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五

雖然不知道有人在等新篇嗎?但還是想說一聲。
不好意思遲了一週才登入貼文,由於忙於轉換跑道,適應新工作,所以更新遲了,希望接下來的新篇不負期待,謝謝。
新年快樂。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因為妳害怕,妳知道,如果深究下去,妳會發現,之所以想殺了嫌犯,除了上述的原因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妳希望嫌犯像妳一樣痛苦,並且妳以為這麼做之後,妳就不會再痛苦了,可以解脫,但其實並不會。妳想想,殺了嫌犯,然後呢?」
然後……真紀略略昂起頭,看向某個遙遠的彼方,那個她心心念念,卻無法對任何人開口的渴望。
然後,她想……回家。
可是,之所以為家的雙親已經不在了。
乾涸的眼眶忽地發熱,真紀瞠大了雙眼,憤怒的神情逐漸被巨大的悲慟取代。
感覺到真紀劇烈的心情起伏,鄭鏡憐憫不已,伸手按在鏡面上,頓時,蓄滿水的空間消失,畫面搖晃,緩緩形成兩個並肩而立的人影,趨於穩定後,清晰的身影浮現,真紀啞然嘶嚎。
那是她的爸媽,和記憶中長得一模一樣的爸媽。
父親還是那樣柔柔的笑著,眼神中充滿慈愛和包容,和房東有點像,母親則是一臉堅毅,爽朗的揚著唇角,全身充滿活力,彷彿等一下就會吼著上班就要來不及了,然後被父親塞下便當,母親親了父親一口,父親不好意思又開心的要她別在自己面前這樣,然後我會說:
「別、別在孩子面前放閃……」她低喃的聲音極其沙啞,像是千百年都沒說話似地。
太好了,爸媽是笑著的,沒有痛苦。
眼淚不斷的滑落,真紀用力眨眼,深怕視線模糊讓她無法將兩人的景象烙印心底。
「妳覺得這樣好的爸媽,會希望妳去報仇嗎?」鄭鏡問。
已經明白的真紀垂淚搖頭,哽咽不已的說:「他、他們……會希望我,好好,活著。就算……已經不在了。」
已經沒有家了。
多麼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啊!
所以,她不說話,除了母親臨死前的警告,也因為害怕一旦說出來,就無法繼續欺騙自己了。
可是,鄭鏡破除了她設在自己身上的枷鎖。
一點都不高興,她氣極了。
「為什麼要逼我?我不想知道!我想回家……」真紀哀慟至極的放聲哭嚎。「我已經沒有家了。」
鄭鏡抱著哭著跪在地上的真紀,沒有道歉,也沒有安慰,而是陪著她一起難過,一起發洩,直到她身心俱疲的暈過去,鄭鏡才嘆了口氣。
「以後,我和房東的家就是妳家。」
鄭鏡輕輕的將真紀翻過來,溫柔的撫去斑斑淚痕,他感覺到自己的心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愛憐,有些暖,有些開心,也覺得哀傷,為什麼呢?他不懂,也沒有深究。
感覺到靠近這裡的第二面鏡子出現異動,鄭靜肅容,第二面鏡子心隨意動的飄至他面前。
鏡外世界一片黑暗,一彎明月高掛,畫面的角落有一男子正在砸頂樓水塔的鎖,發出匡噹匡噹的劇烈聲響。
鄭鏡豎起食指一轉,畫面忽然轉向將男子的全身完整的呈現出來,連他身後正露出一顆頭的蕭警官也一併納入。
「不許動,雙手舉起來!」蕭強大喝,槍口直指過去。
與其說是專注投入,更像是已經發狂的嫌犯充耳不聞,爬上水塔階梯的蕭強對跟在他身後的警察示意,一群人轟然湧上,包圍制伏嫌犯。
「結束了。」鄭鏡在鏡內世界說。
然後他用心念叫來返照舊校舍二樓教室的玻璃鏡面後,抱著真紀站起身,跨了進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四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