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8

分享

|微塵雜記|〈年夜〉


  「年還是那個年,只是我們終究長大了。」
 
 
  掛上春聯,紅紙上頭濃墨蜿蜒的筆劃,酷似要道盡這一年的曲折,直到目光遊走到尾末的頓筆,才又不著痕跡地化做一份圓潤。
 
  年節前夕,公司的案子一如各式賀年禮盒,無論是大的或小的,都壓著時間送了進來。也許是這樣的緣故,這幾年才越發嗅不著年節的氛圍,意識到的瞬間,已經是耆老們研好新墨,在紙上斟酌的時候了,連帶住家旁偶然栽下的山櫻,都沿著乾瘦的枝梢結滿花骨,半掩的輪廓隱隱點綴一抹緋色。
  日子過得像是螢幕保護程式,總是一個呼吸,生活就替換了佈置。而更多時候一切令人感到暫態,並不守恆。
  下班以後,趕在鋼筆店歇業之前,將近來出墨有些問題的筆,讓門市的先生們診斷,才知道筆尖早已不知何時,有了些微彎曲,連帶出墨顯得斷續,將一行字都寫得斑駁起來,彷彿要告訴自己,世界沒有永恆,唯一不變的、或許就是改變。
  
  爾後,為了出墨順暢,還是讓先生們換了一片筆尖,但儘管換上的品樣,與原先的款式一致,墨跡在筆下遊走時,心底卻仍舊覺得,像是被取代了什麼,一種陌生的孰悉,如同台北年夜的雨、滂沱襲來。

台北 創作 人生 心靈成長 日記

Photo by zhang kaiyv on Unsplash


  返程的路上,疏遠許久的朋友捎來訊息,詢問近況是否一切安好?儘管知道不過是客套的問候,但還是在當下容易感到溫暖,盯著捷運上略顯搖晃的手機螢幕,想提及一些瑣事,卻終究只是淺淺地打上一句:
  「一切都好,沒甚麼變。」
 
  只是並不清楚,究竟是這個世界沒有甚麼改變,還是自己毫無變質,亦或者以上皆是。
 
  回家以後,甩開餘有水氣的頭髮,撕開未拆封的紅包袋,一面思考著今年能題上甚麼賀辭,一面拿著鋼筆,試圖在紙上找回些許手感。不知從何時開始,早已過了收紅包的年紀,換做自己每年提領一大筆錢分裝,為了幾句如何不落俗套的吉祥話小小地發愁。
 
  年還是那個年,只是自己終究長大了、終究是有些變了,卻又在變遷的同時,保留住部分的自己。
 
  像是原以為,難以再找回從前孰悉的鋼筆,卻在短短兩、三個小時,不間斷地練習筆劃後,找到較舒適的書寫方式,取得了一種平衡。
彷彿不斷更迭的日常,儘管我們總像是重蹈覆轍的人,因小小的失衡而感到無處著力,但我們依舊在陌生的境地,拾回未改的方向,在這個世界裡微調自己,找到屬於自身拿捏的力道,一如鋼筆店的先生們所說:
 
  「筆鋒改了,但寫字的人,還是眼前這個你。」

台北 創作 人生 心靈成長 日記

Photo by Jerry Zhang on Unsplash

#台北  #創作  #人生  #心靈成長  #日記 
分類:生活

|| 詩&散文創作 || 所有不願回首的出走,都不過是餘生裡、依依不捨的逃亡 ||

評論
上一篇
  • |微塵雜記|〈你在我的默數之中〉
  • 下一篇
  • |微塵雜記|〈不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