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プロセカ】【類司】情人節

プロセカ 類司 同人 情人節 BL
*基本上是類→←司。
*題目來自這篇推文。
*OOC鐵定是有的,所以雷者慎入。

  二月十四日,原先是女生準備巧克力給心儀對象的日子。
  但時代發展至今,現在已變成有人會藉此機會表明心意,也有人會藉由這個日子向周圍的親友表達自己感謝之意的日子。
  這天無論是在學校還是街上都會很熱鬧的節日,便是所謂的情人節。
  「似乎是這樣的日子呢,今天。」
  神代類一面聊天一面開著自己的鞋櫃,打算取出自己的鞋子準備換上時,裡頭無預警出現的東西還是令他無聲睜大了雙眼。
  那是一個紅色的、經過簡單包裝的方型盒子,這樣東西的出現,再加上今天的日子,意味實在是再明顯不過。
  「情人節是怎樣的日子我還是知道⋯⋯嗯?類,怎麼不說話了?」
  「沒什麼,只是看到自己的鞋櫃出現這個,總覺得有點意外呢。」
  神代類將盒子拿出來給身旁的天馬司看,而後者則是湊過去看了一眼。
  「哦哦,巧克力啊!雖然不及我這麼受注目,但類也開始被女孩子關注了啊!哈~哈哈哈!」
  聽見天馬司的回應及高笑聲,他的金色瞳孔一瞬間出現了有些灰暗的色彩。
  有沒有被女孩子關注,說實在他並不是很在乎呢。
  這是他一直以來都有的思維,但這個念頭似乎有隨著身旁的少年的出現而變得越發強烈的趨勢。
  儘管本人似乎沒有發覺這個漸漸變得強烈的想法。
  神代類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的樣子,他從自己的書包裡頭拿出一個小紙袋,接著遞給對方。
  「對了,司君,寧寧讓我把這袋交給你哦。你中午似乎不在教室的樣子,想說放學後再交給你。」
  「這樣啊,謝了,類。」
  天馬司當場看了一眼紙袋,發現裡面卻有兩種不同顏色包裝的巧克力,卡片也有兩張,上頭的署名除了寧寧還有えむ。
  「這個大概就是所謂的義理巧克力吧,說起來,為什麼這裡面會有來自えむ的巧克力啊?」
  「說起來えむ君中午有來過這裡呢,她還說沒見到司君很可惜。」
  「那傢伙果然又入侵校園了嗎⋯⋯」
  果不其然的看見天馬司又一次為此事嘆了口氣,但他似乎也放棄吐槽這件事了。
  果然習慣是會成自然的嗎。
  閃過這個想法的同時,他看見天馬司也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紙袋,接著遞給了他。
  「嘛,算了,這件事先放一邊。對了,類,麻煩你幫我把這袋交給寧寧,えむ的份我隔天看到她再交給她吧。」
  「好是好,不過這是⋯⋯?」
  「嗯?巧克力啊,我和咲希一起做的,雖然這也是義理巧克力就是。」
  「司君的手工巧克力⋯⋯?」
  他喃喃自語著,從鞋櫃拿出自己的鞋子的同時,便將原本的鞋子放進鞋櫃中,接著將鞋櫃的門關上。
  今年有來自寧寧和えむ君的心意,這就已經很足夠了,反正他對這些節日其實也不是很在乎。
  但若真是這樣,那從心底油然而生的這份不滿足感又是從何而來?
  話又說起來,司君會有喜歡的對象嗎?
  「⋯⋯類、類!」
  「⋯⋯司君?」
  「類你怎麼忽然發起呆了?啊!難道是發燒了嗎?!」
  沒等他來得及開口回應,天馬司那纖細的手直接撫上他的額,似乎是在確認溫度的樣子。
  過了數秒,對方同樣滿臉疑惑的放下了手。
  「嗯?沒發燒啊⋯⋯」
  「司君,說起來我也沒有不舒服哦。」
  「唔,這、這樣啊⋯⋯吶、類。」
  「嗯?」
  「這個給你。」
  天馬司另外再給了神代類一個提袋,他接過提袋並端詳著它。這個提袋是白底帶紫的樣式,和方才遞給類的樣式並不相同,這讓後者即使再怎麼對節日不上心也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裡面的東西,意義不同於他給寧寧的。
  「這也是巧克力⋯⋯?」
  「是啊,和給寧寧的一樣。」
  「那為什麼還要用不同提袋裝呢?」
  神代類無心的一個提問,令對方停格了數秒沒有動作,呆滯的神情看上去像是他自己也沒想過這個問題的答案一樣。
  對於天馬司的真實反應,他心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一絲期待,但究竟期待些什麼,就連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只是隱約感受到這個答案背後的意義,有可能就是他想要知道的東西。
  「——唔、這個⋯⋯」
  不久後,天馬司的琥珀色眼瞳開始不斷的閃爍,神情也開始變得侷促不安,似乎是在斟酌該如何用詞,甚至是在考慮要不要說下去。
  也許只要再輕輕推一把的話⋯⋯
  「吶、不能告訴我嗎?司君。」
  他是有所感覺的,司君好像對於他似是撒嬌、似是委屈的表情沒什麼免疫力,也會因為他這樣的表情加上言語上的煽動而同意他的很多提議和要求。
  至於究竟是出自自願還是被迫,那就得之後再問問本人了。
  不出他所料,天馬司一看到他的表情,便開始撇過頭,閃躲他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神代類先是步步逼近,令對方開始慢慢向後退,最後他一個轉向,直接將人困在他和鞋櫃中間。
  「等、類?!」
  「⋯⋯真的不能告訴我嗎?司君。」
  神代類另外還發現,就算天馬司都被他這樣對待,逼到無路可退,也絲毫沒有露出嫌惡的表情,只是有著一點疑惑,還有滿滿的困窘。
  而後者是在他被自己逼到最後,距離繳械投降只差最後一步時才會有的表情。
  最後天馬司只是嘆了口氣,選擇正對自己的金色瞳孔。
  「也、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覺得給類的換個包裝好像比較好。」
  「那這袋也是義理巧克力嗎?」
  「唔⋯⋯被這麼稱呼總覺得有點不是滋味⋯⋯」
  ——那麼,難道說是本命嗎?
  神代類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後,心裡暗叫不妙,他原本沒打算問這個的。
  但問都問出口了,事到如今想裝作沒這回事很明顯地更不切實際。
  更何況其實自己也有點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只見對方搖搖頭,他的心中不免出現一陣失落。
  果然送他的這個巧克力也不是本命啊。
  也是啦,他到底在期待什麼呢,只要司君和她們兩位能待在他身邊,他還有什麼好所求呢?
  他放下了困住對方的雙手,不打算再多為難對方,努力的擠出和平時無異的笑容。
  「說得也是呢。但還是很謝謝你,司君,我很高興哦。」
  看著神代類那樣子的笑容,天馬司不知怎麼搞的,總覺得有些難受,心裡揪得有些緊。
  這傢伙的笑容,明明不是這樣的吧。
  他蹙了蹙眉,儘管這的確不是本命,但他還是明白送給神代類的這個也絕對不是義理這麼簡單。
  他抓住了神代類打算放下的手,直直的盯著對方不放,琥珀色的眼瞳瞬間變得炯炯有神。
  正確來說,是原本就已經很有神的雙眼變得更閃閃發亮,還有一股和平時不同的正氣。
  「司君?」
  「雖然我不太懂類現在到底在想什麼⋯⋯但這個笑容不適合你,感覺很勉強啊。」
  「⋯⋯」
  「還有啊,我現在沒有所謂的戀愛對象,當然也就不可能有本命巧克力啦!」
  「……說的也是呢。」
  ——不過類的是特別的,你可得心懷感激的收下啊。
  聞言,神代類心中那不明所以的失落感也跟著天馬司的回應而被撫平。
  這一刻,他終於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神代類心裡想要的,就只是希望能在天馬司的心中,有一個不同於其他人的位置罷了。
  比起寧寧、比起えむ君、比起其他的任何人,都還要再更特別的位置。
  目前天馬司看上去似乎並不明白這個位置帶給他的意義,而這層意義其實就連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可是對方現在能夠認知到這件事,這樣就夠了。
  雖然他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就是了。
  儘管他有這樣的自己其實很貪心的自覺,但對方能夠回應如此貪心的自己,心中的喜悅更是藏都藏不住。
  「呵呵,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珍惜的。」
  不管是手中的巧克力,還是天馬司對神代類的定義。
  「那就好。你臉色看起來好很多了啊,類,連笑容和剛才比起來也變得好看不少呢。」
  「是嗎?」
  「是啊,反正今天難得沒有練習,我們就去街上逛一逛吧。」
  「好啊,就這麼辦。」
  天馬司一把拉住他的手,直接頭也不回的往校外走出去,看在他的眼裡,這個人無論如何都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
  啊啊,希望能在這樣的Star心中留有一席之地什麼的,他還真是貪心啊。
  不過對於他人,抑或是對自己的情感變化可以說是遲鈍的天馬司,也同樣對他說出了他是特別的這種話⋯⋯
  那麼他可以期待並理解為,天馬司也同樣希望他自己在神代類的心中是能夠佔據著特別的位置的吧。
  思及此,他低低的笑了笑。
  既然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那總是有時間可以慢慢理解這層情感的意義,不管是司君,還是自己。
#プロセカ  #類司  #同人  #情人節  #BL 
分類:藝文

∥作業暴增中6月底前應該拖更機率高到不行∥女主具體人設出來以前基本停更獵人∥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走二創,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目前只有プロセカ,預計之後加開BGD,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