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歷史雜談】舊文章-桃園紀行


◎文/鄧家洋 圖/鄧家洋
2017.7
我們家族在父親那一輩因工作關係,輾轉來到桃園這座充滿異鄉文化以及外地人口不斷移入的地方。自己是移居桃園的第二代,當面對桃園只是個文化沙漠的控訴,除了高聲附和說:「沒錯,這裡就是爛、沒甚麼好玩的。」這種消極到令人作嘔之外,能不能夠多一點願意去查找資料的動機?雖然到了大四,對自己家鄉了解多少呢?是該起個頭了。
對於個人成長經驗來說,應當去對於自己所踩的土地有所認識,這讓我不禁回想小的時候經常希望能夠步行環桃園市,如果當時做到可能有不小的成就感吧。這次的小旅行沒有十足的規劃,許多部份仍然不足,但作為一個開頭甚至日後也許沒有太多的機會去認識,我認為應當在暑假期間好好的去接觸,並認識土地、認識桃園。順便參加清大的活動,所以不管怎樣如果都是得要南下,我覺得用走路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
在文史資料或者是古蹟多寡,桃園確實沒有比台南、台北、新竹來的深厚,可是就沒有可以停留駐足之處嗎?很多時候許多人缺乏的不是能力,而是缺乏了發現的眼睛。找到眼睛,就等於找到動眼神經XD,這也是我在歷史系上學到的其中之一。
從小教育不斷告訴我們有「國際視野」有多重要,但實際上當我們走出去的同時,試問我們除了帶韓劇、動漫經驗,或者是帶大家熟知的對台灣的印象之外,我們能不能帶一點獨特的,屬於自己以及家鄉的一些文化故事跟趣聞呢?
另外,許多人經常愛比較,那就來談談我對於「比較」這件事的看法。若把尼加拉瓜的大瀑布來比花蓮的太魯閣,比說誰壯闊、誰偉大以此獲得優越感,這種比較頗沒意義。桃園雖說不如台南發展深厚在感覺上,桃園也沒有同台南街道上給人俯拾即是的古色古香。但對於我來說,即便桃園是小城小溪,也實在可愛。我想桃園青年,應當去了解一下關於自己和土地之間的關聯,其實真的不需要理解的十分專業,但至少走出去時,總可以說一點家鄉的故事吧!
對於家鄉、對於土地,我實在了解不多,在這二十一年的歲月中,它既是熟悉卻又陌生的存在,接下來許多的內容可能在許多書上看過,但從書籍慢慢了解一個地方,可能是我了解並行腳的第一步。
路線規劃
全長五十公里,預計從8/18早上六點起行,在歷經十二小時之後會抵達,步行起始從北桃園信仰中心-景福宮開始。途中經過桃園舊市區、行政中心,八德、中壢、平鎮、龍岡、新埔、楊梅,從楊梅入湖口,抵新豐入竹北,最後到達新竹火車站,雖然是否走到清大這件事頗猶豫,反正屆時看狀況。
途中經過幾個有趣的地方,比如說龍岡清真寺、1-4號埤塘、頭重溪三元宮、石門大圳、湖口老街,地名比如說:「官路缺」、「東勢」、「東社」之類的,當初經過時有些好奇的地方,因此想趁勢把這樣的好奇心將問題慢慢地解決。
桃園地區介紹
桃園多為台地的地形,接近龜山、林口,南臨新竹縣後接宜蘭縣。由於桃園地區因古淡水河流域發生了地殼變動之後,原沖積扇變成了台地地形,河川發生了襲奪現象,因此將古淡水河與大漢溪相隔。在桃園境內,大部分河川是短淺的斷頭河。若以北桃園來說,大抵是茄苳溪、南崁溪作為主要的民生、灌溉用水,在許多人的記憶裡,桃園除了1960年代興建的桃園機場之外,最重要的印象就是埤塘。做為「千埤之鄉」的桃園,因為地理條件的限制,所以從清代以降有所謂埤圳的建設。
早期的發展主要是凱達格蘭族的居住地,當時南崁四社(龜崙社、南崁社、霄裡社、坑仔社)在這地方生活。然而關於桃園地區的開發起始點有不同說法,從郭薰風的《桃園縣志》的說法是,約莫清乾隆年間漳州人薛啟隆墾首率眾人從台南渡海至大邱園上岸後,從南崁一地走至今日桃園市核心開墾。另一說法則是成大碩士生藍博翰則認為,早在雍正期間,淡水同知曾上奏雍正皇,告訴奇崙社一地叛亂。而薛啟隆率漳州人從南崁港登陸則是在另外南霄虎茅庄開墾。由於虎茅庄地處鄰近平埔族且與之貿易,此地開始日漸活絡,慢慢的形成街區。論大桃園地區的發展,相較於其他同期的城市來說,並不是重點開發區域。即便在進入日治之後,對於桃園的發展以及城市的規劃,還是維持清代的規模,再稍微從城中擴散出去。也因此北桃園地區,特別是舊市區,當旅人從桃園火車站下來之後,可能從其市容來看,除了路短小之外,建築大部分多是三四十年的老建築。
關於清代的痕跡,可能只能從幾個零星的廟宇作切入,但是從城市的格局仍然可以回想桃園當年的城景,我想筆擱至此在這裏稍微交代一下,北桃園地區的一些經典建築,然而此一旅行,大部分主要還是以桃園為主,對新竹的景點介紹,我想有餘裕在去作整理和發揮,以下從寺廟、城牆作為開頭。
桃園寺廟-景福宮
筆者攝,景福宮一隅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在清代桃園地區統稱虎茅庄,稱之為此原因是因為,土地荒涼十分危險。因為開發先後緣故,北桃園大抵是漳州人的生存空間,因此從信仰上桃園的大廟-景福宮,所祀奉的主神即是開漳聖王。景福宮建立之因則是在於薛啟隆開墾時,多有不順、災厄,便祭祀家鄉神希望能得到保佑。另外的說法是,此地械鬥頻傳為鞏固漳州人內部認同,以廟作為信仰核心 廟裡祭祀則為從南崁五福宮分靈的玄壇元帥。廟的建立始於1745年並在1811年時將修城門的剩餘石材修建為景福宮,從土牆改為石牆。 從整體建築來看,其規模奠定但大抵在大正十二年(1924年)的一次整修。建築特色為「兩殿兩護廊」。前後兩殿採取「歇山重檐假四垂」的構造。前殿以假四垂的構造是較為少見,殿內的匾額,殿內「鶴聲濯靈」是嘉慶十八年(1813)的匾額。 由於寺廟本身的建築大部分是由漳州師傅陳應彬來改建,透過桃園街簡朗山的主持之下,最後完成。但由於此次修復曾經在當時的《台灣日日新報》有熱烈廣泛的討論,如果大家有興趣不妨查找看看。
清代桃園城
摘錄自《桃園西門町風華:博愛老街文史紀錄》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目前其城門多已消逝不見。根據《桃園西門町風華博愛老街文史紀錄》一書中,將城門還原。桃園城有東西南北四個城門,分布區域則是在今桃源街、近民生路、廣文路、南華街附近。桃園市區一帶,因常發生械鬥,曾經一次漳州人不敵,於是在1809年建立土城來作防禦,並官設三快外館,置總理以治之。
此城門之改修則是在1834年由當地富豪姚蓋興建,歷時八個月。城高十二尺、上壁厚三尺,周圍百呎餘。桃仔園北面有一個埤塘(永和市場附近)提供了城內內部的水源。
土地文化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福德廟
桃園地區還有一大特色,便是土地公廟為全台密度之冠。因此隨處可及不論在轉角、巷口、路旁,皆會有土地公廟。全桃園街最早的土地公廟是十五街庄福德宮,肇建於清乾隆年間。據說是漳州人阿火師從家鄉帶至桃園。於是便在此地供奉,之後至日本時代,由於街區改正,原供俸地必須遷移,曾經移入了景福宮。直至戰後,才被移到現今的位置。
關於土地公文化,其實對於我個人生命來說,家裡附近的土地公廟是我在高中時期經常會出路的場所,許多當地的長輩會在那個地方聊天看電視,有時候會很熱心的跟我說:「少年欸,飲茶啦~!」那時我經常靜靜的看長輩們聊政治跟心事,也因此土地公廟是一個熟悉的地方。

南桃園
將鍵盤焦點傳至媒體
中壢(澗仔壢)
桃園地區的政治發展以及在開發過程中,經歷了多次械鬥,彰泉之間、閩客之間,然而在開發歷程裡,中壢的發展沿著新街溪、老街溪的匯流,所以舊市區大部分落在那,並發展。提到中壢就不得不提醫生世家吳家。吳家從日本時代,吳鴻麟以及其兄弟就開始在中壢街活耀。國民政府敗逃來台後,吳家仍稱霸桃園,如果大家去大溪公園內,有吳家為「先總統蔣公」立碑、建像的一些介紹。國民黨高官吳伯雄到其子吳志揚,依舊在桃園有很深的政治影響力。關於中壢與桃園之間的特色,在政治上、身分區別上,粗略的解釋應該就是北閩南客的分布。但從這兩個城市中心來看現今客家人族群使用狀況,即便在家中,想必也不太會講了,因此大多數可能成為「福佬客」了。若談談中壢桃園的族群認同方面,以筆者目前的能力肯定是需要許多時間去做理解和研究,所以也就淺嚐輒止吧。
筆者攝 新街聖蹟亭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雖然中壢市區並非筆者巡跡之處,不過仍然有幾個地方可以提。在中壢與桃園市之間,有許多特殊的地名「銃櫃」、「中路」這兩個特殊的地理名詞,背後意思是商業據點的中繼站,然而銃櫃則是因為來往地區大多荒煙漫草、盜賊眾多,商人以槍作為防禦,因此得名。
另外,中壢龍岡有許多軍事色彩的特殊之處-眷村。桃園在眷村的聚落數目上,是全台灣第三多。然而關於眷村的本質,其實就是在敗逃時的臨時安居所。國民黨全面在中國戰線崩潰後,1949年從重慶撤退來台,龐大的軍眷需要安置,因此在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陸陸續續設點。然而論龍岡地理位置,緊臨平鎮區(舊名:安平鎮)在日本時代相關軍事設施在桃園基本上並沒有很多,也因此盟軍(含中華民國)在進行全島轟炸時,桃園相對來說,由於軍事設施、工業設備稀少所以較沒有大規模的傷害。自國民政府流亡至台灣後,開始陸續在龍岡一地進行相關軍事建設以及單位駐紮。其中,龍岡的陸軍專科學校便是一例。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筆者攝,陸軍專科學校關於桃園地區眷村內部其實依照軍階而有所區分,並大多數施行軍事化的管理。在那個將反攻大陸神話成現實的年代,眷村的編制以及封閉性保留了原鄉的特色。因此若踏查此處,有許多不同文化雜揉在此地。此次行走,經過了忠貞新村以及清真寺。看到這裡你們應該有所納悶,為何桃園有清真寺呢?原因是,當初敗逃的軍隊,其中有一支是來自滇緬,由於當地信仰伊斯蘭,便將信仰文化帶入台灣。至於為何以「忠貞」為名,那是因為感念雲滇地區的將士英勇,而賜名。龍岡這裡的特色在於飲食文化的特殊,有雲南、滇緬的特色小吃。其中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米干。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筆者攝 米干隨著國民黨反攻神話破滅後,又歷經了許多國際上的壓力,1980年代的一波民主化的歷程終於打破了威權軍事戰時體制。眷村的第一代住民陸續凋零,這些眷村的未來開始有幾個方向,比如有許多住民透過自購案把國防部土地透過購買方式變成自己的,或者是許多眷村因應發展,便進行開發。例如板橋大觀社區就是一個例子(目前進行中)。當政府與財團的怪手侵門踏戶拆了這些老房子,其實頗令人不勝唏噓。作為為國家犧牲一輩子的老兵,晚景卻不得所終,除了對其命運無法掌握的喟嘆之外,更令人難過的事,許多退休軍方高層竟跑去中國,高唱兩岸一家親。這兩者比較之下,退役高官的享樂,對比這些老兵晚年的生活,還真不勝唏噓。筆者攝,拆光的眷村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漫步筆談
將鍵盤焦點傳至媒體
脫線的旅程
旅行的豔陽,從早上一直到傍晚。途中比我想像還來的更加艱辛一些。右側是從我家附近的1-4號埤塘。這裡是許多人來我家必定會到的一個地方。剛開始發現時,覺得寬闊。凝視久了之後,一晃眼才察覺自己置身於小埤塘,卻也覺得這裡是離海洋更近的地方。
筆者攝,龍岡清真寺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在行走的過程裡,我原本並沒有要在龍岡停留,卻臨時的更改。於是讓我看到了書中的清真寺以及龍岡的圓環。當我在日頭赤焰焰的太陽不斷用手機查找,並評估了情況後,於是又往下切到霄裡大池這個地方。說也蠻奇妙的,此地讓我感覺不是十分舒服。但是大池的風景卻讓我印象深刻。此地是清代漢人與平埔族知母六所開墾的地方。關於埤圳的功能大抵上是為了補足桃園地區的水資源劣勢。在開墾上,清代的埤圳有限,又以圳作為主要水利工程,埤則是為輔助。
筆者攝,霄裡大池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在日本時代,大正年間開始陸續有許多重大建設,比如說桃園大圳。根據東華歷史系副教授陳鴻圖老師的研究,關於桃園大圳對於桃園地區的灌溉有莫大的幫助,比如將旱田變成水田、把一獲提高到二獲。日本時代的建設開始把私有圳,以「水利組合」作為民間與官方的相互合作,納入管理。桃園的產量因管理得當以及水圳完成,因而增加。在國民政府來台後,陸續在大溪以及復興區蓋了水庫、石門大圳,除了增加產量之外,民生用水也不再依賴水井,而其中在我行旅過程中經過社子交渠。
筆者攝,石門水圳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也因為這樣意外的路程,讓我更深入的了解桃園。雖然曾有動念繼續南下至龍潭,但由於時間不允許於是便不再停留。可是當我望去這些過去的埤圳,我所見的是塑膠袋以及陣陣惡臭。茄苳溪流域的情況十分糟糕,但我所經過的溝渠還真的沒有一條是乾淨的,希望能夠有整治的一天。
桃園的小型工廠興盛,以及在過去為開發而開發的狀況,許多溪水原本用水功能給徹底喪失,接著水中的顏色從原本的清澈到開始混濁、烏黑,如果一個城市的生活機能不是蓋多富麗的建築,而是在於它如何對待過去的人文、自然。
筆者攝,黃宅千頃堂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接著,切回原本路線之後,於是經過了一戶民宅,但上面是寫「千頃堂」的宅第。當然經過查證之後,此地姓黃人家搭配著特殊堂號,據說是當地的「田腳仔」。
到了埔心,我錯過了全台灣第一個半自動的製茶廠,同時也是茶業改良場。關於桃園地區的丘陵、台地,大多是有茶葉產出。隨後,不斷行走之後,遇到了楊梅的頭重溪三元宮。
筆者攝,頭前溪三元宮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關於三元宮所祀奉的三官大帝,其實就是中國遠古神話的部落共主化身。此廟有百餘年的歷史,跟八德的三元宮不同的祭祀圈。但是在開發上,此地最早是客家人來開墾。
當我路過此地時,其實早已滿頭大汗,且時間上不太允許我去做逗留。不過我還是跟廟方人員稍微聊一下關於這間廟。其中我是有一些疑問,比方說:為何過去廟內格局中的天井,是為了通風。但是許多廟卻把這個部份給封起來。此外,廟中的爐也遵守了政府提倡的「減香」政策。
廟方於是就說,為了遮雨所以將天井地區封起來,雖然他有抽風的功能,但確實在空氣流通上有問題,雖然搭配減香政策所以並非想像的這麼糟糕,不過還是有些覺得怪異。
接著,我不斷往前走。當通過楊梅之後,抬頭一看,原來還有一半的路程。接近傍晚,為了不要在夜晚長期行走,於是加快腳步。從楊梅區到湖口鄉的這段路程真的滿煎熬,每走一步路,腿就在燃燒的感覺,雖然沒有說非常的嚴重。
接下來的路程就是走走停停,沒有辦法再繼續做更長的停留了。從湖口走到新豐,途中經過明星科技大學,接著就是一段的下坡,抵達竹北。
抵達目的地
將鍵盤焦點傳至媒體
最後一哩路
通往新竹市的最後一座橋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經過竹北後,腿痠到一個極致,但是當經過最後一座通往新竹市的橋,內心中的感受不言而喻。此次的旅行,其實有一個目標是要參加一個關於書價格的討論,所以安排上就在清大住一晚。抵新竹又被朋友拉去看電影直到凌晨。
在抵達目的後,我不禁想,如果可以再有一次機會,希望能去我不熟悉的地方。並以步行的方式去了解。我覺得一趟旅程需要的是一種心境之外,更重要的是能有不同的視角。桃園這塊土地有許多可以再去探訪的地方。最後我想說,選擇一個不一樣的方式,所看待的角度會有所不同。比方說,在步行過程中,發現了之前未曾有的景色,可能藏在巷中、藏在一個轉彎處,處處發現驚奇的感覺,真的會讓人上癮。
#桃園  #桃園市  #景福宮 
分類:藝文

這是一個用文字訴說一些生活日常,時時刻刻經營、時時刻刻累積,終能滴水穿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日記】25歲摩托車之旅後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