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十章 突發狀況

時間回到一天前,在A-5區域的榕樹森林內,一場驚險的戰役才剛剛結束。
陽光從被劈倒的榕樹上方撒下,照亮了原先十分陰暗的森林。倒下的榕樹還在冒著白色的煙霧,粗大的樹幹壓倒了一旁其他的樹木,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樹幹內部持續燃燒的火焰。
剛結束一場戰役的森林滿目瘡痍,原先壓制樹根的冰層被去除,留下了一攤攤的水窪在坑坑疤疤的土壤上。許多樹根因為之前的攻擊破土而出,盤根錯節的樹根、泥濘的土壤、高低起伏的地形使的行走更加的困難。
但眾人也已經沒有心力去管這些了,高強度的戰鬥耗光了所有人的體力,在確定榕樹妖怪死去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或坐或臥的靠在地上喘氣休息。
「這下終於結束了吧…」蘇零鈴無力地靠在一旁的樹根上,連手裡的日本刀都沒有多餘的力氣收進刀鞘,只是虛虛地握在手裡,放在地上休息著,想到自家年輕的正副隊長,蘇零鈴提高了聲音喊到,「小隊長、小副隊,你們還好吧。」
「我沒事的,」崔炎作為少數還有力氣站著的人,她像踩平衡木一般雙手平舉以保持平衡,踩在懸在半空的樹根向蘇零鈴這邊走來,「我就只擅長戰鬥而已,隨隨便便就體力透支怎麼行呢。」說罷,便跳下樹根落到蘇零鈴的身邊,單膝跪地幫她將手裡的刀收回刀鞘中,順邊確認了她身上都只是輕傷才放心的再次站起了身。
「我也沒事,要是有人能幫我把我腿上的這東西移走那就更好了。」溫言的聲音從小土坡的另一邊傳來。
聽到了友人的聲音,崔炎趕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右手抓著一旁的樹根稍微用力一跳,將左腳跨上了約有一點五公尺高的土坡,兩三下便翻了上去。但當她坐穩身子,定睛往下一看時,忽然爆出了宏亮的笑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崔炎蹲在地上狂笑到直不起身,「言言你這是,你這是傳說中所謂的膝枕嗎?哈哈哈!還是給一半!」
在土坡的下方能看到溫言正襟危坐地跪坐在地上。他身上僅僅穿著一件單薄的長袖T-shirt,而原先在身上的毛衣現在被摺疊整齊成一個四方型小枕頭放在腿上,讓枕在自己腿上的伊半夏可以睡得安穩一點。享受膝枕的伊半夏倒是睡的舒服,胸口隨著呼吸淺淺的起伏著,口水從微開的嘴裡流出,甚至沾濕了一小塊溫言的毛衣。
「小聲點!我不要面子的嗎!」溫言忍不住罵了她一句,「我這有什麼辦法!我原先要讓其他人把他帶走,誰知道一個昏迷的人居然還能死死抓著我的手腕不放!抓的我現在手都在痛!」隨後像是要洩憤一樣,用沒被伊半夏抓住的另一隻手狠狠地捏了捏他熟睡的臉。
「好好好…」崔炎忍俊不禁,指了指他的腿上,「但這也睡太舒服了吧,膝枕再加上毛衣疊起的小枕頭,我以為你會直接把人丟地上。畢竟,言言的膝枕連我都沒有享受過呢。」
「阿…這…」溫言嘆了一口氣,有些自暴自棄、又有點惱羞成怒的朝她說到,「因為好歹也是我叫他在短時間使用兩次雷電異能的,這不是丟地上我良心過不去嗎?好了好了,你趕緊讓其他人過來幫我把他搬走,我們還剩最後的激活地標還沒做呢!」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崔炎總算是笑夠了,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卻完全沒有跳下土丘去幫忙溫言的想法,「樹妖都解決了,別說這幾小時,這一兩天內能有什麼問題,讓我來做就可以了。至於言言你,就繼續你給本次優良隊員的隊員福利吧。掰囉!」
「喂!崔炎!」溫言趕忙喊到,卻只見自家隊長轉身跳上懸空的樹根,只留下了輕飄飄的一句,「待會兒醫療隊來,我會讓他們過來看看一半狀況的!」就輕快地哼著小曲跑走了。
「嘖!白養妳這麼多年了。」溫言碎碎念叨,又看了看枕在自己腿上那張熟睡的臉,生氣的捏了捏臉頰向左右拉扯,「你這傢伙,等你醒來再和你算帳!」
光輝騎士團的眾人在簡夏羅的帶領下很快便進入了森林幫忙,同時馮司安與褚清夏兩位醫生也乾脆俐落的搭起了簡易的醫療台,為受傷的隊員們療傷。原先還惶恐不安的褚清夏在進入工作模式後便瞬間將一切雜念拋諸腦後,認真工作的樣子讓人難以想像他與剛才像是無頭蒼蠅亂竄的傢伙是同一個人。
看到同事迅速的進入工作狀態,馮司安也鬆了一口氣,開始全心投入了救治工作中。好在這一次出隊順利異常,除了幾位受到撞擊或是割傷的隊員與過度疲累而陷入昏睡的伊半夏之外,基本沒有什麼要處理的。
在兩位醫生忙碌的同時,其餘的人也沒有閒下來。為了確保這一地區以後可以安全通行甚至居住,他們還有最有一步驟得做,那就是激活所謂的「地標」,將A-5區域變為安全區。為此,一群人爬上爬下,在滿是樹根與泥濘的泥土地上一寸一寸地的尋找著代表地標的黑色小石碑。
雖然地標基本會在區域最終boss的附近,但盤根錯節的樹根與枝條使的尋找的過程困難許多。眾人爬上爬下,終於在半個小時後在倒塌的樹木堆附近,看到了被樹根與樹枝所遮掩的小小黑色石碑。黑色的石碑在陰影底下更加容易被忽略,好在一位眼尖的隊員搜索時並未遺漏它。
「隊長!崔隊!我找到石碑了!」年輕的男隊員眼尖的看到了石碑後,站起身揮舞著雙臂,朝樊興與崔炎的方向大喊。
「真的嗎?辛苦了!」兩人快速地跑過來,也跟著那位隊員一齊蹲下,朝著被遮掩的土坑看去,果真看到了小小的黑石碑坐落在那裏。石碑並不大,上方的斜面僅僅約有兩個成人手掌大小,高度也只有三十公分左右,直挺挺的插在土壤之中。
崔炎正打算跳下土坑時,卻被一旁的樊興給拉住。「小心點,要是還有什麼危險的東西看你怎麼辦。」
聽到樊興的叮嚀,崔炎動作一頓,嘟起了嘴乖乖地再次蹲下,認真觀察起了這個小小土坑。土坑裡泥濘遍布,同時還散落著從一旁倒塌榕樹所落下的一地枝葉。除了土坑上方還帶著一些小火苗的樹枝外,確實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目的地方。
儘管如此,樊興還是擔憂崔炎會被樹枝上的火苗所灼傷,颳起了一陣強風一吹,將原先本就不大的火苗都吹息了才肯放她下去。獲得允許之後,崔炎滑下了土坡,三步併作一步的跳到了石碑面前,開始仔細端詳它。
石碑上方的斜面刻著一個八面體的圖形,底下還有洋洋灑灑寫了五行無法被看懂的文字。這和以往遇過的石碑樣式相差並不遠,都是由一個簡單的圖形與幾行看不懂的文字所組成,圖形所指代的便是此區域內最終boss,比方說,在一次與雪怪戰鬥的區域內,當時石碑上所出現的圖形便是一隻毛茸茸的生物。那麼這一次石碑上所出現的這個八面體,肯定就是指操控著榕樹的黑色核心了。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在崔炎仔細端詳著石碑的同時,樊興也緊盯著土坑內的任何風吹草動。因為石碑在激活地標後就會消失,崔炎拿出了方才簡夏羅交給她的筆記本與鉛筆,將白紙覆在石碑上方,並用鉛筆在紙上淺淺的塗了一層,迅速的將石碑上的圖形與文字拓印下來。確認一切都完成後,才將筆記本一合,把它扔給了站在土坑旁的人。
確認一切都萬無一失後,崔炎才將手掌放上石碑頂上。正當她要用力一按的同時,眼角的餘光看見地面上忽然有什麼細長的影子從四面八方朝她衝來!
從散落一地的枝葉中,一株藤蔓悄然隱藏在中間。並在崔炎即將按下石碑的那一刻作出最後殊死反抗。柔軟的藤蔓瞬間化為尖刺,隱藏在她的視線死角,直直的朝崔炎的腹部刺來。若不是被自己的影子出賣,這一攻擊或許便能一級斃命。
看到影子的崔炎一驚,本能地一甩手丟出了火苗燒了這些衝出來的尖刺。燃燒的藤蔓發散出刺鼻難聞的氣味,嗆的她咳了好幾下,眼淚都被逼了出來。
但藤蔓的攻擊並未因為燃燒而停止,持續的進行著進攻。與此同時,它也迅速橫向擴張佔領了整片窪地。面對藤蔓的進攻,崔炎跳起來進行躲避,並化為貓頭鷹準備逃離被藤蔓侵占的土坑。但在她決定撤離的那一刻,她看到了那個被藤蔓纏繞的黑色晶石,正被蠕動的藤蔓一步步的帶往榕樹的樹根移動。
『不可以!』一個念頭閃過了她的腦袋,『現在大部分的戰鬥人員已經體力透支了,已經沒有力量再和那麼大的樹妖戰鬥了…不可以!不能讓核心再一次回到榕樹之中!』剎時間,她放棄了撤離,反而俯身衝回了蠢蠢欲動的藤蔓之中。
「崔炎!」在一旁的樊興並沒有注意到這顆核心,他原先已經做好將崔炎拉上安全地的準備,卻萬萬沒想到對方不僅沒有撤離,還轉身衝進危險之中,「你瘋了!」
但此時崔炎已無多餘心力去管其他人的叫喚,土坑裡煙霧環繞,嗆的她呼吸難受。『火焰或許會遮蔽到視線,讓它有逃脫的機會。』崔炎想到,不允許有任何的閃失,她不顧藤蔓的攻擊,動用異能將手掌局部硬化,直直的刺進包裹住核心的藤蔓之中,用力一扯將黑色的晶石扯出。
扯出核心的一刻,原先不停蠕動攻擊的藤蔓也如同失去生命一般無力垂下,尖刺也復原為最初柔軟的藤蔓。崔炎手裡的晶石瘋狂的蠕動自己底下的觸鬚,卻被她握緊緊在手心,然後,一把火燃起瘋狂炙烤著,直到它再也沒有任何動作為止。
「發生了什麼?」等溫言從醫療站趕到時,只看到自家隊長站在布滿藤蔓的土坑中心,手臂與雙腿都留下了一條條血痕,血液汩汩流出染紅了身上的衣物。腳底下的藤蔓還冒著些許煙霧,雖然火已經熄滅,但嗆鼻的煙霧還是揮之不去,瀰漫了整個窪地。崔炎手裡握著一塊黑色石頭,洩憤似的瘋狂燃燒著。
「言言你來啦,」看到來者是自己的副隊長,她將已經無任何生命跡象的核心用衣角擦了擦,丟給了溫言說到,「炸了它吧。」隨後再次走到了石碑前,用布滿鮮血的手掌用力往下一按。
轟隆轟隆的聲音響徹整片森林,原先凹凸不平的土地震動著回復原來的平坦,過於茂密的榕樹也搖動著倒下部分枝幹,讓陽光可以透進森林內部。在一陣天搖地動後,原先詭異陰暗的森林頓時明亮了不少,甚至可以聽到一些蟲鳴鳥叫。
被溫言所接住的晶石也在石碑按下的那刻碎成兩半,溫言將破碎的晶石揣進兜裡後跑到崔炎身邊想要扶著血流不止的她到醫療站去,卻在靠近的那刻看到她忽然就這麼倒下。
「崔炎!崔炎!」溫言一把抱住她,只見崔炎面色慘白,大口大的喘著氣,心跳快的可怕,怎麼叫都沒有任何反應。「崔炎她狀況不太對勁!樊隊幫個忙!」
看到崔炎慘白的臉色,樊興內心大叫不好,一個箭步出上前一把將她抱起衝向了醫護站。
剛剛處理完一票輕傷隊員的褚清夏和馮司安正準備要休息一會喝杯茶,卻看到樊興抱著崔炎衝了過來,後方還跟著溫言一起跑來,嚇得差點把保溫瓶扔了,趕緊衝向前去察看情況。
「是心律不整,」簡單的檢查過後,褚清夏迅速地做出了初步的判斷,「大概是中毒導致的,知道是什麼引起中毒嗎?」
「啊…」這一下倒是問倒了溫言,他支支吾吾的說到,「大概是類似藤蔓之類的…」
「採樣。」溫言話還沒講完就被褚清夏給打斷,順道被扔了一副手套與乾淨的袋子。沒等溫言反映,褚清夏便轉過身對崔炎開始急救。溫言一刻也不敢停留,趕緊帶上手套拿起帶子便往回跑去。
而等他帶著藤蔓的樣本再次趕回來時,只見馮司安面色凝重地將崔炎搬上了馬車。褚清夏看到趕來的人後告知,「狀況不太好,我們先做了緊急處理,可能要回新手村才能做比較完整的檢查與處置了。」語畢,他一把拿走了袋子也跟著鑽進了馬車裡。
「我也…」溫言正要跟著上車,卻被樊興一把攔住。「溫言你冷靜點,隊長已經倒下了,你得待在這裡,不然你的隊員該怎麼辦?」
「相信他們吧。相信醫療工會的人,也相信火火。」
「她會沒事的。」
「嗯…」溫言小聲的應到,站在原地目送著馬車飛快的離去。

附贈小劇場:
馮司安:「登登!歡迎來到破壞氣氛的附贈小劇場!今天是醫療工會開的科普小講堂喔!」
褚清夏:「大家好…」
馮司安:「褚哥怎麼一副要死的樣子?受重傷的應該不是你吧。」
褚清夏:「不是的,我只是在想,我居然對溫副隊如此不敬!我是不是應該現在就切腹自盡…」
崔炎:「先別說言言他大概不會在意,你真要切腹請救活我再切啊,醫生我還想活!」
馮司安:「好哩,回歸主題,這一次我們是被作者叫來科普攻擊小隊長的這個藤蔓,Strophanthus kombe,譯名為康毗箭毒樹,不過我更喜歡叫他綠毒毛旋花就是了。嗯…開花時大概長這樣。」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綠毒毛旋花

褚清夏:「這是夾竹桃科底下的一種植物,和多數夾竹桃科裡的植物一樣含有毒性。綠毒毛旋花在非洲也是常被拿來製作成箭毒,毒性極強,少量進入人體即能引起中毒或死亡。」
馮司安:「它的汁液也具有極強毒性,會造成心律不整。所以像是小隊長這樣受了傷還往有毒植物裡衝的行為是絕對不可取的喔!」
崔炎:「對不起我錯了…」orz
褚清夏:「話說為什麼要放在小劇場哩,還暴雷了呢。」
馮司安:「因為作者擔心自己要是有哪裡說錯,哪天被抓到了很丟臉,所以就簡單帶過就好啦!」
褚清夏:「逃避問題嗎!」
作者:「在此感謝N小姐陪我研究了一下午的有毒植物,最後如果哪裡有錯…這裡是奇幻世界,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頂鍋蓋逃)
馮司安:「簡單來說就是這樣,咱們下一章再見啦!」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