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獵人】【酷拉x自創】鏡花水月(16)-所以我才一點都不喜歡抓魚啊。

*很拖戲,超級拖戲XD
*舊文大翻新,看過舊文的人可能會覺得和新文有很大的出入。

  看著他將前面的一隻隻烤豬給全吃了,但卻沒有露出絲毫的飽足感,對於他的食量不禁令人生畏。
  不只是我,相信在場看見這幅景象的其他人,想法也是一樣的。
  過了許久,終於輪到我烤的烤豬了,雖然坦白說我有點擔心吃了這隻豬的主考官,儘管是用火靈去烤的,但火侯什麼的可不會控制啊,所以很當然的,上面有烤焦的痕跡。
  至於到底烤焦到什麼程度……這還真不好說。
  看著眼前的考官吃下了第一口烤豬,打從心裡開始感到緊張,不禁嚥了口唾沫。
  「哦哦!這個也好好吃!」
  看著他依然歡喜的吃下了那頭烤豬,儘管是感到慶幸,但更多的心情是傻眼。上面那麼明顯的烤焦痕跡,居然也說好吃?有沒有搞錯啊!
  嘛……算了,看考官那麼享受的樣子,我也不好說什麼,總之算是平安過關了吧。
  等他吃飽以後,旁邊的女考官也敲響了一旁的鑼,宣告第一回合的考試結束,通過的人有七十一位。
  「接下來,我出的菜單是……」門淇思考了好一陣子,接著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笑容,「壽司!」
  壽司……那個壽司嗎?我知道那是什麼,我好歹也吃過壽司,但是我可不會做啊,菜刀什麼的動都沒動過。以前比起在家料理,更常當外食族。
  我觀察著身邊的其他考生,見他們一臉疑惑的樣子,難道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壽司嗎?
  沒讓他們疑惑太久,門淇帶著我們進去了室內,裡面都是很起碼的材料和工具,有白飯、菜刀、砧板等等,但說真的,即便上好的用具給了我們,不會用還是不會用啊。
  參觀完料理壽司的環境之後,她就讓我們自個兒捕魚去了,是說原來這地方還有環境可以讓我們捕魚啊……
  我跟著他們的腳步踏出了這個地方,來到一條溪的溪邊,清澈的溪水裡有不少的魚兒們游來游去,殊不知即將面臨被抓捕的危機。
  不過我面臨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我——沒有抓過魚啊。在我那個時代,怎麼可能直接抓來吃,用買的還省事不少。
  但所幸這裡還沒有太多人,只有零星幾位考生來抓魚,這表示讓我練習抓魚的時間還是有的吧?
  可是過了大約五分鐘——
  「唉——」我坐在一旁的一塊岩石上,幽幽地嘆氣。
  眼看著出來的考生已經越來越多,我卻連一條魚都抓不到,再這樣下去就沒戲唱了吧。
  明明視線就有好好跟著魚兒,但就是怎麼也抓不到。
  「神夜姊姊,妳在做什麼?」小傑看著我坐在岩塊動也不動好一會兒,便出聲問道。
  「我在休息。無論如何都抓不到魚,只好先暫停一下,等等再繼續抓。」
  「妳連抓魚都不會啊?」一旁的奇犽不可置信的說著,然後手伸進溪水裡隨意一抓,一尾活跳跳的魚出現在他的手中,「這那麼好抓,怎麼一隻都抓不到啊?」
  「吵死了!」我跳下岩塊,走進了溪水中,儘管自知他就是在嘲諷,但被講的那麼難聽也不行,「老娘我就抓給你看!」
  我比方才更用力的緊盯著溪水,裡面有這麼多魚,不信連一條都抓不起來!
  一秒、兩秒、三秒……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要從哪裡抓起卻還是拿不定主意。
  「不會抓就承認不會抓吧。」看我許久都沒動靜,奇犽只是攤了攤手涼涼的說著。
  「誰說我不會了!」
  為了在他面前證明我是會抓魚的,我伸手下去一抓,這次卻意外地抓到一個滑溜溜的物體。
  難道這次終於——!
  「要抓我還是能抓到的啊!」我露出自信的笑容,同時手離開了那溪水,手上那條掙扎不已的魚兒正跳動著。
  「嘿欸,沒想到妳還挺行的啊。」奇犽吹了吹口哨,一臉驚奇地說著。
  「廢話,好歹我也是獵人試驗的考……欸、等等,哇啊——!」
  沒想到會被那條魚掙脫成功,我趕緊再次試著努力地抓到牠,這麼做的下場,非但徒勞無功,還整個人摔進了水裡。
  一陣陣冰冷的感覺掠過全身,而且還不小心喝進幾口溪水,感覺真不是很好。
  雖然我記得只要溪水乾淨,喝進去也不會怎樣……
  「呸呸呸。」
  我趕緊站起身,整個人都甩動起來,只求把大部分的水珠給甩掉,但衣服裡面都還有被溪水沾上的感覺,只能說濕濕的感覺真差。
  「噗哈哈,竟然還讓魚逃掉了。」
  「笑屁啊。」
  我沒好氣地瞪他一眼,而他也像是看完熱鬧似的,識趣地走人了。雖然說直接用神族的力量將自己直接烘乾的確也可以,不過如果被發現不自然總覺得還是不太妙。
  況且這裡還算是公開場所,直接暴露我的能力也不是好事。
  我慢慢站起身,雖然稱不上狼狽,但也絕對好不到哪去。
  「神夜姊姊,不介意的話,這條魚給妳吧。」小傑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讓出了一條魚並且遞給我。
  平常的話我一定會拒絕,不過這次實在是太慘了,而且看小傑懷裡撈了這麼多魚……看起來即便給我一條他也不在意的樣子。
  深刻體認到自己的抓魚技術是多麼的糟糕,我道了聲謝謝,果斷收下了他送我的魚兒。之後便和小傑一起回到了試驗會場。
  我死死的盯著那條已經不會動的魚兒,雖然已經洗乾淨了,但接下來該怎麼做卻毫無頭緒。
  該加在米裡的醋、該泡過冷水的米,都已經弄好並且拿去煮了,可是對魚怎麼料理魚兒我還真不知道。
  雖然是活在那邊的人,可是大多都是外食居多,該怎麼動手下廚還真是問倒我了。
  但看著旁邊的人都沒有停下手,不知怎麼的也開始備感壓力,於是索性決定先切掉魚頭和魚尾,再開始慢慢料理。
  我記得魚肉應該是用斜切的方式吧……但要怎麼切得好,腦中完全沒有頭緒。
  忽然間,一陣痛感從手中傳來,下意識的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視線轉到自己的手上。
  一條明顯的鮮紅色液體從手指的一道裂縫中不斷流出,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切到手吧?
  不得已只好先拿旁邊一條乾淨的抹布去按在手指上止血,但看起來似乎也沒有慢慢停止流血的跡象。
  「嗯?神夜妳在幹嘛?」
  似乎正在煩惱壽司該怎麼做的雷歐力,一抬頭便看見我用抹布按著手指的樣子。
  「哦,我切到手了。」
  「原來是這樣……欸、喂!切到手不先去處理一下手指呆站在這幹嘛!」雷歐力說著說著,忽然覺得不對,轉過頭對著我大喊道,而我只是無奈地聳肩,表示不知道該怎麼辦。
  「反正妳傷口暫時先別碰到水啊,萬一怎麼了會很麻煩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耐的揮揮手,要他先繼續做自己的事。
  ——反正這種小傷,放著不管也會自己好的。
  我看著已經出血沒那麼誇張,但還是殘留著一點血絲的傷口,決定無視掉它並繼續做著自己的事,這時耳邊,不,正確來說是大腦裡傳來著曼特寧的聲音,我們都清楚,耳環只是一個媒介罷了。
  而他的語氣聽起來滿滿的沒好氣的樣子。
  「喂,好歹我也費了不少力氣才把妳召來這裡,妳愛惜自己一點好不好?」
  嗯?你指什麼……啊,你是說跟西索的戰鬥和剛才切到手指的事嗎。
  「看來妳還知道啊,我應該感激涕零嗎?」
  很酸喔你的語氣,活像別人欠了你五百萬,心情不好哦?
  「誰看到一個人一副不要命的樣子心情會好啊。」
  這條小命我還是會要的好嗎,講得很浮誇欸你。
  「當我沒在看妳戰鬥的樣子嗎,活像是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他講出這句話的時候,我一瞬間竟沒得反駁。
  腦中浮現的,是子黎擋在我眼前的那一幕。
  方才不自覺停下的動作,因為猛然想起來現在在試驗中而繼續進行,接下來我平安的將魚切成片狀,再將它放到一團飯上然後捏出個記憶中壽司的造型。
  我將它拿給主考官試味道,她吃了一口後毫不猶豫的搖搖頭。
  「飯粒太軟爛,魚肉大小也很不均,吃起來口感也很差,回去重做吧。」她做了一個趕人的手勢,示意要我回去工作檯。
  微微點頭後,我拿著被咬了一口的壽司走了回去,雖然坦白說會有這個結果我並不意外。
  想起我和曼特寧的對談還沒結束,我的注意力繼續集中在和他的對話。
  ……嘛,也許是這樣吧。
  「什麼意思?」
  我將在隧道裡發生的事情全都和他說了一遍,而他的反應聽起來卻絲毫不意外。
  「原來妳都想起來了。」
  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嗎?
  「當然了,妳的靈魂好歹是我接過來的,妳生前發生過什麼事不知道怎麼行。」
  當我要在腦中跟他對嗆的時候,他又補了一句話。
  「不過姑且先說,我並不清楚妳的空白是怎麼回事。」
  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雖說是幹著牽引靈魂去投胎或穿越到別的世界的工作,可也不是萬能的啊,我這顯示的資料就只會有一大段空白。」
  你們原本就看不到我那段空白是發生什麼事嗎?
  「如果是像失憶之類的還好說,畢竟也就是記憶區塊受損的事,觀測並修復一下就可以知道了;妳那個空白跟這個比起來嚴重多了好嗎。」
  隱約注意到旁邊已經一排人在等著主考官的試吃,雖然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似乎還不用將注意力拉回現實。
  儘管主考官的表情看起來似乎越來越火。
  不都是失憶嗎?
  「原因差得可多了。前者是非自願性的,舉凡妳以前看過的連續劇,什麼車禍、墜崖之後失憶的,那都還好說,畢竟他們的大腦的記憶區塊也就只是受損,不會干涉我們對他們做的觀測和修復,雖然也不會做壞事就是。」
  還真複雜呢。
  「我們也是很辛苦的呢,」他無奈地繼續說下去,「妳那段空白是選擇性的造成失憶,簡單來說就是精神衝擊太大,妳的潛意識為了保護妳不受到這段記憶的衝擊,會自主性的干涉我們的觀測。」
  這樣會發生什麼事嗎?
  「如妳所見。而且雖說干預程度因人而異,但妳的可是最高級的那種,上層也拿它沒辦法,所以只好讓妳帶著一大段空白穿越了,不然我們本該修復它的,好歹這也是我們的工作。」
  ……各種意義上辛苦你了呢。我乾笑著對他說道,不過都不知道原來他們還得做這麼多事。
  「沒什麼,反正不會每次都出現這種個案。」
  說得也是,像我這麼難搞的女人大概也不會有幾個。
  「妳知道自己難搞就好,然後不要再這麼不珍惜自己,妳太快掛掉各種意義上我也滿麻煩的。」
  正當我要回應些什麼的時候,卻看見小傑他們往我這裡走了過來。
  「神夜姊姊,要換試驗考場了哦,走吧。」小傑帶著一副天真的笑容對我說道。
  「欸,要換場地啊?」
  什麼時候變成這種展開了啊?是我都沒在聽他們講話的緣故嗎?
  「都沒在聽啊?笨蛋神夜。」一旁的白毛小鬼毫不留情的嗆了過來,後面那個稱呼真是著實令人火大。
  「你說什麼!」
  「神夜、奇犽,你們別吵架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酷拉皮卡一臉淡定的擋在我們中間勸架,然後視線轉向已經空空如也的門口,「考生們都準備要出發了,我們也趕快走吧。」
  我和他對視一眼,接著不約而同地哼了一聲,朝同個方向而去。
#鏡花水月  #酷自  #BG向  #獵人  #同人 
分類:藝文

∥作業暴增中6月底前應該拖更機率高到不行∥女主具體人設出來以前基本停更獵人∥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走二創,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目前只有プロセカ,預計之後加開BGD,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