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非如此不可!」莊嚴而沉重的決定

2/9(二)
  半夜比較有想做事的衝勁……我想要早點睡的願望是為了什麼呢?為了健康嗎?還是為了做事的效率我該熬夜呢?
  寫了兩頁的數學(多項式、複數)。依這個速度,會完蛋的。
  昨天晚上,一時興起,用了筆記的軟體,把目前的進度打上。(這樣子記錄也不錯,也結合「錯題本」、重點整理,對於學科的整體性更能掌握?)

某方面來說,我喜歡做筆記勝過讀書……讀書的樂趣是做筆記?

  今天早上,試了新的電烤箱(仔細想想,有不是「電」的烤箱嗎?)把放了半年的雞腿熱來吃(冷凍的,今年八月過期)。

肉很多汁,但我並不喜歡它的調味,而且新鮮的肉才好吃

  因為近中午才起床,弄一弄、耗到了兩點半去打球。
  前場來了一群學生(大學生吧我想),十幾個,很厲害。報到了play4,打都打不下來。到四點半只打了一場。
  不是很開心、不是很過癮。風很大。我去後場,濰揚說有七個人。
  後場,就是很隨興的,大家都是認識的朋友。男生蠻厲害的,女生還不錯。撿球的時間居多。自己打得不太好,雖然這樣說,那就是我的實力。隨著時間的增加,球技的進步越看不清楚,是不是跨到下一個階段要有不同的練習方式呢?(重訓、更intense的訓練?)
  把神經的藥吃完了,肚子還是隱隱作痛。還有右手食指的吃蘿蔔。

晚餐吃男宿附近的拉麵店,還不錯,加了一次麵

喝清心,敗給阿寶的杯套(非常可愛)

  原本在用的杯套和這個杯子合不起來,為花錢找藉口。
  回家偷懶了一下,練了寫字。然後呢?就半夜了,時間不都這麼過的嗎?
  看完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寫故事的方式非常特別,先是男主角托馬斯的角度、女主角特麗莎的角度,故事寫到結局又從中間開始細說。談了許多不同面相的題材:尼采、貝多芬「非如此不可!」、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尼娜〉、共產主義、布拉格之春(基本上就是以這年代為背景的故事)、媚俗、田園詩?
  有些部份是我不太明白的。這本書很深,應該說,它想傳達的跟我讀進去的有點差異。

談左派、共產黨(什麼時候共產黨不再是左派?)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賴床,由於沒有起床的理由
  • 下一篇
  • 帶便當的夢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