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向/R18預設主題委託】〈忘卻倒數〉紂臨同人

三天兩覺作品《紂臨》同人,配對天一×克勞澤。
預設主題:越做會越遺忘跟最重要的人有關記憶,BE向。
原噗回覆預設可做文透,通靈的同人作品,所以人物不打碼供參考通靈程度。


  「一條被畫出來的直線要如何讓它消失?」

  從天一提出這個問題那天開始,事情漸漸漸不對勁。

  

  藍眸映出天一百無聊賴的表情,對比雙方下半身的動作,沉靜平和到透出詭異。那身不算整齊的衣著只有解開褲頭,除了在他體內進出的分身,其他部份依然和平常沒什麼不同。

  相較之下,下身衣物全被扯下扔到一邊、襯衫敞開的克勞澤是幾近全裸狀態。一邊膝窩被天一扣住強迫抬起,這個姿勢讓雙腿大開的他只能屈肘側身撐在桌上。即使沒有直接看到兩人結合的地方,但體內的感受與天一進出時因為潤滑劑而顯得黏稠低沉的噗啾聲。

  

  過往如履薄冰生活沒給具有皇族身份的克勞澤太多耽溺情慾的機會,臍下三寸之事向來與他無緣。追求生存及其意義的慾望大過一切,所以他不明白天一這樣看似隨興所致的一再侵犯自己是為了什麼。

  但身體不會獨自進行思考,只會憑著神經傳導帶來的感受做回應,無論是冷、熱、疼痛,或是快感。

  

  後穴被粗硬分身撐開摩擦,即使有潤滑劑輔助,終究只是天一方便自身行動的道具。不像前幾次那樣感受到被撕開的痛楚,天一對他的了解不單是意志思考,圈握住克勞澤陽具上的手,力道適宜揉弄冠部下緣,隨著自己挺進的節奏間歇套弄受到刺激而微微充血的柱身。

  每當天一撞進他體內深處,陽具上被手指刺激到敏感點的快感也跟著上傳到腦中;即使知道這可能是天一刻意要讓身體產生的連結記憶,神經終究誠實的讓克勞澤感受到生理愉悅。

  

  若非天一的表情給他一絲警醒的線索,他可能會放棄思考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即使現在這樣感覺已經快分不出,是因為天一的手?還是天一在抽插中從內裡碰撞著不知本體為何的敏感處,克勞澤只知道要射精的亢奮感開始攫住自己多數注意力。

  

  那條直線……是指什麼?剩餘意志力緊抓著這個問句,卻再也無法多想什麼。

  

  「嗯……哼嗯……」低聲呻吟無法被壓抑的溢出,與下身噴薄而出的白濁一樣灑在桌上。

  並非刻意,在釋放慾望同時身體自己收緊後穴入口,緊緊絞住身後那個還沒有要射精跡象的熱柱,輕微的疼痛與快感的界線模糊了,異樣愉悅感受讓克勞澤顫了顫。

  知道克勞澤已經高潮了,天一仍然是一臉毫無沉醉在肉體激情模樣退出他身體。抽個紙巾擦拭黏滑下體,擦乾淨就把那個還硬挺的東西塞回內褲重新繫好褲頭。

  

  在高潮恍神瞬間,一個模糊的念想閃過克勞澤腦海。

  

  不一樣呢……

  

  什麼不一樣呢?跟疑問一同浮現的是抹灰色,彷彿是什麼的片段也像就是全部。那個畫面太過模糊,以至於被眼前天一表情帶來的疑惑蓋過:「這樣做,你快樂嗎?」

  「一定要快樂?」天一唇角是他熟悉的對無知者同情與嘲諷並存的笑容,拿起還剩半杯的咖啡喝一口:「有些事的趣味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做這些事帶來的影響。」



  把手伸向坐起身的克勞澤,撥弄不被衣服遮蔽的乳暈,看它因為受到刺激而讓乳頭突起。也不管會不會太大力的捏了一把,享受克勞澤困擾表情。

  沒有拒絕天一的動作,克勞澤眉頭微蹙。不對勁的感覺像蛇一樣自心底爬出,纏住他的思緒。



  會從親吻開始,溫柔小心,一反常態的沒效率……不會這樣折騰……



  彷彿是拿到一條斷裂的纜線,越是要更深入細想,就會發現思路跟記憶無法協調。他知道有這樣的狀況,而且並非是出自於自己想像而是有所憑據。



  

  但是,是誰呢?

  曾經做過跟天一相同的事情,但是跟天一完全不同的……誰呢?

  

  對於自己絕佳記憶力曾經感覺如同被詛咒,即使再痛苦也無法忘卻已知人事物分毫。現在回溯起那個異常感,卻只追到天一的問句與侵犯,之後的一切就分崩離析。

  由於其他記憶如常沒影響到他日常生活,所以未曾注意到記憶缺失的部分和天一行為的關聯性。天一想到便不會顧慮其他的玩弄自己身體,也只是歸類到天一想看自己困擾的樣子,沒有把兩件事連在一起。

  

  「你對我做了什麼?」向天一表達恐懼或憤怒都是徒勞,克勞澤格開那隻不安份的手,平靜看著那雙自己從來無法順利解讀其中訊息的棕色眼睛。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美味的羊羔要怎麼養成嗎?我還可以告訴你,羊羔混到雜質之後要怎麼處理。」

  

  在天一放下咖啡杯旁邊還有一本黑皮書與一束白玫瑰,但看到天一拉開腰間皮帶的克勞澤無暇思考為什麼會有這束不會是天一弄來的東西。

  方才的性事並沒有完全剝奪他的體力,只是天一始終技高一籌。

  雙手被縛,失去行動自由趴在桌上的克勞澤總算看到玫瑰上面的店家備註字條。

  

收貨人:維特斯托克先生

  

上面還有他親筆寫下的備忘,自己將在某天帶著這束花前往墓園祭拜某個在1131號葬地永眠的人。

  

  那是平民的墓園,葬著……誰?

  還在努力從那一片模糊到只殘留對灰色跟淡金色記憶中回想的蛛絲馬跡,感覺到後穴於沒有新增潤滑的狀態下再度被侵入,天一熟練的撞擊內裡會對這樣異常性行為產生快感回應的部份。

  原本還在注意力聚焦處的記憶,隨著體內傳遞的戰慄電流加身而更加渙散,只剩下些微超越於本能的執念緊抓住殘片。

  即使不知道正體為何,卻還是直覺認定這跟天一的侵犯脫不了干係。

  

  「住手……」受制於天一的他,下意識伸手緊抓住那束玫瑰:「住手……」

  天一的笑聲從他背後傳來,刻意為之的把黑皮書放到他手底下:「再高潮幾次就好,你的心之書只要毀掉那條直線就會越來越薄。」

  

  「這束花,你很快就不需要了。」
#R18  #BL  #委託  #同人小說  #紂臨 
分類:藝文

ಠ_ಠ想要低調暫時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