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閒雜│歸處-2

菱角 廓然
  

  青山外別夢寒,何處炊煙薄莫長嘆。


  他說,我敘述這件事情時,雖語氣平靜,乍聽之下未有情緒起伏,可是骨子裡是憤怒的。
  從初始憤怒,直到冷靜,而後筋疲力竭、身心俱疲的無奈。
  他說,他第一次看我這樣。
  絕大多數時候,所謂不順眼,並非空穴來風。
  創作者本身的覺察,多了一絲探究人性的味道在裡頭,它彷彿與生俱來應當存在。但那充其量不過是按照過去的經驗法則以及對方話語裡所透露出的信息去驗證自己所預料的是否屬實。

  有的人,總是會接二連三地口誅筆伐,不絕於耳。
  說是大言不慚、偶變投隙也不為過。無論到哪總是會遇到這類人。
  他們總是寸利必得。

  而我確實拒人千里、閉目塞聽。
  但有些實情,說與不說,不說豈不是更好嗎?

  齒輪不斷轉動,從那刻起,不斷在為自己做出的選擇付出代價,不斷、不斷,一直未曾間斷過。
  順眼之人極少,而我總是將每件事情做了一輪的提前預判,縱使不想要先設想其它,可貌似注定好的,這是一場命運的惡作劇。


  人生很難,太難了。
  回頭翻了一輪過往的對話紀錄,瞬間覺得純粹無比。
  當時,我們未曾離去,談論的是以後、未來。
  徹頭徹尾,我們要的始終都是質而不俚的。
  而形似初生之犢般的純一不染。只不過並沒有自己所想像中的這般堅不可摧,周遭人事物,時時刻刻令人在一個面對任何未知的情況下雨打風吹,經受不住時而湧現的朝攀暮折,最終再衰三涸。
  它難以施展、身不由己,也未能在眾人面前璀璨奪目。
  在發揮不全的情況下,甚至它是依模畫樣的,而後消磨殆盡。
  在早已千愁萬慮、日坐愁城的時候他出現了。是的,他將我形容的宛若憨態可掬、廓然無累。
  數年來,多久未曾有人向我談及感情這碼子事兒,內心那種深層意識的排斥厭惡心態不由得油然升起,當下婉轉卻又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內心有多麼紛亂複雜,已然不想再徒增困擾。

  千瘡百孔下,我疲於嘆息。

  「你此行磨礪一番,可有什麼心得?」
  「我該從何說起,一言難盡。」
  「外面沒有你想像中的這麼好混。」
  「你看遍了一輪形形色色的人之後,就會發現到,這社會啊,就是什麼人都有。」
  「你是因為經歷了這些,你的菱角已經磨平了嗎?」
  「有沒有磨平倒不確定,我好像只是一個庸人俗子而已。」

  「我不過就是隻籠中鳥,而且是一隻自以為超然的金絲雀。」
  「為什麼是金絲雀?聽起來很高級。」
  「因為外表包裝的挺華麗的。」

  「為什麼一直如此執著?」
  「尋尋覓覓,很難再遇到這樣的人。」
  他說我從前是黑白分明的,對於一件事情和人的分寸定義都會拿捏得很明白,這是第一次這麼介於黑與白的中間模糊地帶,捉摸不透。
  我不禁苦笑,我笑著告訴他,因為凡事都沒有絕對,它已經不是那個過去任何時候都能讓我在一個循規蹈矩下運行的公式了。

  也許,我們本就並非是百折不回之人。
#菱角  #廓然 
分類:日記

人生吧,是場修行。永遠沒有熬出頭一說。學會苦中作樂,經受得住波折。方向是逐漸出現的。https://www.facebook.com/Xuanchangxun/

評論
上一篇
  • 閒雜│衝擊-1
  • 下一篇
  • 閒雜│故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