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動〕復健師的半馬訓練

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和妹妹一起報名了今年四月的半程馬拉松,這是我的第一場,妹妹的第六場,所以我當然開始變得緊張兮兮的(笑)

從我有記憶開始就非常討厭跑步,國、高中的跑步記憶更是模糊不清,不確定是因為太痛苦而遺忘還是因為討厭所以不想記得,總而言之,我以為此生不會再與跑步有所關聯(但我倒是非常非常喜歡走路),一直到27歲那年在澳洲落了地,工作狂再也沒有狂的理由,多了很多時間可以運動,在某一次的快走運動中突然有了"也許可以試著跑看看"的想法,然後就一直斷斷續續到現在,不再那麼厭惡跑步,但也說不上多喜歡。

曾經以為跑七公里不停就可以去參加馬拉松,直接把消耗時間乘以六就是全馬的時間,只能說我還是太天真了,現在想起過去的雄心壯志還會噗哧得笑出來。

在一段失敗的異國戀感情之後,我開始了每天跑步的習慣,風雨無阻,連續三個月後,生理期開始變得不規律,一個月兩次到三次都有(只有一週沒有流血,哭),後來調整成每週跑五天穿插循環訓練就恢復原狀,至今還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這時候也沒有特別覺得跑步是不可或缺的,有點像是既然身體適應了跑步就不應該放棄,一種繳作業的心態。

我一直都是偏愛走路的,可以走10公里不停,覺得這樣很療癒、很平靜,但身為復健治療師,我明白身體是需要被挑戰才能夠達到不退化的目的,所以跑步變成挑戰之一,而重訓和循環訓練都是。

為了完賽半馬,拾回固定跑步的習慣,從報名之後的12月份開始,已經連續八週維持4天跑步穿插瑜珈和啞鈴訓練,目前沒有影響到生理期,所以應該是身體還能接受這樣的步調。

頭六週因為調整呼吸的方式錯誤,導致連一公里都跑不完,只能邊跑邊走,然後不停責備自己,甚至興起放棄半馬的念頭,直到和妹妹一起跑之後,她指出了我的配速和呼吸都很混亂的問題,才有了應該可以完賽的希望。

"如果不聆聽自己身體發出的訊息,任何運動都有可能會造成傷害"這句話我常常用來提醒自己的復健病患,但我卻沒有做到(汗),運動也是需要不忘初衷的,期許自己可以越來越明白身體的需求,不要過度鞭策身體。

謝謝你,我的身體,辛苦了。
#復健師  #半馬  #跑步  #感謝身體  #生理期 
分類:健康

雖然時常失憶還是想當個作家,希望在林林總總的紀錄之後可以拼湊出實相。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讀〕唐鳳:我所看到的自由與未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