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週六連載,移居花蓮Q&A_第五題》好!山!好!水!好!無!聊!

人天性善妒,比較和忌妒心是促進人類社會進化的驅動力,羨慕是本性。租的羨慕買的,買蛋白羨慕買蛋黃的,買一層羨慕買一棟的,住大安羨慕大直的,住大溪羨慕大港的,住臺灣羨慕歐洲的,住歐洲羨慕環遊世界的。其實羨慕大多只是嘴上說說,少數人有把羨慕化為身體力行的勇氣或傻勁或資本。人各有志,人各有命,想像的美好總是發生在自己不在的他方。
我們不也因這樣每天掛網嗎,擔心未知某處發生什麼我們錯過了而被排擠,保全公司都沒這麼殷勤。
想像的美好通常會刻意忽略不便不堪,但人要活好得有目標,只要朝目標前進必有煩惱,無論住哪裡或收入多少。當我們認真投入一件事必會得罪某些人,因為當我們獲得權力名譽或金錢,必然也是佔去了另些人的利益名額,而結黨營私、派系糾紛或明查暗訪的私相授受是不分都市或農村的。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花蓮我家附近的一處社區。

我媽老家苗栗,逢年過節必返望九十多歲的阿婆,小時寒暑假動輒在苗栗洗菜玩土整把個月。那時脾氣彆扭,每次在臺北都囔著不想去苗栗,很無聊,沒朋友,結果苗栗待了一個月要上車回臺北又哭著說我不能沒有阿婆,甚至有幾次我爸車都快上高速公路,耐不住哀求只好把我送回阿婆家再住幾天。
每逢過年,客家習俗一項不少,認真從初二回娘家過到初六送窮鬼,從早到晚提禮來拜年的遠親近友,彷彿晉見皇室穿街繞巷來到山腰細路阿婆家,向家族僅存的最高精神領袖獻上祝賀。我們這輩生兒育女少,許多長輩已離世,年味的確越來越淡但客家年菜鹽油始終不淡,硬頸精神就是脖子的血管一定要硬,每餐都是牛豬魚雞膽固醇大四喜。
這大概也是我對花蓮縱谷客家庄格外親切的原因吧。從苗栗農村到花蓮農村,都是某黨長期執政(甚至苗栗還被稱作該黨的耶路撒冷)的客家聚落,真沒想過自己有天攀山越嶺從一山城到另一山城,他鄉故鄉變同鄉。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苗栗阿婆家頂樓視野。下面那片工地原本是田地。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現在小七都這樣嗎?我不知道,至少苗栗國的可以。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苗栗國跟花蓮國都有許多日式老宅,這是出磺坑的美和商店。

所以當有人問適應移居生活嗎,農村經驗我有,雖然不多,但大概能掌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訣竅。那為何不搬回苗栗?也有想過,而且那樣我就是返鄉青年了!但根據我對客家菜鹽油量和自身家族遺傳病史的理解,不是啦是根據我對苗栗跟花蓮農村性格特色與現況的理解,我想像中的美好生活應該會發生在花蓮。
牛年初二,搭在阿婆身旁打電腦,親戚問我正值青壯、搬去跟苗栗一樣「鄉下」的花蓮,不會厭倦跟害怕所謂的—

好!山!好!水!好!無!聊!嗎!


這就來開箱我的一天美好生活,讓大家知道有多不無聊:
早上起來,喝杯水之後先花二十分鐘整理院子,吃點東西然後花一小時閱讀自我成長和方法學建立相關書籍筆記。大約九點,繞田埂溜狗半小時,回家後可能放水泡澡也可能稍事打掃,總之是一些淨身瑣事。十點半到十二點半,進行不須上網的工作。通常早餐跟午餐是連續的,少量多餐吃到中午,通常是蔬果穀物和蛋的組合。
午餐後打開手機,因為只有手機連網社群軟體,挑選較重要訊息即時回覆並且安排下午需要上網工作內容跟區段,盡量控制下午待在電腦桌而非手機桌(不知怎麼分桌的可以看這篇);中途穿插讀一些工作相關的資料或書寫筆記。把下午切成幾個大段和許多小段,穿插不同的工作項目,每一小時放自己上社群五分鐘,看看有啥需要即時回覆。
傍晚運動,單車或籃球,中途休息打開手機回純聊天訊息。出外晚餐,可能逛街買點生活用品或者回家繼續未完工作,延續下午模式但若進度超前則抽空學習新知,也利用手機軟體處理一些身外之物相關瑣事,可聊天。睡前,讀點雜書,恣意使用網路但盡量不看臉書,看各種當下感興趣的影片或亂連到的網站或者拋開手機和書,專心摸狗。

(X)這就是我的美好生活!
(O)這就是我「想像中」的美好生活!

想像歸想像,想是很想,幾分像很難講。光是像這樣發了一篇文,時刻關心自己獲得幾個讚,轉眼半小時過去了。
比如除草,院子各種花草都有,有些是房東留下的珍奇異種,更多是天外飛來一種。真正擁有一個院子才明白想像中快樂農莊生活多荒誕。那些整理漂亮整齊的庭院要嘛就是有錢請幫傭、要嘛就是除草劑隨便噴,花大錢重鋪底板或定時請園藝公司整理也有可能,總之不是自己弄的。我沒錢沒閒,只能每天早上固定整理不然晚上就月色搖晃樹影穿梭在熱帶雨林。在臺北養幾盆植物覺得綠化環境,在這裡我只怕被同化變綠巨人畢竟我原本就好客家人。
問題來了。秋冬天氣不穩,每早除草跟傍晚運動難以規律遵行,習慣尚未養成就被破壞。每天的開頭如果沒有穩扎穩打,通常後面的節奏也是跌跌撞撞,更別說手機隨時連網,時間變得很瑣碎,我想像中的生活/工作模式近乎苛求,想像力終究敗給對腦內啡的渴望。
每天光是想辦法讓自己按照想像中美好日子的方法過生活,不斷挫敗和成長,克制自己各種分心和拖延衝動,和困擾許久的焦慮恐慌身心失衡相處就花掉大把時間了。這些可能就是無聊的源頭,但同時也是無聊的本身;最重要不是打發無聊,而是跟體內害怕無聊的念頭相處。無論在哪,如果無法好好和自己相處,大概都會為「無」所困吧無論是無聊無感無神無所適從;做事不難,做人很難,而做人最難莫過於搞清楚「我無所謂」跟「我無所畏懼」的差別。
移居一年之後,決心無所畏懼而非無所謂繼續沉淪,正面迎擊不斷更新的串流社群讓我深受資訊焦慮和錯失恐慌症所苦的問題,試圖將資訊分五大層級逐步處理—
第一類,其實對我無用但卻佔據過往最多零碎時間的資訊。比如我知不知道其實沒差的文章、臉友的好壞現況或有感而發、各種滑過眼前的新聞八卦、各種時事的批判指教觀點論述…,閱讀這類資訊讓自己覺得入世,但整天下來問我看了什麼全記不得,時間卻著實耗在上面了;就像同時很多人傳訊息給我而我搶著已讀結案,但其實讀過就忘,通知的紅勾成了理解的鴻溝。
這類資訊,現在的我盡量略過不讀。比如雞排妹跟Clubhouse爆紅,在意識到它們即將成為「如果不跟上的話/我會開始害怕自己錯過了什麼」的焦慮過敏源之前,花半小時研究一下這事與我想做的、正在做的事有正相關嗎?沒有的話,全面屏蔽。只要在臉書看到相關動名詞的分享轉貼各種文章,秒關視窗,朋友各種日常所思所感所發生的事我也以此類推,很難但必須無所畏懼,先克制自己不按讚或回覆,久而久之你會發現臉書根本可以棄用,而你和真正彼此關心的親友關心依然在,不會錯過什麼。
第二類,維繫我想維繫關係的社交資訊。這類資訊通常出現在至親、好友、工作或興趣群組。我猜這也是最困擾現代人的部分。太多人一邊碎嘴閒聊一邊談正事,以致不時要從對話串翻找紀錄確認進度,然而就算找出來也早已忘卻當時溝通脈絡語境背景,相視無語只好裝成無謂。
我們畢竟不是唐鳳,很難要求工作相關的所有人都寫E-Mail或用工作軟體溝通而不用Line跟Messenger聯絡,只能設法在來訊第一時間分辨急迫程度和需要思考、理解與處理的份量,試圖用最低力氣去社交,用最高效率去工作。
第三類,關於協調或溝通工作的資訊。跟第二類相似但更偏向群策協力的工作資訊,也就是需要和別人先共識再共事的部份。這類事情通常都整理在每兩小時十分鐘的空檔回覆,真的急迫就換成每小時五分鐘;若需要同步,就請對方直接開視訊或通話並且確認有人詳加記錄,因為不少人會在開會同時分心處理其他無關業務的事。
第四類,工作上有用的學習資訊。輕度有用資訊包括網路滑到或書上看到跟工作相關的片段訊息,也可能是一時之選的洞見和靈光,稍事理解後馬上筆記,等有短時間空檔再做整理;重度資訊則是整篇儲存或註記或乾脆把書撕下來,等長時間空檔或再另外規劃學習行程,總之必須把最零碎的無用資訊佔據時間兌換到這區塊。通常這也是最讓人感到無聊的部分,好山好水幫不上忙。
第五類,系統歸納並成為私人方法學的資訊。無論思考邏輯、價值系統或生活習慣都需要定時更新,而這類資訊是關於作為一個人對於各種工具的學習,也包括手機或電腦新軟體、各種技能或生活須知,總之稱得上「工具」的事都歸類於此。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看文章看累了嗎,看看石頭吧。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最近為了挑廚房流理台,跑了好幾次石材廠,真心推薦大家去逛。

不知道為什麼寫到這裡來了,但總覺得這很能作為我對於「好山好水好無聊怎麼辦」的回應。最後,想跟大家分享我在花蓮曾有過最快樂其中一天怎麼渡過,順祝大家新年愉快,都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模樣生活—
起床,吃早餐讀點書,揣著今天待解的疑題,把手機放家裡隻身去鯉魚山或楓林步道走一萬步營造遺世感,也可能單純就是田埂晃一圈。回家抓小黑蚊的包,不疾不徐把靈感記下順便完成每日方法學跟每日閱讀筆記的進度。在某項工作上取得新的進展,趁午餐前投幣洗車是少數能讓自己覺得宛如新生的事,繼續工作配午餐。專注某項工作一陣子,邊和伴侶同步追球賽或影集,帶狗去秘密海灘溜踏撿漂流木。回家追垃圾車。壽豐喝杯咖啡處理些工作,豐田路口小吃的炒飯然後和駐村創作者聊聊今日心得,回家泡個澡看小說,放空打坐一陣子然後上網亂逛。在自我質疑之中,在靈魂追上疲憊的肉身之前,擼狗擼到他睡著。

看他睡著的臉,覺得住哪都不會無聊。

#花蓮  #移居  #資訊焦慮  #社群  #地方創生 
分類:生活

步行嗜好者,移居花蓮靠山新住民。「有点文化」負責人,「有點熟游擊廣播電台」「豐田電台TOYOTA RADIO」台長,「花蓮豐田移創指導所」舍監,小犬MAJIgaga的犬父。希望藉由寫作梳理自己協槓多工但一知半解的所做、所見與所想。主題包括讀書心得、工作筆記、農村大小事,藝文和創意高齡議題,和其他會被寫到的事。

評論
上一篇
  • 《週六連載,移居花蓮Q&A_第四題》移居有不適應的地方嗎?
  • 下一篇
  • 《週六連載,移居花蓮Q&A_第六題》花蓮是不是安全城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