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美國匹茲堡記事 (1/2)

記得幾年前,去了美國。那一趟美國任務有點特別,公司同事士圭跟我一起出差,他的英文很棒,很會說話,工作能力強,公關能力也非常的好,我曾跟士圭說過:「我會加入新公司,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你。」我很看好這個小我好幾歲的年輕人。在我第一眼看到他,與他交談後,我就很清楚,士圭是一個能力很強、又重義氣的人。

士圭說:「我又沒有借你錢,幹麼說好話給我聽。」他竟以為我在說客套話。

他的能力好到,我們的上游廠商來公司挖人,希望士圭到他們公司上班,因為一些國外客戶來台灣都指明要找Mr.圭,只是身為公司股東怎麼可能到這機械廠上班呢?於是我們開出條件,除非我們公司全體股東都進駐這家機械廠,讓我們進行人事大換血,倒還可以考慮看看,不過對方沒答應。

因為有士圭同行,我這趟美國行就不用擔心翻譯問題,我心裡頓時輕鬆許多。
飛洛杉磯這段航程我一路睡,因為飛機上的電影太難看,我連早餐都懶得醒過來吃。

下飛機後要通過美國海關,也是一番折騰,海關問了一大堆我聽不懂的話,還好有士圭在旁邊翻譯著,最後還是過關,進入美國境內。

當我們要國內轉機到匹茲堡時,還要再過一次海關,我們把身上的手機、皮包等等都擺在X光機旁邊的塑膠盒子裡,最特別的是連皮帶、鞋子、筆記型電腦也要放進去塑膠盒,一副如臨大敵的陣仗。

我與士圭好不容易排隊到X光機前面,將身上的所有東西都掏出來,擺在塑膠盒裡,突然聽到其中一個檢查人員大喊一聲:『Do not move.』,隨後附近約20多個檢查人員也齊聲大喊:『Do not move.』,那聲音震天價響,所有排隊的搭機旅客就像喊了『一、二、三木頭人』般,完全寂靜無聲,沒人敢亂動。鞋子和皮帶都擺在塑膠盒裡,等一下如果有特殊情況,我得提緊褲腰帶應變。
      
我偷偷問士圭說:「好像有恐怖份子喔!」
士圭說:「如果等一下有飛彈飛過來怎麼辦?」
我說:「找掩蔽物啊。」
士圭說:「萬一近距離丟炸彈呢?」
我笑了笑,沒說話。後來沒事,又喊了一句英文,我猜想是『狀況解除』之類的話。

我心裡想到有一年我獨自出差到印尼,也遇到類似的情況,那一天我在雅加達機場,第一道關卡就有警察守在機場大門,不讓閒雜人等進入,我先過了警察這一關,到航空公司櫃台辦理出境手續,隨身的行李已經擺在磅秤上,登機卡也拿在手上,突然間天搖地動,是強烈地震,只見幫我處理機票的地勤人員第一個『跳出』櫃台,往航廈大門口衝出去,我回頭看,很多人也都往外面衝,而我手裡拿著已經辦好的登機卡,楞在當場,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很尷尬。

當時搖晃得很劇烈,我已經第一時間相準左前方的一根超大的屋樑圓柱,打算萬一屋頂塌落時,飛身躲於柱子旁邊。還好劇烈搖晃後,便沒有餘震發生了,只看到那個第一個衝出去的地勤人員尷尬的走回來,旁邊有人在笑他,因為剛剛他太誇張地『跳出』櫃台。

到了美國第一天便下起灰塵般的小雪。

第二天享用牛排午餐時,外面下起大片的雪花,感覺就像是大雪紛飛,本來想吃完飯後拍些照片當作紀念,可惜牛排尚未吃完,雪停了,太陽出現,讓我有點失望。

第三天,外面像冰庫般的冷峻,雙手不能裸露在外,就像身體處在冷凍櫃裡的寒冷,當時溫度零下10度左右,但沒下雪。

第四天下起大雪,外面白茫茫一片,積雪很多,我趁機拍了一些照片,因為這是我正式看到『飄雪』(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曲)景緻,這十年來,雖然出差頻繁,卻無緣看到真正的雪景,這回終於有機會站在飄雪的天空之下。
      
想起人生裡,一些特殊的事情,比如:
曾經在以色列遇到小石子般的冰雹。
土耳其住在面對地中海的沙灘飯店。
在往歐洲的飛機上,看到高山峻嶺一片白色冰凍,想象這是阿爾卑斯山脈,雪白的山脈綿遠流長,高空看過去,很漂亮。

在非洲國家迦納,倘佯在大西洋的海灘上,悠閒地吃著烤羊肉串,眼前沙灘上,全是皮膚黝黑的黑人,有穿短褲的,有穿比基尼的。我與隨行同事開玩笑說,如果夫妻做愛關燈的話,感覺空中一排潔白牙齒張嘴漂浮,黑暗中看不見身體,那是很難想像的一件事耶。他說我可以試試看,我不行的,呃!是英文不行。

曾經在埃及沙漠裡的一間工廠安裝機械設備,為了尋找『地線』(專有名詞),費盡思量的挖井,在沙漠中要挖井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在英國數次的行程裡,有一次機會到溫莎堡一遊,因為這個名字讓我想起『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溫莎公爵 ,他為了一個曾離婚兩次的平民婦女而自願放棄王位,他說:「我現在考慮的唯一問題就是自己配不配當沃麗絲的丈夫,和她在一起就是我永遠的幸福.......無論當國王還是不當國王,我都要娶沃麗絲,為了達此目的,我寧願退位。」我能深刻感受到,人世間要遇到一個自己深愛的女人是多麼的困難, 即使擁有全世界,都比不上一個懂得自己的女人還來的可貴。 (最近這感覺更深了)

還有許許多多的國家與我的內心感受,我都記在心裡,一時也寫不了這麼多,這趟美國行程是很不錯的渡假之旅,唯一不方便的是沒人陪我線上聊天而已。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