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獵人】【酷拉x自創】鏡花水月(18)-其實我們互相關心的心情是沒有不同的。

*很拖戲,超級拖戲XD
*舊文大翻新,看過舊文的人可能會覺得和新文有很大的出入。

  儘管現在早已入夜,但意外的今晚的雲層並不厚,甚至還看得到滿天的星空,和滿月一起高掛於空中,為漆黑的景色增添幾分明亮。
  ……不,會覺得雲層不厚應該是因為我們正處在離地面不知幾千公里的高空吧。
  雖然光從能看見星空和明月這點來看,今晚應是相當怡人的天氣,卻因我怕高這點而無心認真享受這份景色。
  沒錯,現在的我,以及其他已經通過的考生們,正待在獵人協會的飛行船裡,前往下個考試地點,到目的地為止都是休息時間。
  而那個採蛋的試驗,其實後來是還要自己煮水煮蛋的,但最後在男主考官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提示下,平安無事的過關了,當然我也不小心看見了,女主考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上船以後,聽著會長講完一堆話以後,就宣布原地解散並讓大家休息去了。
  我靠在牆邊吁了口氣,才剛進來這世界就幹了好多此生從來沒幹過也不會去幹的事呢,感覺好累啊。
  「神夜姊姊,要一起探險嗎?」小傑湊過來問道。
  「不了,我到別的地方休息一下就好,你們自個兒去吧。」我滿臉疲態的揮揮手道。
  「欸欸,好吧……奇犽,我們走。」他失望的欸了一聲後,便拉著奇犽一起去所謂探險了。
  小孩子體力真好啊……挺羨慕的。
  我離開了牆邊,看著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兩人坐在地上並靠著牆睡著的樣子,不自覺的笑了一下,便離開這塊一群考生所在的空間。
  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呢。
  晃悠晃悠的走到座位區,前方還有點飲料的櫃檯,這裡一個人都沒有,如果是這裡的話應該可以?
  趕快搞定這件事然後好好享受這個夜晚吧。
  我躲在一個角落裡,背後有著作為擺飾用途的真盆栽,寬度夠寬的關係,只要不特別來看或是剛好經過,應該不會被看見才對。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它已出聲說話。
  汝要執行契約了嗎?
  「嗯。」
  應允一聲後,周圍原本是座位區的空間忽然開始驟變,就像進入了異次元空間一樣,眼前所見只剩如烈火般的橘紅色,雖然並不會感到不安,但還是不自主的開口詢問。
  「請問這是……?」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這空間裡,意外的感覺相當溫暖,甚至快要到覺得熱的地步。
  這也是神族的力量嗎?
  執行契約之所需空間,還請勿見怪。
  語畢,它同時也從我身上的銀色項鍊中飄了出來,現身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個約跟彈珠差不多大的橘色光點,周圍還散出了光暈。
  汝眼前所見之物即為吾等真身,還請為吾等命名。
  「命名……?啊,難怪你一直沒提自己的名字,原來是沒有名字嗎?」
  之前它第一次現身的時候便覺得奇怪,但又說不出哪裡古怪,此句一出,心裡的些許疑問也同時消失無蹤。
  是,即便是與吾同類之人,也僅以編號替代稱呼,正式名稱皆由契約者命名。而吾的編號為零零六。
  「那總會有沒啥取名美感的人,或是懶得想名字的人吧?遇到那樣的人該怎麼辦?」
  聽天由命。
  我愣了許久,雖然它真的有點奇怪,但總覺得這樣有點悽慘。而且看起來它也經歷過很多大風大浪,聽天由命這詞才能說得雲淡風輕。
  但雖說想要善待它,但老實說我也沒什麼取名的美感。
  我靜靜地閉上眼,想像著它帶給我的形象和感覺。
  外觀是銀色的十字架,帶著神族的火靈之力,可以是天使也可以是死神的力量……很溫暖、很溫暖的感覺,當初立下的誓約是作為守護所用。
  我微微一笑,心中已有了解答。
  「神族的後代子孫,與零零六之靈的契約者,凜神夜,在此命名其為熾天使賽拉弗——」
  命名完畢的瞬間,似乎有什麼東西直接灌輸進我的腦袋裡頭,而嘴巴開始毫無猶豫的依著被灌輸的資訊念著什麼,但我自己是一頭霧水。
  ——彷彿現在在唸著什麼的人並不是我自己一般。
  「——以此星球所有靈力,及全天八十八星辰起誓,將對其不離不棄。」
  念完這句以後,腦袋中就再也沒出現任何東西,有種意識已然回歸的感覺。而手腕上多了一條銀色的手鍊,中間還鑲了顆圓形的、看起來就很貴的紅寶石,整體設計感很簡單大方,卻讓它即使是在如此明亮的異次元空間裡,不知怎的卻依然熠熠生輝。
  這就是……我和它……不,和他訂定契約的證據嗎……
  吾主神夜,從今往後也麻煩您諸多賜教了。
  「該被賜教的是我,很多有關神族的能力和事物我都還沒學會,以後還得請你多幫忙呢。」
  是,吾等知道。此外,汝可僅在內心發話即可,吾等必定能聞汝所言。
  我停頓了數秒,他是知道我的狀況才刻意說這件事的嗎?
  「嗯,謝謝你,賽拉弗。」
  語畢,謎樣的空間化成無數的光點消失,場景也恢復成原來的座位區了。
  原本打算繞過盆栽去點餐,卻忽然看見一張桌子「碰!」的一聲整個被掀翻的畫面,同時間也聽見瓷製的杯子應聲碎裂,裡頭的液體也都撒了出來。
  定睛一看,一個素不認識、綁著雙馬尾的黑髮女子,一身紫色棕色的衣裝交錯,看起來似乎是有備而來的,還拿著小刀,對準的是……奇犽?!
  看見被攻擊的對象後,身體不自覺的快速向前衝去,想都沒想的直接抓住刀刃,同時也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力量保護著我的手。
  「神夜?!」看見三人一副驚訝的表情,就連奇犽也略微睜大了雙眼,顯示出他的意外。
  「小姐,妳的動機如何我不知道,但隨隨便便就動手可不行啊。」我涼涼的說道,更加引起了她的憤怒。
  「這不關妳的事,妳放手。」她死死的瞪著我道。
  「妳不動手我就放啊。」
  「妳!不可理喻!」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妳,哪來的白癡會乖乖地讓來路不明的傢伙對自己的友人動手啊。」
  「到此為止!」
  忽然聽見第三者的聲響,我轉過頭去,怎麼是尼特羅會長啊?
  我們打架他也要管的嗎?
  被聲響一轉移注意力,手不小心放開了刀子,她也趁隙縮手,接著再預備朝我刺一刀。
  我側身一閃的同時,尼特羅會長只用了三根手指就攔截了她的攻擊,而這次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成功進攻,也無法後退,進入了進退不得的狀態。
  「還以為有機會來個全武行呢,真可惜。」我無奈的擺擺手,接著前往櫃檯去準備點些東西喝。
  我低頭一看,不認識的字體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
  這文字……慘了,我可不識這裡的文字啊。
  「小姐,請問妳們推薦什麼?」我面無表情地抬頭問道,但心裡其實緊張得要命。
  「推薦的是巧克力奶茶,很好喝哦。」
  「那就那個吧。」
  「好的,請稍等一會兒,等等替您送去。」
  有驚無險的點完飲料以後,我回去原本他們在的座位區,不同的是剛才那名動手的女子早已不見,連小傑他們也一樣。
  我坐在一桌全空的位置,呼的一聲,鬆了口氣。
  謝謝你了。剛才那麼突然的狀況,能及時反應真的很厲害。
  吾等知道,汝相當重視彼等。
  ……很明顯嗎?
  是。汝所有言行已透露動機。
  這樣啊……那未來還是麻煩你了。
  吾知也。此外,汝應當查看手部情形為妙,方才並未能及時擋下所有攻擊。
  被他這麼一說,我趕緊看了看我的右手,上頭有一條說深不深,說淺卻也不淺的口子,從那道口子中細細的流出一條鮮紅色的液體。
  剛剛那樣果然還是太危險了嗎……
  不過如果是直接空手接白刃的話,後果似乎會更不堪設想呢……回頭一想,反而應該慶幸才對?
  「小姐,您的巧克力奶茶。」服務員將奶茶送到我面前,而我則是趕緊將手收起來,避免被人看到我受傷。
  「謝謝。」道了聲謝以後,她便悠悠離去,而我則是改成用左手拿杯子喝起奶茶。
  「神夜……」
  聽見後方有人叫我,我回頭一看,是剛才也在場的酷拉皮卡,他的眼神帶著擔憂。
  我回了一聲單音,表示我有聽見,他便繼續說了下去:「妳剛才……有受傷嗎?」
  聽見這個問句,我微微睜大眼,但也就只是一瞬間的事,我鎮定的搖搖頭表示沒事。
  雖然是騙人的。
  「……那右手也沒怎樣嗎?」他再度開口詢問,而我也就只是回了個單音。
  反正等等再用火靈去治療應該就行了吧。
  「神夜,妳又想瞞著我們了嗎?」雷歐力忽地出現在酷拉皮卡旁邊,但他的臉上不知怎麼搞的多了好多不知名的傷口,令我不禁笑了出來。
  不出我所料,他又開始吶喊著:「不要笑啊喂!」
  最後,我和酷拉皮卡很有默契的開始一起笑,而這又讓他嚷嚷了好久。
  「抱歉、抱歉,」我好不容易忍住笑意,稍作思考以後,將藏起的右手朝他們亮了出來,「喏。」
  而他們看見時,卻都一同屏住了聲息,面面相覷。
#鏡花水月  #酷自  #獵人  #同人  #BG向 
分類:藝文

∥作業暴增中6月底前應該拖更機率高到不行∥女主具體人設出來以前基本停更獵人∥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走二創,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目前只有プロセカ,預計之後加開BGD,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所謂情調
  • 下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情人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