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看書《尖叫連線》陳栢青 讀後感

很久沒讀新書了,這本書敘事很特別,會不斷出現導演的指示詞,就像在導戲一般,更確切來說,我覺得像是敘事者的臆想。說實話我已經好久沒有看類型小說了,很多細節讀得不是很理解,尤其是後半部,不知道想傳達些什麼。尖叫連線好像致敬了頗多經典恐怖片,但我認識的沒幾部,只知道俊雄、貞子等。其他的梗可能就被我忽略了,放年假完有空可能會回學校重讀一遍。
台灣 書 讀後感 類型小說

尖叫連線

故事大背景是描述台灣爆發了一種名為HLV的病毒,感染的人會有三階段的症狀,LV1是處於低燒狀態,LV2是會變成異常飢餓,想吃人的「食客」,到LV3就會細胞液化蒸發(?),整個人消失,只留下因咀嚼而特別堅固的下顎骨。很容易感染且不易控制發病階段,有可能直接從LV1就到LV3,直接掰掰。感染後三天內會死亡。有很多描述的場景特別獵奇,像是劍潭往圓山的捷運一打開,滿地都是下顎骨,整車乘客無一倖免;還有什麼教室突然下起了牙齒雨,被噁心到了,畫面感太強。

以下為讀後感,就是會爆雷的意思。-----防雷線----------------------------
就我自己感覺吧,序曲寫得十分引人入勝,把世界觀建立起來,讓人準備進入故事之中。單單前部就可以結尾了,很精采的逃亡一場空,角色塑造能夠表現出他們的抉擇背後的原因,有時會穿插一些類似意識流思考的情節,加上導演不時出現的指示,我猜想是主角國青幻想的,因為故事中的校園設定是個影視學校,學生目標都是演員、導演等影視工作者,國青是個過氣的演員,情緒收的都很飽滿
傳染病和霸凌巧妙的呼應,歪豬
詛咒錄影帶居然是拯救全台灣的關鍵物品,三天內死亡延長到第七天才死亡,這件事不斷被強調,似是想嘲諷此事的荒謬,但這又與後部的詛咒載體相關聯,關於詛咒錄影帶的所有我都先在心中保留個疑問。
作夢預演,資優生置身於霸凌局面之外,我在想這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是否也在算計中,變數究竟是誰?
霸凌,國青,歪豬,技安,靜學姊,鈿鈿,大家牽扯在其中,現實與夢境混淆不是巧合,而是場陰謀。

不紅的演員「俊雄」,只穿內褲。從電視中爬出來的「貞子」。霸凌紀錄片的公審現場成為了大型感染場域時,國青就意識到了對歪豬的情感,歪豬是他唯一的朋友,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夢故意的設計,讓最後的怒能夠成型的火種。原本國青一直認為歪豬和他一開始就是一起被技安欺負的,但看到鮮紅的血四處噴濺時,人生跑馬燈閃現,模糊記憶起是歪豬提議陪他一起去廁所的,技安看不爽地原本只有那個過氣的「俊雄」

犧牲一人救全台灣,我幾乎懷疑夢裡的一切可能都是套路,一切都太剛好
演戲,你們都是演員
忽然之間,我就成為了恐怖片的常客,殺人魔總是第一個找上我。我是恐怖電影中固定有的角色。我永遠是第一個掛點的人。
導演說,你不是主角。                                                                                                                                              導演說,你不需要演技。                                                                                                                           導演說,你不需要背景故事。                                                                                                                                導演說,你不需要情緒。                                                                                                               導演說,你只需要選擇。                                                                                                                                                          導演說,你只需要選擇去死就好了。
去死就可以了。                                                                                                                           靜學姊說:「我就是永遠的尖叫女王。百年花瓶。也是永遠的受害者一號。」                                                                                                                      靜說:「我。」                                                                                                                                                      親愛的,沒有什麼「我」,你去死就好了。                                                                              靜說:「我只是......」                                                                                                                    親愛的,沒有什麼只是,你只要好好去死就沒問題了。
看到這段特別心疼,原本一開始對靜學姊沒什麼好感的,覺得這種校園女神仗著自己有人氣就欺負別人很糟糕,但自知註定去死的砲灰命運,讓人有些心疼,某些心願稀鬆平常,但他卻是如此渴望
青春期即是活生生的恐怖片。                                                                                    不是吃人,就是被吃。學校就是這樣的地方。
書最後的摺頁留下這樣的兩句話,深刻的迴盪在我腦中。呼應故事裡的學校,我們的青春總以玩為藉口,揣著或許自己都沒察覺的惡意,將他人置入深淵,自己也墮入泥淖般的處境
重複了一百六十多遍的噩夢,經歷了近乎一樣的霸凌過程
現實只有一次,發生了就無法挽回,若不在夢中演練,恐懼現實的未知
他們不知道的是,夢只剩一次,或者說是,他不知道
殘忍拋下所有他者可能生存機會,以為自己仍在夢中
最後一次的夢為何那麼不一樣,答案讓人心碎
用血腥獵奇的食客揭露更為醜態的現實,霸凌吞噬的何嘗不是人?
#台灣  #書  #讀後感  #類型小說 
分類:藝文

無所事事的認真大學生

評論
上一篇
  • 大學生活小記 大二課程心得
  • 下一篇
  • 大學朋朋   不像台北人的養樂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