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觀後喃喃之劇<以家人之名>

「哥哥 」一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但,李海潮先生,讓無血緣的枷鎖超越了戶口名簿上的代名詞......
人心深處存著戶口名簿,裡頭有誰自知肚明,那是法律上無法解釋的親屬族譜; 彼此付出不需要期待報酬率,投資報酬只能本身心證,止損點也不需要他人的眼光而停損,自己的存在與否更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有血緣關係或許是家人,同一個姓氏卻不一定是家人,就如劇中提到 「如果仗著是家人,就隨意怠慢,那再堅韌的感情也會變得脆弱,就像是風箏一樣,你把它放出去了,不管不顧的任由它在外面風吹日曬雨淋,總有一天它的線都會斷掉! 」
就在凌霄母親決心要離開時,小尖尖問了一句:「阿姨,妳是不是不要凌霄了?」「那妳不要就給我了,我正缺一個哥哥! 」當著小凌霄的面,凌霄母親回了小尖尖說:「那就給妳吧!」小尖尖開心的說: 「太好了,我要有哥哥了,我終於有哥哥了。」凌霄母親的離開,加深小凌霄的難熬,相對小尖尖的歡天喜地...
就在小子秋母親前往異地工作時,小子秋邊跑邊大喊:「媽媽,早點來接我,媽~媽~,妳要早點回來接我。 」李爸意外的探訪子秋外婆家,捨不得把小子秋留在那邊受苦,卻沒有正當理由帶走他,這時,尖尖對李爸說了一句話: 「可是,您都買床了啦!! 」言下之意,提醒李海潮有何不可選擇自己覺得有意思的活法?!
尖尖說:「人生就是沒意思,所以才要往有意思活。人生就是你越思考就越無法理解的東西。」於是,她選擇了有意思的活法,即使會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會嘲諷她,她還是會理智氣壯的介紹他們是“異父異母”的哥哥與小哥,以及是我李尖尖一輩子的哥哥與小哥。
李爸酒後吐真言說: 「我本來覺得老天對我特別好,給了我這麼好的孩子,我特珍惜啊!我從這麼小點餵大了,我捧在手心上,我不捨得打,我不捨得罵,可是有些人他非得提醒我,說我不是親爹,我不是親人,那他們親人在哪裏?在哪裏?.....人家凌霄外婆打他罵他,他見到親媽都失眠,睡不著覺,一夜一夜的失眠,我看著都心疼,誰管呢?你們有誰看得見呢?我們家子秋,誰都能說他兩句,說他要孝順,......我們家子秋就怎麼不孝順了?......你還當著面你打他,你那是在打我呢! 」
五年的空白,十年的陪伴,九年的錯過,就算彼此迷失了方向,也依然回得到當初的原點,因為,愛與陪伴才是更深的羈絆。
因為,礙與離棄才是更剋的牽絆。凌霄母親仗著是母子,想用事後的九年彌補過去十年的缺席,而凌霄問說:「他們疼我,妳為什麼不疼我? 」那一句話沈重地告訴凌霄母親,她早已親手剪斷了手上的風箏線,看似可有可無的十年陪伴,卻深深地扎根在凌霄的心底深處了...
哥哥與小哥同時被血緣仗著是家人,硬深深地拉開了九年,這九年讓李尖尖體悟到了所謂 「分離是常態」,即使沒有住在一起當家人,還是想要放在心裡默默呵護,因為是哥哥與小哥。
尖尖:「我珍愛的人,我遠遠的看過一眼,他在遠方,還在光芒的中央,那麼耀眼那麼完整,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被打碎過,我更不知道,他在深夜裡,是怎樣的痛過,又是怎樣將自己一片片的找回來,拼成完整耀眼的日子,現在我走近了,終於看到了他,滿身的裂痕。 」
凌霄:「跟妳在一起是我的本能,是自救,如果妳不抓住我的話,我會沉下去...  」「你要是結婚了,我就等著你,等著你離婚,或者,幫你照顧孩子之類的,要是你不離婚的話,我就一輩子做你哥哥。」
子秋:「我這輩子就守著這個家,一輩子照顧李尖尖。 」 「真正的家人,每一口熱飯,每一次拌嘴,每一天陪伴都能給他底氣。 」
哥哥選擇當牙醫是因為李尖尖,小哥選擇當甜點師是因為李尖尖,兩人多麼努力的回到原本的軌道上,抓著彼此唯一的浮木且繼續航行著,最終目的是要一起到達有李尖尖的星球上...
願共患難,珍惜陪伴,一起吃一鍋子的飯,才能以 「家人 」之名。
#愛  #陪伴  #家人  #親子 
分類:影劇

隨興探路,帶自由之翼結異客!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