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六

淡淡的消毒藥水味和過強的冷氣,充斥在四面雪白的空間中,床頭櫃放著的並非常見的鮮花,而是一台相機、水壺水杯、小朋友畫的卡片和客家傳統水粄等物。
靠在立起的枕頭上的真紀,杏仁狀的大眼略略瞠大,充滿詫異地看著風塵僕僕的房東。
「堂伯父?」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對。」房東笑瞇瞇的點頭。「簡單說就是真紀妳以為妳只剩下堂伯父一個親人了,但其實他最近結婚了,娶的是我妹妹,所以算起來……」房東胖敦敦的臉露出推算的表情。「總之,妳可以算是我的表姪女,妳可以叫我……怎麼叫好呢?」
在場的真紀、蕭警官和鄭鏡都和房東一同陷入苦思,這超乎四等的非血親稱謂快把他們搞暈了。
「真紀想怎麼叫我就怎麼叫好了。」房東樂呵呵的說。
「呃……伯父?」從小便沒有和親戚來往過,只被教育看到年長的男性就叫伯伯,年長女性則是一率較姊姊的真紀,只想得到這個稱呼。
「好,那我以後就是真紀的何伯父了。」房東和藹的撫了撫真紀的頭,而後,神情變得有些苦澀。「妳的堂伯父已經被美國法院判決無罪了,解除限制出境,但因為和我妹妹有些事情,婚禮後還有度蜜月等規劃,目前不方便出國。所以,真紀妳願意繼續和我一起住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很願意將妳的戶口正式遷入我這裡。」
沒想到這麼簡單就解決了自己日後去處的問題的真紀,呆呆地宛若啄米小雞般的頻頻點頭,房東笑得更開心了,一旁的鄭鏡也目光溫柔的看著兩人。
同時,他的心中正冒出新的疑問。
那就是,真紀出院後要住哪?
那天晚上他抱著真紀去到舊校舍二樓教室沒多久,便被搜尋此樓的警察找到,真紀送醫,他錄口供,記者湧上門,房東緊急搭機回來,知道奶油咖啡廳目前盛況空前,毅然決然的決定整修房子,兩人連同真紀的行李一同收拾打包,帶上貓兒們和兩隻幼貓,鄭鏡回菁姊那去住,房東則是神秘兮兮地帶著貓坐上搬家公司的車,說他搬去的地方是秘密,等去探望真紀時一併公布。
現在正是公佈的時候。
房東對真紀解釋完目前奶油咖啡廳的情況後,他像是個大頑童般宣告:「好了,既然現在真紀是我家的孩子了,那麼,妳住哪裡就只能讓我決定囉!」
真紀不安的望向鄭鏡。
奶油咖啡廳整修中,她能去哪住?房東又搬去哪了?
鄭鏡聳肩。他也不知道。
房東吊足兩人胃口後,掏出一張卡,上面寫著兩行字,第一行是「教師識別證」,第二行則為「臨時輔導室老師何映雄」,臨時二字還是另外用麥克筆加上去的。
「我搬進花獅子專科的教師宿舍了,他們讓我養貓,非常好,這下子不用擔心咖啡廳整修時的收入來源了。」房東非常非常滿足的朗笑。
鄭鏡和真紀面面相覷,而後失笑。
房東開心就好。
「我住哪?」她問,因為自己的去處還未解決啊!
「竹菁提議可以讓妳暫時住在茂林深竹,真紀妳就先搬去那裏住一段時間,東西我已經送過去了,整修好我們再回去奶油咖啡廳住。」
真紀鬆了口氣,對她來說,只要不是一個人回去住奶油咖啡廳就好。
鄭鏡卻揚起了眉,因為完全沒人通知他這件事情,表示連菁姊下令要大家一起瞞著,為什麼?
坐在床沿的房東,張開雙臂,擁真紀入懷。
「無論如何,我很高興真紀妳能說話了。」
房東的懷抱及其溫暖,寬廣,肥敦敦的身體柔軟且充滿彈性,稍帶些許力氣的環抱著她,令真紀感覺自己被接納、被赦免、被治癒似地,禁不住眼角濕潤,她揚起仍有些蒼白的唇角,笑了,並出手反抱。
再緊擁一下,房東放開手。
「好了,換我。」蕭強看了看手錶。「等等我還有事。」
然後他便開始簡短但仔細地詢問真紀被綁架當晚發生的事情細節。
「真紀,妳太不小心才會讓嫌犯有機可趁。」蕭強責備著。「妳知道怎麼嫌犯找到妳的嗎?」
真紀搖頭,她也對此百思不解。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寫作  #創作  #小說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五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七(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