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

分享

從重度憂鬱到輕度,會懷念重度時期嗎?

憂鬱 憂鬱症 人生 生命

Photo by Gema Saputera on Unsplash

每一時期都有每一時期該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固然重度憂鬱時期的悲傷和難過是非常強大的,有興趣的事情不再感興趣,失眠、食慾不振、不想外出、不願社交、提不起勁、長期憂鬱等等......
但我個人經驗是,重度憂鬱時期我所憂鬱的是當下,例如:今天要怎麼吃飯(手拿筷子、筷子夾東西、放入嘴巴、一口一口咀嚼),亦或者此時此刻又陷入憂鬱,我所想的都是「當下」,想今天要怎麼快樂,想今天要做什麼,想今天是否又陷入憂鬱,想今天發生什麼事情。
經過了七年多我才從重度漸漸轉變為輕度,但我發現輕度憂鬱的我,煩惱居然不比重度憂鬱少,如果重度憂鬱想的是當下,那我的輕度憂鬱想的是「未來」。孰知,看著現在的自己想未來是煩惱,如果想像的未來又是一片黑暗,那肯定是一件災難。
輕度憂鬱之後,強烈的悲傷和難過不再常出現,故而把重心放在想像未來,不乏是「沒有前途」、「沒有作為」、「會過得很慘」、「無法突破自己」、「毫無希望」、「一事無成」。看著現在的自己無法過得很好,開始學會批判自己,我的未來想得越糟,我就越煩惱越煩憂,用一條鎖鏈把自己綑綁住了。和重度憂鬱時期不一樣的思考,或許重度憂鬱時期會想到死亡,但總是當下克服它、排解它、尋求協助。輕度憂鬱時期卻想到以後的自己,看著變化不可莫測的未來,心裡開始了害怕,進而厭惡了自己。
我會這麼說,重度憂鬱時期我憂鬱的是當下,要怎麼讓當下變得快樂變得好,輕度憂鬱時期我想的是未來的我,憂鬱不再是主流,取代而起的是「煩惱」、「煩憂」,想像未來父母親離開我了我該怎麼辦,想到以後找不到工作怎麼辦,想到未來無法突破自己該怎麼。所有一切都是看未來,油然而起就是煩惱,為百事所煩,自己困擾著自己,百線交雜,似乎沒有重度憂鬱那麼「單純」、那麼「平行時空」
所以您說我會懷念重度憂鬱時期嗎?誠如開題所說,每一時期都有每一時期的難處,但不可不說,輕度憂鬱的我,煩惱比重度憂鬱來的更多更複雜。
2020/10/23 小晴
#憂鬱  #憂鬱症  #人生  #生命 
分類:日記

一名憂鬱、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一名同志。努力活在這個不被接受的世界中。喜歡研究歷史和性別議題,興趣是畫畫

評論
上一篇
  • 讓大腦注入新程式
  • 下一篇
  • 我憂鬱,我沒有罪,我沒有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