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討論】宿營夜教(中)

續:【討論】宿營夜教(上)
夜教 宿營

Photo by Jp Valery on Unsplash

實際經驗(小故事)
轉過身,有一個人(鬼?)從旁邊隔絕燈光的黑幕裡爬出來,抓了一下旁邊女生的腳,他立刻尖叫抓住我的手。
然後我也叫了一聲,真的被嚇到。
後來帶隊學長(穿的像守夜人,以下就稱守夜人)帶我們走到黑幕後面,地上滿是碎紙屑,這一關的鬼挑釁又悲傷的說,
「把我家人殺掉的人的名字就在這些字卡裡,嗚嗚嗚。」
大家立馬趴在地上找,我是最後一個蹲下去的,因為我在思考為什麼大家要這麼聽話,到底在找什麼,有什麼意義,但是因為又被吼了一次又嚇到了所以才醒過來(?
慌慌張張中一個男生找到了交給那個鬼,
「不是!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啊啊啊啊啊!」鬼又開始撕心裂肺的吼,「快滾!」
我感覺他們就真的把我們當仇人,但更多的是那個氣氛營造出來的恐懼,讓大家屈服在社交跟莫名的淫威壓力之下。
「趕快出去了!」守夜人催促著。
我實在矇,完全不懂激怒他什麼了,莫名其妙就被趕出去,這時候恐懼已經升級。我是一個很會腦補的人,所以反而會怕這種抽象的恐懼。
總共有幾個點我已經記不清了。出去後我們往黑暗走去,從後面看起來就像被吞噬一般。每一關都要在黑暗中摸索找東西,然後都會被嚇,所以大家都很ㄘㄨㄚˋ,不知道是怕鬼還是怕被嚇還是怕那種未知而築起的防禦機制,然後就自己嚇自己。
不得不說學長姐演得很好,或者是當時我真的很容易被嚇到(尚未被鬼片磨練過),所以我怕得要死,但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沒有一個具體的東西讓我害怕,都是自己腦補的。
走到經典地點—廁所,旁邊有一個掃具間,因為守夜人往那邊看了一下,我們也轉頭,結果突然有個人趴到門的半透明玻璃上,「哇!!!」一聲,全部人往後退到牆邊。
隔壁就是廁所,守夜人催促我們趕快進去,突然有個學姊從一間廁所跳出來,所有人嚇一跳,全部堵在門口。
「你們可以幫我找我的眼珠嗎?」我雖然知道這是演的,但當下真的沒辦法思考那麼多,而且黑暗讓人看不清又更恐懼了,我就下意識開始找廁所燈(笑死)。
但是被阻止了,守夜人一直催我們趕快去找,我們就把廁所翻遍然後在一個垃圾桶裡找到彈珠交給學姊,總算可以走了。
後來又到另一個廁所,裡面有三個學姊,這真的是最可怕的一關,不是因為演得好,而是因為我腦補的最厲害。
「你們終於來啦!」一個學姊笑著說。
「找到了嗎?」
「找到我的——了嗎?」她開始隨便吼吼。
然後我們就開始在廁所內找東西,但我不知道要找什麼。
這時候這個學姊走到鏡子前,貼著鏡子開始笑,「我漂亮嗎?」
幹,這裡我真的嚇死,整個無法思考,
「你們說,我漂亮嗎?呵呵呵呵呵」她轉向我們,臉直接貼上來。
笑一笑她直接哭出來,我又傻眼站在那,同組的同學直接過去抱著她,我心裡想著,你也太配合了吧。但我也是很配合的害怕著,這裡的磁場很不對。
直至今日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這麼害怕,我唯一的答案是未知:不知道會不會被嚇,即便知道也無法做好心理準備因為看不到,不知道會在哪出現,氣氛營造,最強的可能就是我的腦補功力。
我整路都躲在後面,我就孬,而且很不舒服(不知道怎麼講,就是磁場不對的感覺),所以到最後一個點的時候我就被找碴了。那是一個半開放的平台,在路燈的光線下營造出一種古堡延伸至外面的平台的氛圍。通常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個大背光讓你看不清臉的角色。
我們看到一個黑影(黑衣人)在路燈光下演戲,我看到他臉上不知道是紅油漆還是番茄醬的妝,
「你們找到了嗎?」
大家面面相覷,到底欠你什麼了(笑死)。
「你們找到殺我的人是誰了嗎!!!」開始無意義的大吼。
「不知道。」一個男生說。
「你不知道?」鬼挑釁的說。
沒人回答。
他直接向我衝過來,「你!就是你!」指著我大吼,所有人都退一步,留我一個人在前面面對那個鬼。
「我不知道。」我冷靜的說,這句包含了我對整個活動一直被嚇的不理解,還有不知道到底要幹嘛的疑惑。
我不敢看他,一方面是他的臉貼得很近,一方面是我快吐了。
「不知道?」他說,「怎麼這麼沒用⋯⋯?」他開始大笑。
守夜人搖搖頭,我竟然有種對不起大家的感覺,什麼神奇的力量。
(續下集)
#夜教  #宿營 
分類:生活

I live in Owl City,not reality;I do Sky Sailing,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來找我:https://vocus.cc/user/@mestory-myyears

評論
上一篇
  • 【往年】球場的單戀-13
  • 下一篇
  • 【紀事】終於知道癥結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