰女相反,因為這是被不確定性調適,而且說來諷刺,會往後倒退的做法。你不能天真地將過去投射到未來。
  • 約吉.貝拉說「理論上,理論和實務沒有差別,;實務上卻有差別。」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論點是,知識和脆弱性有關,而且所灌輸的方法,和修補產生衝突。到目前為止,我們見到權表達了反脆弱性。
  • 目的論和可選擇性的差異:敘事知識v.s.反脆弱性(可選擇性驅動的修補、試誤法)
  • 「修補和試誤法就缺乏敘事,它們只是不過度依賴敘事,以証明自己是正確的,敘事不屬於認識論的範疇。」…宗教經常利用類的方法,協助大人避免陷入麻煩或背負債務。但是知分子傾向於相信他們自己的鬼扯。
  • 我們針對風險來探討這一點。當你顯得脆弱,你需要知道的事情,會遠多於當你具有反脆弱性時。當你自認為懂得比自己認為的要多,你(面對錯誤)便顯得脆弱。
  • 過度信心會使人依賴預測,而預測會使人去借錢,然後露出槓桿的脆弱性。…經濟學或財務學博士導致人們建立起脆弱性高很多的投資組合。
p.s.認識論與知識論:目前知識論認識論之間的關係存在爭議,有人認為它們是同一個概念,也有人認為它們其實是存在一些密切聯繫的兩個不同概念。
  • 知識論:探討知識的本質、起源和範圍的一個哲學分支
  • 認識論:研究關於知識的來源、發展過程、認識方法,以及知識與實踐的關係的學說
15-輸家寫的歷史
  • 實務工作者不寫東西;他們只顧放手去做,鳥兒果然會飛,而教牠們飛的人,正是寫故事的人。所後我們很容易判斷,歷史其實是輸家寫的,因為他們有時間,學術地位也受到保障。
証據凝視著我們
  • 不,我們並不是將理論化為實務。我們是從實務創造出理論。這就是我們的看法,而且很容易從它(以及從類似的故事)推論出混為一談的情形已經普遍化。理論其實是實務對策的產物,卻不能反過來說。
  • 讀到這裡,忽然很想信紫微斗數的精神為真。命盤和其理論其實是不斷調整才定下來的結果,而目前仍然要不斷去印証和修正,透過實踐繼續延續紫微斗數。
  • 維特魯威在歐幾里得的元素之書之後約三百年寫的手冊建築十書,是建築師的聖經。書內少有形式幾何,而且當然沒有提到歐幾里得,因為它主要是用試探啟發法,也就是大師指導學徒的那種知識。文藝復興時期之前,數學只用在心理謎題上。
像烹飪嗎?
  • 烹飪,似乎是依賴可選擇性的絕佳事情。…而我們可以觀察到先人的試探啟發法在運作:一代又一代的集體修補,導致食譜不斷進化。這些食譜植入文化之中。烹飪學校完全是採用見習制。
  • 但純物理學卻是反向的。相對論也是。玻色子就是從理論推導而找到的一種粒子。海王星也是用少量的外部資料找到(過程中應該叫「推導出」的結果。這些通常,發生在「線性」的地方,比如物理學,這些地方的誤差來自平常世界,不是來自極端世界。
  • 現代醫學也是見習模式。只依賴一些理論科學,使它看起來完全是科學。科學來了又走,技術卻一直保持穩定。
  • 第四冊的體幹是目的論和方向感。這樣的內容雖然大致上質疑形式學術,但這些內容十分堅定地反偽科學,並且超新科學。許多人所說的科學,其實是高度的非科學。科學是一種反冤大頭問題。
接下來我們看到往前的箭頭,卻沒有指向任何點,雖然這一路走來,科學有某些用途,因為電腦技術的大部分層面都有賴於科學;沒有指向任何點,表示學術科學沒有設定寫的方向,而是在不透明的環境中,受役於機會性的發現。
  • 漢學家伊懋可(Mark Elvin)描述了中國的問題:原因在於中國沒有擁有、或者應該說不再擁有他所說的「歐洲人對修補和改善的狂熱」。他們有各種手段可以發展紡紗機,但「沒有人嘗試」。這是知識妨礙可選擇性的例子。他們或許需要像賈伯斯這樣的人,有幸沒受過大學教育,卻有積極進取的正確性格→將各種要素帶到它們的自然結局。
工業革命
  • 工業革命:十九二十世紀初的技術知識和創新來源,其一是業餘愛好著,其二是英國教區牧師,兩種的關係是一種槓鈴。……工業革命來自技術人員建立起技術,或者來自他所說的業餘愛好的科學。……可是大學兩千年的時間內,沒人對理論感興趣。因此實務和重新發現是人們對希羅的藍圖感興趣的原因。而不是反過來說。
  • 艾傑頓做了研究,質學術科學和經濟繁榮之間的關係,以及人們過去相信「線性模型」(也就是學術科學是技術來源)的觀念。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人不是冤大頭;我們今天認為他們那時相信線性模型,但是他們並沒有相信。事實上,那時候的學者大都是教師,不是研究工作者,直到進入二十世紀後很久還是這樣。
政府應該把錢花在非目的論的修補上,不是做研究。
  • 科學社會學家史提夫.夏平(Steve Sharpin)在加州觀察創業投資家指出,投資人傾向於支持創業家,而不是支持創業點子。他們做的決定,主要是根劇人的意見,再以「你認識誰」和「誰說了什麼」加以強化。拿創業投資家的術語來說,你賭的是騎師,而不是馬匹。為什麼?因為創新會漂移,一個人需要漫遊者那樣的能力,去捕捉在眼前出現的機會,而不是卡死在官僚模子中。夏平表示,重要的創業投資決定,是在沒有真正營業計畫的情形下做成的。所以如果有任何「分析」的話,一定屬於候補、証實的性質
  • 由於贏家會有幾手無上限的極高報償,所以正確的方法是採用某種盲目注資法。這表示正確的政策是所謂的「1/n」,將資金盡可分散在許多嘗試上:甘果你面對對n個選擇權,那就等量投資它們全部。每次嘗試的金額少,但是嘗試的次數多,而且比你所要的更為寬廣。為什麼?因為在極端世界中,投入少量的金錢在某種東西上,比完全錯過它重要。一位創業投資家告訴我:「由於報償很大,所以你經不起不投資於每一樣東西。」
  • 曼德伯和作者於2005年用「1/n」來揭穿以簡單數學為基礎的最適化投資組合和現代財務理論的真相:在極端世界的效應下,我們主張採取非常寬的分散投資法,等量小額分配,而不是如同現代財務理論所主張的那樣。
醫療案例
  • 但是始終有件有趣的事,那就是當某個結果起初是由學術研究者發現,他可能對那個結果置之不理,因為那不是他想發現的---學者有自己的腳本要遵循。因此,以選擇權的術語,儘管那個選擇權有其價值,他並沒有覆行,而這有違理性(不管你如何定義理性),就像某個貪心的人,沒有撿起他在花園中發現的一大筆錢。麥耶斯也提到教鳥怎麼飛的效應,因為不管發現什麼事,都能在事後以敘事的方式,歸功於某個學術研究,而使我們產生錯覺。
  • 藥物的問題:開發的藥物(尤其是為了某種目的設計開發的藥物,作者稱作設計師藥)與其他市場上藥物的交互作用,使得可開發上市的藥物應該會減少才對。這現象是經濟學家約翰凱說的不明(Obliquity)
瑞德利的反目的論論點
  • 針的比喻:中牛紀阿拉伯語懷疑論哲學家阿爾加若爾曾經嘗試破除阿維羅伊的目的論和他的理性主義,用針提出一個有名的比喻(可是現在被誤認為是亞當史密提出的。針並沒有單一的製造者,而是有二十五個參與;這些人全在沒有中央計畫指導的情形下協同工作---這種協作是由一支看不見的手引導,因為沒有一個人知道如何獨自生產針。
  • 如果讀者不懂為什麼信仰主義在認識論上相當於對人類知識的純粹懷疑,以及接納事物的隱藏邏輯,那麼請用大自然、命運、無形、不透明、難見取代上帝,你差不多會得到相同的結果。事物的邏輯是在我們之外(握在上帝或大自然或自發性力量手中);而由於沒人能和上帝直接溝通,因此即使在德州,上帝和不透明幾乎沒有兩樣。沒有一個人理解這個一般程序,而這正是要點所在。
  • 人和動物的差別在於協作、從事商務、形成觀念、表達、交配的能力。協作的上檔利益非常大,數學上稱之為超加性函數,也就是一加一大於二,而一加一加一則遠大於三。這是具有極高利益的純非線性---我們會談到它如何從點金石受益的細節。非常重要的一點是,這正是主張不可預測和「黑天鵝」效應的依據:由於你無法預測協作,也不能指引它們,所以你無法看到世界往哪裡走。你能做的事,只是創造一個環境,以促進這些協作,並且奠定繁榮的基礎。還有,你無法將創新集權化,因為我們在俄羅斯試驗過這件事。
  • 我們可以看到宗教在這裡發揮影響力,降低了我們對容易犯錯的人類理論和代理的依賴---就這個意義來說,那隻看不見的手是上帝。人們很難從歷史去了解懷疑論主要是懷疑專家知識,不是懷疑上帝等抽象的實體,而且所有偉大的懷疑論者,大都信仰宗教,或者至少親宗教(也就是贊成其他人信仰宗教)。
企業目的論
  • 否定關於「策略規劃」:規劃使得企業看不到選擇權,而且陷在不知見機 而作的行動之中。……管理上乎每一個理論,在接受實證測試時,都被揭露為偽科學---而且和大部分經濟理論一樣,活在和證據平行的世界中。
企業漂移
  1. Coca-Cola:藥品→飲料
  2. Tiffany:文具店→時尚珠寶
  3. Raytheon(雷神):電冰箱製造商→飛彈導引系統
  4. Nokia:造紙廠→橡膠鞋→行動電話
  5. DuPont:炸藥→鐵氟龍不沾鍋平底鍋
  6. Oneida Silversmiths:社區宗教崇拜狂熱→銀器
失敗七資,加減兩次
  • 一些準則
  1. 尋找可選擇性;事實上,是根據可選擇性排列事物
  2. 最好是有開放式的報償,不是封閉式的報償
  3. 不要投資於營運計畫,而是投資於人,所以要找有能力更換六或七次事業生涯的人
  4. 確保你擁有槓鈴,不管這在你的業務中代表什麼意思
16混亂中的秩序
  • 由於他們的聰明,所以看不到一些東西。這樣的觀念,跟著我很長一段時間,就像我在交易室中工作時,大部分時間是在等待某些事情發生,而這樣的情況,很像坐在酒吧裡的人,或者「四處晃蕩」的黑道。
  • 事實上,學校有選擇偏差,因為它偏愛在這種環境中度比較快的人,而且和任何競爭一樣,犧牲了學校之外的表現。…而在戲局(組織化程度極高)的結構之外,他門的領域並不存在
  • 我用的招數是對某本書感到厭煩,而不是對讀書這個行為感到厭煩。這麼一來,我吸收的書本內容,可以成長得比其他方法要快。而且,我可說不費吹灰之力,就在書中找到黃金,就像理性但沒有方向的試誤法研究兩。它真的像是選擇權、試誤法,不卡在某個地方動彈不得,必要的時候一分為二,但保持廣大的自由和伺機而動的感覺。試誤就是自由
  • 「不要被當」。這就是槓鈴---學業只要求安全過關,我可以讀自己想要讀的任何東西,不必對學校抱持任何期望。
  • 這個世界上有像非書呆子應用數學的那種東西:先找到問題,然後摸索適合用於解決它的數學,而不是在一片真空中,經由定理和人造的例子去學習,然後改變現實,使它看起來像那些例子。
  • 別人知道的大部分事情,都不值得知道。」
  • 直到今天,我仍然有個本能,認為寶藏---也就是一個人的專業所需要的種種---必然落在一大團事之外,所以要盡可能遠離中心。但是在選擇讀些什麼的時候,跟著自己的方向走,是很重要的:在學校中,別人要我念的,我已經忘記;我自己決定去的,卻還記得。
17胖子東尼和蘇格拉底辯論
  • Euthyphro Dilemma
  • 如果它們無法讓他定義某樣東西是什麼,至少它們能讓他確定一樣東西不是什麼。
  • 「有些事情我不能理解,不一定表示我無知」---尼采
誤將不能理解當作愚蠢
  • 尼采質疑的,正是知識的善
  • 太陽神與酒神:尼采《悲劇的誕生》裡,尼采看到太陽神精神和酒神精神這兩股力量。其一是慎重的、平衡的、理性的、充滿推理和自制;另一是黑暗的、本能的、狂野的、奔放不羈、難以理解、從我們的內心深層出發。古希臘文化代表兩者的均衡,直到蘇格拉底對歐里療得斯產生影響,給了太陽神精神比較大的分量,而破壞酒神精神,導致理性主義過度興起。
  • 知識---或者任何東西---的成長不能在沒有酒神的情況下往前推進。
  • 塞內加也提到太陽神和酒神:談到上帝的時候,塞內加給了祂三種示現:(1)利柏爾.佩特(Liber Pater),也就是喧鬧的力量,也就是尼采說的酒神,帶給我們繁殖力,讓生命能夠延續。(2)第二是海克力斯,具體展現了力量。(3)墨丘利(Mercury),代表工藝、科學和理性,似乎是尼采說的太陽神。
冤大頭和非冤大頭的差別
  • 事情對胖子東尼而言,總是比較簡單。就像我們看到的塞內加的觀念和泰勤斯的賭注,真實的生活中暴露在風險中的程度比知識重要;決策的影響替代了邏輯。教科書的「知識」漏掉了一個維度,也就是隱形的利益不對稱---就像平均數的概念那樣。人類的知識史大致上遺漏了我們需要將重心放在你的行動所得到的報償上,而不是研究世界的結構(或者了解「真」和「假」)。這是非常可怕的遺漏。報償,也正發生在你身上的事(利益或傷害),總是最重要事;事件本身不是最重要的
脆弱性,不是機率
  • 我們會在旅客搭機之前檢查他們是否攜帶武器。我們相信他們是恐怖分子嗎:真或假?假,因為他們不可能是恐怖分子(機率很低)。但我們還是會檢查,因為我們面對恐怖行動顯得脆弱。這裡面有不對稱性
  • 你所做的決定主要是根據脆弱性,不是機率。或者再說一遍,你主要是根據脆弱性做決定,不是那麼在意真或假
  • 科學家有個稱作信賴水準的東西;一個結果取得95%的信賴水準,意思是說那個結果是錯的機率不會高於5%。這個觀念當然不適用,因為它忽視了影喀的大小,而這當然使得有極端事件的事情變得十分糟糕。如果我告訴你,某個結果有95%的信賴水準為真,你會相當滿意 但如果我告訴你,飛機安全的信賴水準是95%呢?連99%的信賴水準也不會令你滿意,因為1%的墜機機率令人很緊張。因此 再說一次,機率(因此真或假也是)在真實世界中行不通;重要的是報償
第四冊結論
  • 本節的結論認為:放手去做,比你可能相信的要聰明---而且更有理性。我在這裡所做的,只是利用可選擇性簡單的數學特性等東西,揭穿教鳥怎麼飛副現象和「線性模型」的真面目。這並不需要知識或智慧,只要在選擇時有理性就行了。
  • 請注意並沒有經驗據,支持以目前的形式推銷的有組織研,能夠帶來大學所承諾的偉事情那種說法。而且蘇聯-哈佛觀念的促銷者並沒有用可選擇性或二階效應---他們的說法中缺乏可選擇性,正好否定他們所抱挫的目的論科學所扮演角色的看法。他們需要改寫科技史。
分類:理財

各種筆記,還有呻吟。

評論
上一篇
  • gooaye-NOTE-EP.101
  • 下一篇
  • RVT-1100206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