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謫月》晨香玉露

劍謫仙x月無缺。
現代AU,R18學步車
無劇情,就只想滾床單,月無缺單性轉,OOC,慎入。

初春早晨靜謐的空氣仍有些微涼,自落地窗灑落大片金黃仍喚不醒床上擁有與陽光同樣髮色的人。月無缺兀自睡得香甜,奶金色長髮鋪散於背,翻身時裸露的肩滿是點點紅痕。長長的睫毛下投射淡淡陰影,櫻粉色的唇微張,呼吸平穩。
劍謫仙端著早餐進門,見著幼妹尚熟睡,雖不忍心吵醒她,但再睡下去手上的餐點就得變成早午餐了。
放下托盤,輕輕撫摸月無缺光滑細嫩的臉頰,大拇指在微啟的唇上摩娑,低頭輕吻,舌頭輕而易舉伸了進去,勾著月無缺同樣粉色的小舌嬉戲追逐。半夢半醒的人呻吟了聲,下意識的回應。
男人的大手自被下探入,分開修長雙腿,在私密處用手背磨擦,感受到手上濕潤,兩指在昨晚使用過度的大小花唇來回撫摸,食指一下一下輕點著嬌嫩的花蒂。感受到身下的略微顫抖,男人又將兩指插入分泌蜜汁的花穴,開始緩緩前後抽插。
月無缺在兄長特意的調戲下終是意識清醒,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雙腿已勾上劍謫仙精壯腰身,泛著水的私處隔著布料摩蹭著男人的火熱。
從長時間的輕吻中醒來,他有些迷濛,甜軟嗓音喊著兄長的名字,「想要哥哥…」
劍謫仙掀開罩在她身上的棉被,姣好胴體無一不佈滿大小吻痕,乳尖也漲挺成嫩紅。男人紫眸略黯,扶著月無缺纖瘦的腰肢,讓壯碩肉棒直接跟花穴親密接觸,隨後直直挺進到最深處。
月無缺因突然深入而發出綿長的嬌吟,在在刺激劍謫仙的神經,他律動逐漸加快,每次都是插到最深處再退至僅剩龜頭,隨後又立即深入。室內充滿月無缺的呻吟聲與肉體相互碰撞的聲音,還有劍謫仙偶爾逸出的低喘聲。
劍謫仙就著插入姿勢抱起自家小妹,由於體位而進入的更深了,月無缺的嬌喘帶點哭腔,劍謫仙邊操幹邊輕啃翹挺乳尖,舌頭滑過上頭的小洞。月無缺瞬間一緊,夾得男人更加奮力操幹。
「兄長輕點…啊…嗯!」月無缺被頂得直被快感淹沒,但胸前些微的刺痛感又讓他沉迷於欲海的意識稍稍回神。本來淺粉奶頭如今兩邊都被男人舔咬得又紅又癢。敏感的頂端孔洞又被粗糙的舌頭搔得想要更多,「不…嗯…要…啊啊啊!」
「要還是不要?嗯?」放緩律動,在尚有白皙的胸乳處吮留紅痕,他拉起月無缺的手指,讓她自己玩弄豔紅的乳尖。未曾自慰過的月無缺紅了臉,被劍謫仙引導著按壓揉搓來回打轉腫脹的小紅點。「啊嗚…」稍長的指甲搔刮硬挺奶尖帶來的刺激讓她忍不住尖叫了聲。由於叫聲過於可愛差點讓劍謫仙沒忍住,花穴中的肉棒又粗漲了幾分,「啊!」月無缺因此反射性的挺起胸膛,男人便將她的手指與朱果同時含在口中舔吮。被疼愛的人全身輕顫,下方的花穴緊纏肉刃,每次拔出時都極欲挽留,插入時又熱情引導往深處去。
劍謫仙讓月無缺抱緊自己,他抓著幼妹柔軟的臀部狠力向上狂頂抽送,讓月無缺連呻吟都被頂得破碎。子宮口經昨晚的洗禮,已被操開一條小縫,男人的陰莖卡在宮口,低深嗓音在月無缺耳畔響起,輕問:「要,還是不要?」
「說過了…啊…想要哥哥…跟哥哥的孩子,無缺想要跟哥哥一起…嗯嗯!」後面未竟的話語,被劍謫仙叼著嘴唇親吻,再大力抽送幾下,終是將濃厚的精液灌滿幼妹的子宮內。
月無缺渾身顫抖,被佔有的快感讓她眼眶泛淚,蹭著劍謫仙胸口輕喘低吟最愛之人的名字,乖順的模樣讓劍謫仙尚未軟下的肉刃再度硬挺,一向理性自制過人的他從昨晚開始似乎有些難以穩住平時的冷靜沉穩,暗自深呼吸後,溫柔撫摸她的頭:「18歲生日大餐不想吃了嗎?該起床了。」
昨晚12點一到便迫不及待衝去劍謫仙房間,纏著人要成年禮祝賀的月無缺,此刻終於對自己醉酒後的行為感到有些害臊,臉紅偷瞄劍謫仙性感豐厚的唇,在胸前作亂劃圈的手指被人捉起輕吻,只好跟著抬頭回答:「要,但最想要吃哥哥。」感受到劍謫仙的陰莖依舊粗壯堅硬充斥整個花穴,她動都不敢動。
「不是正在吃?」
「沒力氣了…」是真的沒力氣了,差不多瘋到快天亮,睡沒多久又被兄長捉弄。期待以久的成年禮終於到手,但她從來不知兄長怎麼可以這麼壞,被劍謫仙疼愛到全身無一處不是軟的,並且撒嬌誘惑哀求他好久才願意射在裡面,但也因此對彼此的欲望反而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劍謫仙果然是個偽君子,就只有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嗚嗚。
「無缺乖,躺好,哥哥餵妳。」
讓像無尾熊一樣緊巴自己不放的幼妹平躺調整好位置,轉換角度時又讓月無缺哼出好幾聲甜膩的愛心符號。拉過枕頭墊在她腰下,開始新一輪的深入淺出。
「這次一定要吃飽,知道嗎。」
看來可能連早午餐都得跳過直接吃晚餐了。隱隱約約的桂花香,如小動物般的低軟嬌吟,透出絲絲媚意的湛藍明月只倒映他一人身影,劍謫仙如是想。
《END》
#謫月  #劍謫仙  #月無缺 
分類:日記

布袋戲坑深幾許。劍謫仙x月無缺/恆山一家。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