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十二章 病房

房間陳舊的木門吱呀一聲被打開,潼恩手捧著便當和一些本子進到了崔炎的病房,正要探頭一看就發現病床上的病患飛速的從原本的坐姿改為躺下,伸手一拉將棉被蓋過腦袋,翻身蜷縮成一團白饅頭背對著她。看到如此情景,潼恩一個箭步衝到了床邊,一把抓住了棉被的邊緣,要將她扯出被子。
「我睡了!」崔炎面不改色的說謊著,眼睛閉的死緊不肯張開。
「說謊!你給我起來!我這次一定要將安全守則刻進你的腦袋裡!」
「你已經連續好幾天都在念安全守則,我耳朵都要長繭了!」
「難道不是因為你完全沒有聽進去嗎?」
「我都知道要注意安全了!所以不要再來了!」
「你還狡辯!你以為你是有九條命的貓嗎?我已經沒讓你罰抄安全守則了!」
「不可以打擾病人休息!小馮哥!于醫生!萱姊!這裡有人打擾病人休息啊!」
「你剛不也沒在休息嗎?給我起來!我這次一定好好訓你一頓!不會再讓你以睡覺為理由躲過去了!」
「我忽然又想睡了不行嘛!!!」
房間門再次被打開,于磊探頭進來無奈的看著兩人的打鬧,嘆了一口氣,苦笑的幫崔炎說起了話,「秦隊,你就放崔隊一馬吧。這一次差點丟了命,她也是學到教訓了。再說,你現在每天給她念安全守則,等過半個月鴞小隊再次出隊時,她早就忘了大半了。」
「對嘛對嘛!」崔炎點頭如搗蒜,趁勝追擊的翻了身抱住潼恩的手臂,軟綿綿的撒嬌到,「小N~小N姊姊我真的知錯了拉~我以後一定會更加注意自己的~所以你這一次就饒了我吧~」
「你可是醫生!怎麼也幫這學不乖的病人說話!」潼恩狠狠地瞪了于磊一眼,轉過頭繼續叨唸崔炎,「現在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啊。你這一倒,嚴重給隊友和醫生們添麻煩!溫言不僅僅要處理原本該由你處理的隊長事務,還要成天應付議事廳三天兩頭的探訪!現在對外還是說你留在貓頭鷹村處理事情,一時還不能回來,不然要是你這位號稱現在中途島『最強戰士』重傷的消息一不小心被大家知道了,那該會造成多大的恐慌啊!這一次的新進者們各各膽子小的不可思議,我花了好大一股心力才將他們安頓好,你這一事爆出來我又要過勞了!你好歹為幫你擦屁股的人考慮一下啊!」
「不過啊,」于磊打斷了潼恩的話,「雖然秦隊現在好像說的是因為你得大家添麻煩而生氣,但實際上最關心你身體情況的就是她喔。秦隊也不要傲嬌了,老實坦白自己的擔心不好嗎?」
「不讓她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她根本不會收斂好嗎。」潼恩方才那劈哩啪啦像機關槍掃射一樣的抱怨似乎是好好地讓她抒發了怨氣,口氣顯然好了許多。她一把將椅子拉到病床邊坐下,看著現在乖乖認聳的崔炎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認真的,別在嚇唬我了…我心臟很脆弱的…」
「嗚…真的抱歉拉…」崔炎弱弱的說一句,「我真沒想到問題那麼嚴重…我發誓我真的會注意的…所以…」
「???」
「真的別再念安全守則了好不好…」
潼恩額角的青筋跳了跳,她狠狠地拿起手中的本子敲了一下崔炎的頭。早在于磊幫忙說話時她就沒打算給崔炎叨唸安全事項了,結果現在這小妮子一提,潼恩又忽然不是這麼想放過她。潼恩轉身詢問于磊,「什麼時候能出院?」
「明後天吧,其實早就沒什麼大礙,只是議事廳那邊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崔隊以任何一點虛弱的姿態出現在大家面前,我們才決定讓她在醫院裡多休息幾天。她今天甚至都無聊到在病房裡…」
「什麼都沒有!我有乖乖休息的!」于磊話音未落,崔炎趕緊打斷了他的話,還不斷用求救的眼神示意他什麼都不要說,卻又被潼恩一把摀住了嘴。
「哦?做了些什麼?」潼恩瞬間轉頭,『危』笑地看向于磊,眼神裡寫滿了『你要是不說實話你就死定了!』的威脅。
「…做起了伏地挺身和深蹲。」在潼恩的威壓之下,他還是說出了實情,但隨後又幫忙說了幾句話,「沒做很多,簡單運動罷了,當時小馮和小宋也在旁邊呢,沒啥大礙的。」
「火火…乖乖休息…???」
「痾…這不是說希望出去時看起來能有氣色一點嗎…醫生也同意的呢。哈哈哈…」被抓包的崔炎也只能乾笑幾聲掩蓋尷尬。「我也想早些出去,成天待在房間內,連窗都不讓開,離開房間也不能出這個樓層,為了不讓其他人起疑,你們連探病都不太能來…我也很無聊啊。而且東西都丟給言言也不太好,阿…雖然這些事過去好像也一直都是他在負責的。」
潼恩的『危』笑讓她感到一陣寒意從脊隨竄到大腦,雙手舉起擺出投降姿勢,繼續說道,「議事廳也有派人過來說了希望我能早些康復出院…」
「議事廳?議事廳又在搞啥了?」潼恩沒好氣說到。她因為這次新進者們普遍情緒不穩定,甚至出現攻擊他人的問題,已經被議事廳叫去『關心』了好幾次,現在聽到這三個字火氣又要竄上來。『一群吃飽沒事、管東管西的官員們。』她想到。
「多在新手村裡走走,和新進者打打招呼什麼的,大概是把我當吉祥物。這一年下來因為金融與政治體系趨於完善,大家都喜歡在新手村裡搞搞小生意,願意加入軍團的人數銳減,所以讓我去當活招牌宣傳一下。」崔炎靠坐在枕頭上聳了聳肩,「雖然我也懷疑成效,但鴞小隊人數已經跌到二十人以下,我們也缺人,所以就死馬當活馬醫吧。阿不過我們更多是從其他軍團接收有戰鬥經驗的隊員過來,所以即使宣傳有效,人也不會進來我們這邊就是了。」
「不想接就不要接阿,」潼恩拿起櫃子上的蘋果啃了起來,氣氛忽然變成了兩社畜抱怨老闆的小聚會,「和我們其他人不同,鴞並不是議事廳底下的直屬軍隊,理論上你們和議事廳是平起平坐的,比起我們其他四個軍團自由多了。」
「已經拒絕過了阿,原本他們還想我們隊內搞個表演賽,用他們話語來說就是『要炫酷!要引人注目!讓人一看就覺得帥斃了的那種!』…差點被言言炸出去。」崔炎的話語裡透露出滿滿的無奈,「人家好歹也是名義上中途島的最高機構,再加上他們三番兩次的派人過來協商,總知最後的結果就是這樣了。」
「也是拉,仔細想想,吳翔他們天空之城已經搞過好幾次表演賽了,兩騎士團也被迫搞了一場,你們鴞快成為最後淨土了,」完全被轉移注意力的潼恩喀擦喀擦咬著蘋果,「那你是怎麼協商的?說來讓我學學,我怕哪天他們瘋了要我們NPC也搞場表演賽,我可不想被當作馬戲團的猴子看。」
「言言告訴他們要搞表演賽不是不行,以後每次開荒,鴞的出隊費用改為三倍,如果要能使用異能的表演賽則是翻五倍。每多辦一次,價格就再翻倍…」
「溫言有時候其實也挺流氓的…學不來學不來…」
在兩個人聊著天的時候,被溫言派來看病的伊半夏也來到病房給崔炎送晚餐。作為在當天除了崔炎外唯一一位昏倒的隊員,伊半夏被迫以「複診」的名義天天往醫院跑,給自家隊長探病的同時,也順道幫被禁止離開病房的崔炎帶些能打發時間的書。結果搞的不少隊外的好友以為他受了什麼重傷還是得了什麼絕症,天天給他送花與水果以表關心。
「嗨~小隊長,我又來囉!」伊半夏舉起手中的紙箱,「來!順便給重傷病人送禮!」
「怎麼又這麼多?」崔炎皺眉,指了指已經被水果與鮮花淹沒的小櫃子,示意他找個位置把東西放上去。明明自己的重傷被掩蓋的掩掩實實的,但每天仍然有數不清的慰問品進到房間。除了擔心隊長的鴞小隊成員們,更多是來自於關心『重傷』伊半夏所拿到的謝禮,搞的她哭笑不得。
「來的路上經過了西商場區,今天站在外邊等我的人比前幾天少得多,我還以為終於不用在被當重傷病人了…誰知道他們說覺得讓我一個傷患拿一堆禮品不好,所以這一次聯合東商場區的大家一起把所有慰問品搬到醫院樓下了。」
「恩…你明明看起來生龍活虎的,到底是怎麼被當作重傷病人?」崔炎有些抱歉,畢竟是因為自身原因才害的好友被誤解,「這幾天真的是麻煩你了。」
「你不用感到愧疚或是擔心他了…」病房門再次被推開,這一次進來的是許久未見的溫言。他一邊帶上門,一邊沒好氣地抱怨起了伊半夏,「某人戲太多,在第一次來看你情況時,在醫院被好友問了為什麼會在。結果他聲淚俱下的描述了他因為過度使用異能,結果回來這幾天一直身體不適,只能常來醫院檢查看看,醫生也很擔心他的身體情況,所以讓他天天來複診。結果這齣戲被一傳十、十傳百,最後演變成『伊半夏受重傷』的戲碼,除了怪他自己白目還能怪誰?」
「……」崔炎與潼恩沉默了,雖然知道伊半夏天天跑醫院被當作重傷病人的事,但誰也沒想到最初居然是因為如此無厘頭的原因,一時半會不知該說些什麼了。伊半夏也不敢多說什麼,這一次確實是他自己做死,只能乖乖地把床邊的位置讓給了溫言。
「言言。」不過看到許久未見的友人,崔炎仍感到十分高興,「你怎麼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方便過來呢。」
「于醫生聯絡我能過來拿這一次出隊的報告了,把議事廳派來的人都轟走之後就過來了,」他揮了揮手中的資料,「抱歉阿,之前一直沒有來探病,聽說明天就能出院了?」
「真的?小隊長恭喜了!」聽到出院的消息,伊半夏也替崔炎感到開心,同時也抱怨了幾句,「你趕快回來吧,你不在的這幾天,溫言都一直很暴躁,前幾天居然還把我轟出了辦公室!」
面對伊半夏對溫言的指控,崔炎轉過頭看了自家副隊長,「一半又做死了?」
「你能理解我真是太好了。」
「辛苦了。」
「喂!我沒有人權的嗎!」
「「沒有。」」異口同聲。
「嗚嗚嗚~」伊半夏窩到角落裡當起了蘑菇。溫言揉了揉額角,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外邊還有兩箱慰問品呢,你不去拿?」
「嗚啊~溫大大你怎麼能奴役『重傷』病人!」
「你這麼想重傷的話我現在就把你炸成重傷!」溫言毫不憐惜地一腳把伊半夏踹出了病房。
「我也先回去吧。離開NPC太久也不好,還有工作呢。」看到伊半夏被趕了出去,潼恩也起身離開,把空間留給溫崔兩人。
等潼恩關上了房門,崔炎撐起了身體,從原先懶散的辦靠在枕頭上,改為端正的坐姿。「明明我明天就要出院了,你怎麼還讓一半去搬東西進來啊。有事情要單獨和我說?」
溫言並沒有立刻回答她的問題,只是坐到了病床上,將紙袋裡的一份文件交給了她,「今天來的文件,說是一定得讓隊長看看。」
「嗚…一般事項由你處理不就好了嗎…也不用特別問我吧。」崔炎接過了文件,雖然嘴上抱怨卻還是認真的看了起來,但看著文件越看臉色越難看。半晌後,她將文件還給了溫言,思考一會說到,「我能不同意嗎?」
「當然!」溫言也是爽快,原先有些凝重的臉色也豁然開朗,好像就在等著她說這句話。他接過了文件並將它們揉成一團,並熟練的利用異能將這紙團炸了。
「欸??!」這回換崔炎震驚了,「這樣沒問題嗎?」
「能有什麼問題?他們要是有意見,大不了我們就去炸了議事廳。」溫言露出了有些頑皮的笑,「隊長只是出了個小小意外,就當我們鴞小隊好欺負的人都是蠢蛋。」他起身拍了拍崔炎的頭,「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要上工啦!不用擔心,有我在,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附贈小劇場:
伊半夏:「小隊長、溫言大大,我把東西都拿過來啦。」
溫言:「之前我都沒有來…東西一直都是這麼多的嗎…?」
崔言:「今天比較多,但之前也不少就是了。一半,今天有什麼啊?」
伊半夏:「我看看喔,這一箱是水果,有蘋果、橘子、桃子…,還有這黃黃的一盒是啥啊?已經切塊切好的。」
溫言:「我看看,這是鳳梨吧?」
醫療工會全體:「不准拿鳳梨進醫院!!!」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