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美國匹茲堡記事(2/2)

每天早上士圭都比我早起床,一早便打開電腦用skype跟老婆聊上兩句。
有一天早上,我在刷牙時,士圭突然跟我說:「我今天心情很好。」
我問說:「為甚麼?」
士圭說:「因為我聽到老婆的聲音,心情就很好。」
我差點沒暈倒,跟老婆結婚已經快十年,出差每天都要通上兩次電話,一次是早上,一次是下班,然後跟我說「聽到老婆的聲音之後,整天心情會很好」,這甜湯比我還會說,佩服之至。
假日我和士圭逛商場,士圭買了維多利亞內衣給老婆。他說上回他買了好幾件給老婆,一直誇讚自己精準的知道老婆的身材,才有辦法買合身的內衣送給老婆。
士圭說他來美國已經有好幾次,去過美國十幾州,其中一次是未結婚前,帶著老婆到美國玩一個月,他們兩個人天天逛商場,生活過的很悠哉。
又聊到當時我們看到天空飄雪,說起小雪與大雪,他還特別跟我申明說,下次見到他老婆時,千萬不可以提到『小雪』這個名詞,我笑著問為甚麼?
他說:「讀書時,曾經去酒店當少爺,當時認識一個叫小雪的女生。」然後就說起這段年輕往事,我才知道原來士圭的公關能力,也是在年輕時所培養出來的,我當年讀書時認為將來頂多會在電子工廠當一個課長或是經理,所以提早選擇到電子工廠半工半讀,由基層做起,而士圭愛說話的個性與公關能力,是讀書時候便到酒店當少爺,看盡人間百態所養成的。
不過他還是跟我說,在他老婆娘家那邊,他有壓力,因為老婆的妹妹嫁給一個年薪五百萬元的電子新貴,每次回娘家時,丈人在介紹朋友認識時,總會強調這妹婿是在全台灣最有名某某晶圓廠上班的。
雖然他也是一間公司股東,但比起年薪五百萬這個數字,壓力是不小的,我倒是安慰他,夫妻恩愛最重要,況且你也很有錢啊,每年三次以上的全家國外旅遊,還買了接近三百萬的高級房車給老婆開,算是好老公了,他還給我補了一句:「還有我很愛老婆,有時外傭不在,都是我洗衣服的,老婆在房間休息。」
這一趟來美國,士圭不只幫我翻譯,還主動早晚泡茶葉給我喝,幫我拿衣服去公用洗衣機洗,負責每天兩杯星巴克咖啡,負責帶我到商場找禮物,吃飯時,幫我翻譯菜單,工作上有粗重的他負責,我只要負責電腦程式,一切都幫我打點的很好,我跟他說:「我很喜歡跟你出任務耶。」
如村上春樹形容的:「幸福就是有温暖的同伴。」人生便是要有好友數名,紅粉數名,知己數名,兄弟數名。
ps:會寫這二篇故事,重點是士圭和我說那句:「一早,聽到老婆的聲音,心情就很好。」,這讓我心底起了佩服感覺,結婚多年,過了好幾次的七年之癢,仍然恩愛如昔。小說何以笙簫默裡面寫道:「世上美麗的情詩有很多很多,但是最幸福的一定是這一句:執子之手,與子皆偕老。」這是我看夥伴士圭和他妻子的寫照。青梅竹馬至今。
分類:日記

年輕時,曾記錄一段眉批:有人說,上帝造人是一對一對地造好了,再把他們扔到這個世界上,讓他們互相尋找,在千年萬年時光的浩瀚裡,在千千萬萬個眾人之中和他驀然相遇,在心裡對自己說:「啊,他(她)在這兒啊!」⋯這就是愛。(每逢周二貼文,手癢隨機捏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