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歷史雜談】舊文章-我家附近的茄苳溪



2017.5.01
一、 了解桃園從水利開始
桃園古地形形成是在透過古大漢溪沖積而成的沖積扇,接著陸地抬升逐步形成台地,然而沖積扇地形,在經歷了陸地抬升之後的結果,流量來源不甚穩定,經常得靠雨水加注。桃園地區也在古地形的變化,發生重大的河川襲奪現象,臺北盆地溯源侵蝕古淡水河,襲奪了處於桃園北部的南崁溪的中下游流量瞬間減少,造成了許多斷頭河。桃園每年的年雨量大致上維持在1500毫米至2000毫米[1],土地灌溉仍是需要看氣候才能進一步發展,因此大多土地為「看天田」。其原河流短淺,限制當地土地利用之發展,桃園地區最早從雍正年間便開始與當地凱達格蘭族進行貿易,逐步合作、定居。現今北桃園的發展是來自乾隆年間漳州先民從現今大園地區上岸,便開始在北桃園進行開墾,早期先民為克服先天環境的限制,開始開鑿人工埤圳,也造就了桃園為「千埤之鄉」的特殊人文景觀。
而清代較為代表性開墾的人工圳為「三七圳、霄裡圳、龍潭圳、大興圳」,這些圳大部分仍持續使用,也在日治時期為建設桃園大圳的重要串聯水利設施,但不論埤還是圳,正因地理環境限制,讓桃園地區埤曾經來到八千餘口的情況[2],但就大抵特色是「私人」、「小規模」、「局部水資源利用」[3]也就是說,無法有效克服先天環境限制。在清代期間桃園的發展相較於大台北地區較為趨緩,且土地大多為旱田。直到日治時期,1916年伊始興建桃園大圳,才逐漸改善了桃園地區供水、灌溉的問題,讓桃園在日本時代躍升為當時新竹州重要農業出產地區。
戰後,1963年重大水利設施地打造即是石門大圳的開發,以及在大漢溪上游建立水庫,讓桃園地區供水得以穩定,並從旱、水田一獲,增加至兩獲的情況,並改良了桃園地區的人民飲用水的品質。
二、茄苳溪的特殊處在哪裡呢?
(一)地理位置
桃園 茄苳溪
霄裡大池 (圖片來源:goo.gl/d97cfJ)
茄苳溪的發源來自桃園龍潭區九龍村附近,流向由南至北,全長20多公里,茄苳溪為八德區重要的灌溉來源,從南到北經過八德區的霄裡里,附近霄裡大池是曾是平埔族知母六與漢人薛啟隆共同開發,此地也是客家族群密度較高的情況,同時霄裡附近的興仁里是八德地區的政治文化中心。老實講,八德一直是我高中時期喜歡去探險的地方,可能只是漫無目的的隨處閒晃,但總是有許多回憶在悠閒時光中能夠讓我沉澱,因此這條溪對我來說格外的親切許多。
而茄苳溪的名稱也到不同地方時有不同名稱,茄苳溪的前半段與霄裡近,所以又稱為霄裡溪,之後流經連城,稱之為連城溪,在溪尾這個地方名稱又改為茄苳溪此地也是霄裡溪與之匯流處[4],經過主祀三官大帝的三界廟,在桃園區武陵高中附近,隨後往西北向,在蘆竹蘆竹街和蘆興街路口附近與南崁溪匯合而成,最後入大海。
(二)茄苳溪的文化特色
要不是對於資料的理解,我想可能寫出一篇文章就需要更多時間。不過言歸正傳,茄苳溪流經的區域,可以是與桃園地區開發息息相關啦!它做為北桃園灌溉的重要河流,蓋因與南崁溪匯流,是為南崁溪的其中支流,本身在宵裡圳抑或是桃園大圳水流注入來源,對於現今八德區、桃園區、南崁區皆是很重要的水源來源,同時茄苳溪流經的區域有許多古碑群,而所經的霄裡地區以說是客家先民留下的特殊文化,例如伯公廟地文化或是浣衣文化[5],而平埔文化在清中葉後,本身漢化嚴重,可能無法辨別,這樣的情況跟土地釋出給予漢人耕作,客家七姓(吳、謝、彭、何、袁、盧、鍾)前來拓墾,以及蓼蓼可見的清代土牛堆遺址,附近的營盤也是因清廷曾在此駐軍得來的。早期客家先民所帶來的文化,從伯公信仰到三官大帝的信仰,全八德境內的三官祠分靈到現今的三元宮、霄裡玉元宮、南興永昌宮,四者輪值祭祀[6]。
桃園 茄苳溪
客家文化代表之一 :浣洗池 (圖片來源:goo.gl/d97cfJ)
不過從茄苳溪,這條溪中,它不僅僅只是一個回憶,而是將八德地區發展十指緊扣著。但就我的成長經驗而言,它接近我就讀的永豐高中,那附近的埤塘是我們定期會進行慢跑的場地,在茄苳溪流經的區域可以說是代工廠以及老社區林立的地方,到處都有不規則的死巷,而且看起來是歷史悠久。
論其茄苳溪的古碑,從下游的〈五福宮重建記〉、〈聖蹟亭記〉到〈武陵活水碑〉、〈津口碑〉以及〈十二冥靈君之墓〉,其中〈十二冥靈君之墓〉根據武陵高中老師姜昌明先生猜測則為過去爭水源灌溉下,常有械鬥發生,此十二人已無可考究[7],若從此一角度去綜觀北桃園區的變遷,便符合了從清代以來的發展脈絡。若茄苳溪上游去看,源頭附近的霄裡地區有其官方水圳立碑的〈官圳〉別具代表性,從這裡可以看到整條茄苳溪與桃園地區的水利發展息息相關,而在高中的時候,每經過這條河卻不知道它的故事,如今透由對於這條河的認識,也讓我更加認識桃園的發展,隨著時代發展茄苳溪的功能可能逐漸衰退,變成了一個類似於水溝,許多烏黑混濁以及夾雜著垃圾在這條河中,若能有幸,希望能夠在未來看見它清澈的一面。
桃園 茄苳溪
十二靈冥君之墓 (圖片來源:goo.gl/hbEMqS)
(三)近況下的茄苳溪
茄苳溪的灌溉功能基本上仍然維持,近年來桃園市政府在還沒有升格前,規劃了茄苳溪的單車道以此做為轉型成為了桃園人遊憩的場所,但是工廠私自的排放汙水也是十分嚴重,此一問題為茄苳溪長期的問題,從原本重要的灌溉功能,到現在的惡臭難以接近,近年來又被拍到是黃色汙水[8]汙染茄苳溪這個部分仍是桃園未來必須要去面對和處理的方向,也希望桃園這個我生長的都市,能有引以為傲一條清澈的河貫穿桃園市的發展,其實茄苳溪的近況也是許多現在桃園河流的現況,在工業區地段的河,真不敢想像悲慘的樣子,只希望未來能夠變得更好,讓後代能有更好的休憩空間,我想可能是自己自身的一種不敢奢望的幻想吧。
三、參考資料
●專書
1. 施添福(主編),《台灣地名辭書》,南投:國史館台灣文獻館,2010。
2. 陳正祥,《台灣地誌》,台北:南天書局,1993。
●論文
3. 陳芳惠,〈桃園台地的水利開發與空間組織的變遷〉,《師大地理研究報告》第五期,1979。
4. 陳其澎,〈桃園縣八德市霄裡水文化生態廊道規劃與建構〉,兩岸環境與能源研討會暨 第一屆全球華人環境與能源研討會,2012。
5. 陳其澎,〈水利建設對文化地景的改變之研究:以百年來桃園縣為例〉,《台灣建築學報》,第八十五期,2012。
●碩士論文
6. 徐靜蘭,〈清代臺灣北部霄裡地區客家七姓移墾之研究〉,中央大學客家研究
碩士論文。
●網路資料
7. http://ncusec.ncu.edu.tw/news/press_content.php?P_ID=9418 (聯合報 2006.05)
8.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29776 (三立新聞網2016.3.12)
  

註腳:

[1] 陳芳惠,〈桃園台地的水利開發與空間組織的變遷〉,《師大地理研究報告》第五期,1979,頁52。
[2] 陳正祥,《台灣地誌》,(台北:南天書局,1993),頁1108。
[3] 陳其澎,〈水利建設對文化地景的改變之研究:以百年來桃園縣為例〉,《台灣建築學報》,第八十五期,2012,頁80。
[4] 施添福(總編),《台灣地名辭書-桃園縣(下)》, 南投:國史館台灣文獻館,2010。
[5] 陳其澎,〈桃園縣八德市霄裡水文化生態廊道規劃與建構〉,2012年兩岸環境與能源研討會暨 第一屆全球華人環境與能源研討會,頁21。
[6] 徐靜蘭,〈清代臺灣北部霄裡地區客家七姓移墾之研究〉,中央大學客家研究碩士論文,頁131。
[7] http://ncusec.ncu.edu.tw/news/press_content.php?P_ID=9418(聯合報2006.05)
[8]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129776 (三立新聞網2016.3.12)
#桃園  #茄苳溪 
分類:藝文

這是一個用文字訴說一些生活日常,時時刻刻經營、時時刻刻累積,終能滴水穿石。

評論
上一篇
  • 【日記】新竹札記(2021.2.13)
  • 下一篇
  • 【歷史雜談】舊文章-桃園紀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