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天我妹的男朋友來拜訪,突然間,我又再次發現了我的社交障礙問題。我不僅不知道該跟她男友說什麼,互動之間也有些尷尬(可能因為身份不同吧,他感覺起來不是我的同輩,我無法用對待不認識的朋友一樣面對他)。20200208

不擅長的事物

今天我們去打了難得的保齡球,但我平常沒有什麼在打,對於球感的掌握不佳,和一同打球的爸媽、我妹和她男友都是。我不知道我應該要怎麼樣跟他們互動,尤其保齡球又是一種只有單一動作,接下來就換人的運動(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應該稱作是一種運動)。

相對剝奪感

突然有好像要消失的感覺,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我妹,突然覺得很討厭他,覺得他不重視我,覺得他幾乎沒有把時間花在我身上。邀我追劇,結果自己都沒看,只顧著在和男朋友傳訊息,我傳給他的訊息也都沒在看,不然就簡短回覆。但當我邀他玩overcooked、瑪利歐時,他卻可以跟我說,他不想要玩。邀他買搖桿玩遊戲時,他跟我說,他沒時間,但我還天真地以為,有了搖桿,我們可以一起玩很多遊戲。在家也只會和男朋友講電話,我在跟他講話的時候,他聽不清楚,也只會跟我講說,喔,我在講電話,壓根就沒有要跟我好好講話的意思。
我跟他就像待在家的陌生人,如果再加上我媽,我在家就有兩個陌生人,那個還叫做家嗎?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機車位子被佔據,我的房間被佔據,我講話的對象被佔據,突然間,我不知道我在那個空間還剩下什麼。似乎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被取代,不一定一定得是我,突然間,我好想消失,我並不知道存在在這個空間的意義是什麼,只覺得我很多餘,我不知道該怎麼樣跟他們相處,反正他們過得很開心,也似乎沒有人知道我完全沒有跟上他們,突然間,我好想逃回新竹,新竹的宿舍比起那裡,我更熟悉。
當我知道我的房間要借給他睡時,相對(或絕對)剝奪感直線竄升。突然間好想要用文字抒發心情,躲在房間打字,但,卻發現自己好像連哭的權利都沒有了,因為會有聲音,可能會被發現。我到底在這個空間下,還可以做什麼。
擅長的優勢不再,一起打保齡球時就想到,他們之前自己去打保齡球也沒有等我。他們一起去吃托斯卡尼尼也沒有找我。但打掃時洪廷綸卻可以缺席;阿公過世時,在過頭七二七時可以缺席;他可以不必去阿嬤家陪阿嬤,卻可以在阿嬤不在的時候去吃泡芙;不必去輪去敏盛晚上陪病。當我因為他跟爸媽吵架時,他也沒有多為我做過什麼,還惹得我一身腥,結果他還可以反過來指責我。當哥哥的究竟有什麼好處,除了多很多機會跟爸媽吵架外,似乎什麼也沒有。
爸媽看到我打保齡球很糟,就來指導我要怎麼打,但我除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在那個環境下的與人互動外,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這個教學。我本來就會打得比你們還要差啊,因為你們會自己偷偷打不找我。
上次去找大姨,你還問我為什麼不跟你說,你自己都不回訊息,每次大姨都會問我阿喵勒,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到底為啥要跟你說,你根本沒有想要好好重視這段人際關係,訊息半年不讀不回,為什麼我要跟你說。

潘朵拉

明天我又要見到他,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為此,我睡不著覺,焦慮的睡不著。很想要用攻擊性的言語讓他知道我很不爽,不爽被晾在一邊,甚至還要讓出位子的感覺。但卻也知道這樣做不會比較好。
但另一個大問題是,他可以帶他的男朋友回來,但我卻不行,我談的是一段,不可能被家人認同的關係。我沒有機會讓他見我爸媽,在路上、社群上表現出來。除此之外,我還要一直被問說,什麼時候交女朋友,而我卻什麼都不能說,也不想說。
當這幾天在討論要買什麼遊戲時,我真的很想要下手switch,你們不陪我玩,我自己玩。但是又在愁學費、保費、生活費,和預支的牙齒矯正費問題,遲遲下不了手。
原本要跟我妹說,但是,算了吧,天知道他有什麼反應,還不如不要說。
雖然抱怨完了,但是問題仍然沒有解決,仍然在那邊。我究竟應該用何種方式面對他呢,好難當作沒事……

未完待續

今天醒來,我很訝異我對於昨天發生的事,竟然沒有什麼感覺,我不知道是因為這一連串的感覺都是情緒堆疊導致的,因為睡了一覺,導致那些情緒被清空,所以沒有感覺;還是因為那些情緒太痛了,導致我的腦袋出於保護機制而選擇遺忘。直至今天晚上,這些情緒又重新堆疊回來。侵蝕我的睡眠。
我原本以為聽音樂會減緩我思考這些問題,但沒有想到,聽完之後,這些問題又全部回來了。原本以為已經修復好的心情,似乎不堪一擊,直接被晚上打回原形。
#社交障礙  #問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國樂音樂會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