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彥宇回憶錄

今天我又想起我的同學,潘彥宇。他是我的大學同學,台北人,我們一起進入系上羽球隊。在這半年多中,我們經過了大一的迎新營隊、運動會,還有一些羽球比賽,相處的機會還不算多,但他卻在大一下學期清明節後沒多久,因為騎車過彎速度過快,而自撞身亡。當下正值期中考週,錯愕的我難以平復心情好好寫考卷,五年級那因為家庭變故導致寫考卷時處於茫然、想放棄、不知所措的狀態感又回到眼前。
在事件發生時,我正在準備隔天的普通生物學二期中考。早上看起來覺得氣氛不太對,異常凝重。於是我就問了丞翊,一位好像什麼事都知道的同學。他就跟我說彥宇死掉了,我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但再確認之後才發現是真的。
當下我實在是難以接受,一位前幾天還在跟女生曖昧,準備要送禮。事發前兩個小時還坐在我前面滑手機,準備上場打球的同學,就這麼離開了。細問之下才知道是因為要慶祝愉修的生日(好像還是我跟凱傑說的)結果凱傑去找其他房間的人,想要一起去吃宵夜,順便當慶祝。彥宇說要去,借了弘賢的車,
載著子朋的路途中發生意外。意外之後子朋也昏迷、開刀、整形等等手術,復原至今仍然不若以往,和同學的相處與課業也都落掉。彥宇到院前好像就沒有生命跡象(其實好像沒有人知道)。愉修似乎至今都不像真的走出來。喜民則一直認為這是他的錯(他們是室友,但是因為種種原因,關係不怎麼好)。這件事變成10的我們永久的傷痛。
時間往回推一個多月,交通工程上課時,宗修老師說,我願意打賭,如果一年後的今天,有誰不在坐在這間教室的話,那個人幾乎只有可能是因為車禍身亡,而絕大部分來自於機車事故。此話一出不到兩個月便已成讖。
最近,我正在試著整理情緒,正在好好品嚐著這些情緒所帶給我的感覺,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否是因為過往的某些經歷讓我遇到某些事件時,便會有這樣的情緒變化。我應該要如何反應會更好,等等的問題。
在寫部落格的我,其實這些文章並不是為了要供人觀賞用,而只是單純想要留給我自己,整理情緒,並且可以在有空、有需要時回頭瀏覽。是否是負面並不重要(但通常應該是負面)。因為我並不祈求有多少觀看次數,但重點是,我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媒介,讓我的心態更健康。因此,我將不避諱的在此揭露我最內心深處的黑暗。
#同學  #車禍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