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和解,我期望能2021.02.07

事情也快過了一年半了。
歷經長時間的自我否定、自我厭惡,
時至今日事件過程依舊會不斷輪播。

我一直不懂為何事發當下,
我無法做出任何「正常」的反應?
無法正常的回應、無法為自己辯駁、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更多的是類似記憶斷片那樣的一片空白,
無法回想起中間發生的過程、被質疑的問句,
縱使現在也無法完全回憶起那時的光景,
很多片段只留存著一片模糊的光影。

很偶爾的時候,會很敏銳的察覺週遭人的想法,縱使別人根本什麼也沒說。

只記得當時的感覺
是周圍的人們都散發出
「你趕快承認啊!」、「你為什麼不承認?」、「你明明就有做!」
或者是
「你到底在做什麼?」、「你居然是這樣的人!」、「看錯你了。」
而我
就沉浸在深深的無力與挫敗之中
無法說出口、無法張開手......

我對不起我自己。


非常明顯的感受到
左邊的耳朵更惡化了。
非常敏銳的察覺到
翻騰的情緒更洶湧了。
無論再忙再累,
躺下之後還是面對著這一切不斷上演。
就像是凌遲但不處死,
無法放過自己。
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能若無其事繼續生活,
好像沒有變化、沒有影響,
也沒有什麼人發現我的不同。

為了這一點而沾沾自喜也感到無奈可悲。

活得不好,
但也不能算活得不好。
因為常態就是普通,
那就是活得普通。
不知道如何能好,
只能任他淤積淤塞。

就算有直面淤泥的勇氣,又能夠做些什麼?
徒勞
黯然神傷
#自我否定  #自我懷疑  #惡意 
分類:心靈

左耳已判定死亡,請勿在左邊說話。每首歌都賦予一段故事,每篇故事都存在一首歌。我的經歷,每一段都伴隨一首歌曲,音樂響起,過往就隨之而來,當時的苦澀、迷離、欣喜、徬徨,挑起捲簾、勾勒輪廓、描繪眉睫、點亮心火、推敲門戶、席捲浪潮,一再重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慈禧》觀後感-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