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沒錯過那麼好的天氣不打球

2/5(五)
  九點去中壢市區看醫生,掛號後,她說十一點再來。吃了附近的早餐店(奶茶、日式蛋餅),磨磨蹭蹭,十點多就又回診所等。讀〈安妮日記〉,只二十幾頁就沒心情看了。
  十一點半看到診,說是神經的問題,小毛病,別運動就行。醫生很溫柔,說的話多又快,五分鐘就出來了。

「肌肉緊張症……肌炎、末梢性神經障礙、解熱鎮痛」

  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做什麼都力不從心。中午,我騎腳踏車回學校,在圖書館看了報紙、獵人漫畫的四、五集。
  兩點,借了〈優秀的綿羊〉後回家。
  把蛋煮了,溏心蛋,應該要好吃的,我卻吃不出來(感覺肚子怪怪的、腦袋昏昏沉沉)。擦了玻璃、洗了浴室的地板,浴廁清潔劑沒什麼效果。
  連YouTube也顯得無趣,更遑論那麼多指考的書,根本沒有心思讀(不過寫了一點英文題目)。
  四點出門吃晚餐,三媽的火鍋。
  五點回家。家裡沒水,沒得吃藥。於是七點多又出門一趟,為了裝水,順便去學校丟回收。
  其實一直很想去打球,可是我肚子又不舒服,「去球場在旁邊練球」肯定會心癢的。越用核心越痛,大口呼吸也痛、咳嗽痛、打嗝痛,睡覺翻身也痛。
  我穿著球衣球褲,卻不能去打球,很煎熬、也很無聊。
  回家看了點民國初年史的影片(辛亥、五四)、馬克思的影片、慕尼黑慘案……。覺得什麼事都無聊起來。

2/6(六)
  睡到了十點。
  出門,繞到男柏德吃早餐(雞腿吐司、鮮奶茶)。
  因為肚子還在痛,於是又是沒打球的一天。很不習慣,以前只要有空、人在中原,從來沒有錯過那麼好的天氣不打球。
  邊吃早餐,邊看〈優秀的綿羊〉。一開始寫得不錯,後面有些觀念我不是太認可——淪為抱怨了。他說「不讀頂尖名校也能有好的教育」,我還是覺得有差,雖然我也沒有讀過頂尖的大學,也是念過不錯的高中的。
  差在:一、同儕的企圖心(學習知識的渴望低落,翹課、滑手機);二、老師的企圖心(認為學生也只是來混學分的,心灰意冷了);三、教育(學習)的目的。
  〈優秀的綿羊〉所說的,學生為了爭名逐利、過度地競爭(像是課外活動參加了七、八項;海外志工、競賽成績),而忽略了人生的學習(這包括文學、藝術、哲學思考)。這的確值得我們深思……然而非頂尖學校的學生,不讀書,又是在思考這些嗎?顯然不是的。大多數人滿足於享樂、歡快,這點我也不能例外。真正重要的東西都是需要慢慢累積的。

  昨天,我看了一部談馬克斯的影片
  我認為馬克思說的東西非常好,是一個偉大的、甚至是天真的理想。
  「人應該找到在工作中的快樂感、貢獻感;而資本主義則像是工廠,抹去了人與人相異之處。這些『工人』隨時可以被取代,我們也變得戰戰兢兢,深怕哪天『被拋棄』。」
  「資本家越富、窮人越窮,資本家『偷走了』勞工的貢獻。」
  「失去工作不該說unemployment(失業),而是freedom(自由)。被工作綁架了,我們為何要工作?」
  「資本主義使得人與人的交往複雜起來,為了錢和一個人交往、為了錢從事工作、為了錢、為了錢……。」
  「一個人不工作是有罪的、是無用的,我們從未真正享受過休閒(在機器能夠取代大部分勞力的世界,創造了更多「工作」)」
  馬克思的出發點是好的,社會主義派的。我們對於中共的厭惡是出自於什麼呢?出自於對極權的反感嗎?
  有可能實施共產主義而不極權嗎?我們對於極權的厭惡,是不是也是某種意識形態所灌輸的呢?

  扯遠了。提到這個,是覺得〈優秀的綿羊〉談的事情,就是資本主義的學生版——我們變成了一個模子的綿羊。

  十二點多,去中壢圖書館的閱覽室,沒去過,想看看。有點遠了,設備老實說也不怎麼樣,還是在家讀書就好了。
  讀了更多的〈優秀的綿羊〉,然後睡了一陣子(在圖書館睡覺真的很舒服,比在家裡睡舒服,很安靜)。接著讀了一點歷史、一點地理,跳著讀的,讀蘇聯時期、寫地理指考題(才寫了十五題,大概錯了一半,都還給老師了……邱念圈?中地理論?好陌生)。
  四點離開,走到忠義路家樂福旁的ubike站,騎回學校(直接走回學校還比較快)。

吃水餃,菠菜普通,水餃好吃

很放肆地又買了飲料(茶學苑,烏龍奶茶加珍珠 $55),到目前還沒有喝過比夏湘好喝的(而且還比較便宜)

  這麼早回家,就為了看台產比賽,贏了!打得很精采,兩邊都負傷。希米的拚命救球,令人熱血沸騰。(1:51:32 到場的另一邊救球)明天也要繼續這個氣勢呀!
  接著的長力對Mizuno,很傳奇的一局。第三局主審都判長力輸了,挑戰回來、讓二追三反超。(1:30:00 第三局爭議性的挑戰)
  副審抓長力的越中線犯規,經過鷹眼回放,是沒有犯規的(整隻腳越過才算犯規)。於是主審判這球公正,長力隊長nono、莊教練很生氣地向主審抗議(這球長力已經攔到了,美津濃也無力救球——雖然在球落地前響哨了),氣氛很尷尬,主審甚至判了教練黃牌。
  如果是我會怎麼辦?非常有可能因為輿論而改判……主審給出黃牌,我認為是正確的決定,判公正也是。
  因為是副審吹的哨,的確是個誤判。如果判給長力得分,美津濃也會反映「受哨音影響」。公正球是最權衡的決定。也幸好長力頂得住壓力,甚至越打越好,最終獲勝。如果因此輸球的話,肯定會怪主審的……。

  我邊看比賽,邊寫數學(綜合除法、算幾不等式),兩邊都顧不來,球沒認真看,題目也亂寫一通(沒在動腦)。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四分五裂的,越讀越背道而馳
  • 下一篇
  • 賴床,由於沒有起床的理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