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6

分享

【失眠胡思】想見你

看著電視新聞過年沒新聞報,就播放一些以往採訪的傳統街邊小吃,於是想起了家鄉的豆花。沒錯,這到處都有的小吃,沒什麼稀奇的,但我家鄉的豆花,在我家有個好笑的名字「小姐」豆花。
那時我們剛搬來,早上起床聽到賣豆花的經過,喊著「倒灰、倒灰、吼呷ㄟ倒灰」,在這市區中推著攤子叫賣豆花還真是稀奇。我家住四樓,媽媽開了窗喊了一聲叫住賣豆花的,下樓去買。
就是那種傳統豆花,很紮實卻又綿密,糖水,應該說是糖漿,濃濃的甜甜的,必須與豆花搭配的剛好,否則會被甜爆了。冬天吃溫熱的、夏天吃冰的,就這樣,尤其週日早上不用早起上學,早餐就是豆花,一吃吃了好多年。
有一年,表弟表妹來我家住,早上一樣聽到賣豆花的經過,他們兩個台北來的孩子不太會台語,「吼呷(好吃)」聽成了「休假(小姐)」,所以從那時起,我們家就一直這樣叫著這攤豆花,就當是個美麗的錯誤。
直到高中畢業北上唸書,「小姐」豆花就一直這麼陪伴我成長。但,從第一天起,我從沒有看過這攤豆花,一直以來都是我媽開窗喊住他,然後下樓買給我吃。我從沒開窗喊過,更別說賣豆花的老闆(肯定不是小姐)長的什麼樣子。
多年以後放假回家,偶爾我媽還會買給我吃,但發現豆花沒那麼紮實,糖水也沒那麼濃了,後來就幾乎再也沒吃過。這次過年回家,跟爸媽提起,爸媽說豆花老闆也很老了,早已不再推著叫賣,從固定擺幾個定點,到只固定擺在一個點,然後越來越少出來賣,逢年過節更是不會出來。現在我只有過年才回來,就更別想再吃到了!
我跟我媽說,如果再見到「小姐」豆花,請我媽拍張照片來,讓我看看老闆的樣子,因為我想『見見』這個陪伴我成長的味道。
#豆花 
分類:日記

是紀錄人生,還是另一個虛擬的人生?在鍵盤後面半夢半醒的幻想,是夢是真?不管了!還要繼續與頭痛共生…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頭痛囈語】情人節,祝你們快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